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蛋炒饭的味道
    ,!

    赵頵对薛大厨点头表示赞赏,又转头去问小犬纯太郎,“不知倭国大厨这道蛋炒饭有什么名头?”

    小犬纯太郎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回嘉王殿下的话,没有,蛋炒饭就是蛋炒饭,没有那么多没用的名头。  ”

    薛大厨听了他的话心中不喜,这倭国厨子看着斯斯文文的,说话怎么带刺呢?

    一看就是没文化的蛮夷之地来的人,他那道蛋炒饭光看看就知道好吃不到哪儿去。

    我们大宋是天朝上国,礼仪之邦,传统文化传承了数千年,岂是你们一个小小岛国可以比的?

    给精美的食物起个好菜名,那叫文化底蕴,这倭国厨子啥都不懂,看在你是外国使节带来的客人份上,就不揭穿你不学无术的本性了。

    赵煦对薛大厨把一道普通的蛋炒饭制作的这么华丽很是欢喜,加上他又起了个“金玉满堂”的好名字,心中更是对大宋厨子的水平有了很大的信心。

    虽然倭国大厨小犬纯太郎完成的晚一些,但是毕竟人家是客人,出于礼节,赵煦还是吩咐大家先尝一尝他刚完成的那一份看上去十分普通的蛋炒饭。

    八寸见方的磁盘,满满的一盘子蛋炒饭,看上去也不少,不过大殿上人多,哪怕一人一口也是不够分的,所以赵頵便吩咐皇宫内侍们先给太皇太后和皇帝各自盛出了一小份,然后给各国使节每人盛出了一小份,等轮到几位重臣和王公,每人只分得了一人一勺而已。

    至于其他人,实在也分不到了,不过那些人也并不在意,在他们心里,一个倭国厨子做的蛋炒饭,不一定比得了自己家里的使唤妈子们做的好吃。

    而且起码打眼看上去,那一份蛋炒饭实在普通的很,他们吃不到,说不定才是他们有口福。

    看这内侍们分完了饭,赵頵才去尝他面前那一份倭国厨子的蛋炒饭,和外边小饭馆里卖的那种最寻常的蛋炒饭差不了多少。

    等他夹了几粒放到嘴里,才觉这一份外观普通的蛋炒饭,竟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炒饭了。

    薄薄的一层蛋液均匀的包裹了每一颗米粒儿,在受热之后表皮变得微焦而酥脆,一口嚼下去,米饭中间是绵软的,还散着醇厚的饭香。

    每一粒米饭的味道纯粹而柔和,加上外酥里嫩的口感,配合香葱些许辛辣和淡淡的清甜,一口饭咽下去之后还唇齿留香,让人顿生置身无垠稻田之中的幻想。

    所有分到了这一份蛋炒饭的人都十分留恋那只有一口的味道,赞叹这位倭国厨子技艺朴实无华又精湛的同时,也暗暗为薛大厨捏了一把汗。

    小犬纯太郎看着众人满足的表情,似早料到了一般,只是淡淡的轻笑了一下。

    赵煦虽然也同样惊讶于看上去貌不惊人的一份蛋炒饭,竟然有如此诱人的味道,可是他还是对薛大厨抱有不小的希望。

    薛大厨那一份金玉满堂照刚才的办法分了下去,同样每个人能分到的也不多。

    赵煦再去品这道金玉满堂,饭一入口,就分辨出了薛大厨这一份和倭国厨子那份蛋炒饭的不同。

    如果把小犬纯太郎的蛋炒饭比作散着淡淡香气的茉莉花,那么薛大厨的金玉满堂就是芳香馥郁的牡丹花了。

    饭一入口,便是浓厚的鸡蛋黄的味道,只不过因为用的材料足够多,所以并没有炒出外焦里嫩的口感,加上多种昂贵配料的浓重味道相混合,一会儿是虾肉泥味,一会儿又是鱼露的鲜咸味,一会儿又是花胶的滑腻,一会儿又是羊肉的香嫩。

    多种味道层次分明,确实也是一道难得的美味,只不过,多种浓郁的味道掩盖了米饭的味道,吃下口去,竟然没有吃到饭香。

    小犬纯太郎尝过了薛大厨的金玉满堂,嗤鼻一笑,转身对在座的各国来使说道:“诸位来使,大家觉得薛大厨的金玉满堂怎么样?

    味道不错吧?那是肯定的,那么多金贵的食材往里边一加,怎么做都会美味。

    只不过,味道太重了,诸位是不是感觉吃完了之后口干舌燥,肚子里还有些反胃?那是因为这道金玉满堂放的好东西太多,太过油腻,吃过了免不了会有这样的感觉。”

    薛大厨脸上憋的通红,站出来分辨道:“我们大宋的美食讲究色香味俱全,在下这一道金玉满堂无论色泽,香气,味道都是上乘的,就算你的蛋炒饭味道可以和在下媲美,不过在色香两样上,已经输了。”

    “输了?哈哈……”

    小犬纯太郎大笑道:“食物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看的,好看有什么用?你穿的衣服好看,能吃吗?你的鞋子也好看,能吃吗?”

    “你你你……”

    薛大厨被他一番诘问堵得双眼瞪得老大,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崇政殿大学士程颐见大宋的御厨被倭国厨子说的语塞,忙站出来说道:“好看是不能当饭吃,只不过食物的外形好看,是可以增进人的食欲的。

    两位大厨比试的是厨艺,是食物的优劣,阁下若拿衣服鞋子来做比喻,是偷换了概念,脱离了原本比较的食物。

    何况薛御厨说的也有理,我们大宋的美食传统,的确是讲究色香味俱全的。”

    小群纯太郎抢过老大人的话辩驳道:“这位大人说在下偷换了概念,难道阁下不是偷换了规则?

    方才说的是比试一道蛋炒饭,虽然是在大宋的宫廷里比试,却不曾约定要按照大宋的规矩来,再说评判们都是各国的来使,如果按照大宋的规矩,是不是有失公允?”

    程颐想了想刚才官家说比试蛋炒饭的时候,确实不曾提过要按哪国的规矩来,他作为宋人,想当然的就认为既然比试的地点是在大宋,就是默认了按照大宋的规矩。

    可小犬纯太郎拿出各国使节来说事,那么如果再非抓着按大宋的规矩来比较的话,那么无疑于以主欺客,反而失了大宋一直以来宽容大量的体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