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赵煦约战
    ,!

    打和?那不白折腾了一晚上了?小犬纯太郎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

    “既然尊贵的太皇太后殿下说打和,那么就算在下和薛御厨打和了。

    不过今日不分胜负,之前约定的以厨艺比试决定大宋与我国自由通商之事,便没有结果,今晚时辰已晚,不如三日后再来一场厨艺比试,一定要决出个高低。”

    几位大臣心道不妙,本以为今日打和就可以把宋倭通商的事情拖延过去,倭使又不是天天有机会见到官家和太后,以后他们去礼部,大可以敷衍了事。

    可是这个小犬大厨死死咬住官家最初说过的话不松口,就……太符合他的名字了吧?

    这场比试说是握手言和,其实谁胜谁负大家心里都有数,薛大厨太想在太皇太后和官家面前展示自己的技艺,导致做出的蛋炒饭华而不实。

    若是再来一场,就着厨艺的道行上看,薛大厨十有**不是这个倭国厨子的对手。

    薛御厨心里就更明白了,只用了一个鸡蛋,一份米饭也一段香葱,能做出这样美味的蛋炒饭,他也自愧不如。

    方才想显摆的想法和那些不切实际的升官财的大梦像是镜中水月,瞬间就碎了一地,薛大厨现在害怕三日后还要跟这个倭国厨子比试,他又要拿出什么菜式来应对?

    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就更烦躁了,大家不分上下握手言和难道不好吗?一点儿也不懂我们大宋的中庸之道,非要比出个胜负,一点面子也没给本宫。

    大家心里对这个咄咄逼人的倭国厨子都不怎么喜欢,只有小皇帝觉得这人有意思,不甘心平局,有志气。

    没有人说话,大殿上顿时静悄悄的有些诡异,赵煦这时忽然有了一国之君的担当,指着小犬纯太郎说道:“比就比,三天之后对吧?”

    赵煦掰着指头想了想,“今天八月十五,三天后就是八月十八,到那天中午,还在这里,教你知道我大宋是如何人才济济,教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厨艺!”

    赵頵本来不愿意掺和这事了,原本厨艺比试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这倭国厨子非要掺上些什么通商不通商的无聊事情,好不扫兴。

    不过既然他皇帝大侄子来了兴致,作为叔叔,自然要给大侄子摇旗助威。

    “对,就这么说好了,八月十八,咱们还比,一定比出个高低来!”

    赵頵见识过了小泉纯太郎的厨艺,也感叹小犬是他一生中见过少有的在厨艺上天赋极高之人,不过跟今天白天在归雁楼杨怀仁的精彩表现比起来,那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玩斧凿了。

    赵煦和赵頵两叔侄也不愧是一家人,赵煦也觉得老大不小的薛总管厨艺水平太次,还不如白天见过的那位青春年少的杨大厨厨艺高深。

    王叔也这么说了,估计杨怀仁肯定能战胜这个狂妄的倭国厨子。

    吕大防、程颐、范纯仁等几位大臣只有无奈的叹气,心中埋怨着,事情坏就坏在这位小孩儿脾性的官家和他那位唯恐天下不乱的王叔身上了。

    赵頵高兴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摸着下巴想了一想,忽然想起八月十八是个啥日子了。

    这才大腿脑门挨着拍了一遍,心道这下杨怀仁肯定要恨死我了,人家八月十八要成亲呢,叫你和你大侄子这么一折腾,耽误了人家娶老婆,还不得跟你玩命?

    ……

    八月十五这一天,中国人喜欢和家人一起赏月,共同享受忙碌之中这片刻的心灵上的宁静。

    只不过今天的月亮虽然圆,可惜时常有些淡淡的流云挡住了月光,仿佛轻纱一般,不让人们把美丽的月亮姑娘的真容看个真切。

    杨府里过中秋节和别人家不同,不管是主人客人,还是仆子丫鬟,都一齐过节,随园里的徒弟们也都喊了来,大堂里装不下这么多人,便摆了几张桌子在大院子里,大家一起喝团圆酒,一起赏月。

    俗话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初一雪打灯。

    杨怀仁觉得今年冬天的雪一定不会少,把这话跟家人一说,大家便都笑了。

    母亲说雪多是好事,可以冻死躲在土地里虫子,又为土壤补充了水分,来年又是一个丰收的好年景。

    虫子冻不冻的死杨怀仁不知道,但是关于大家对来年是个丰收年的美好愿望,他也同样期盼。

    庄子里又好久没去了,不知道蔬菜大棚盖的怎么样,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这些稀罕蔬菜可不能冻死了,以后的日子,指望这些稀罕蔬菜财还是小事,如果让杨怀仁一辈子吃不到土豆番茄,那可就太难为他了。

    厨艺比试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再过三天,他就可以迎娶未婚妻何之韵过门,到时候,他就可以去庄子里逍遥快活了,比起游走于风口浪尖的日子,他内心里更向往舒适恬静的田园生活。

    至于青莲帮和烟虎帮之间的争斗,他管不了也不想管,只要兰若心到时候不欠他钱,管他们这些混帮派的人死活呢?

    今天的中秋宴席,杨怀仁觉得少了点东西,一开始是觉得他忙着准备厨艺比试的事情,忘记了准备月饼。

    历史上文献中第一次记载月饼,实在明代的《西湖游览志会》中,实际上在宋代,已经有了类似月饼的点心存在,只不过是用来供奉先人的,名字也不叫月饼。

    再一想,杨怀仁觉的这是他第一次没有跟老爹一起过的中秋节。看看自己身边还有许多家人一起过节,他不知道另一个时空的老爹,是不是也一样有人陪伴。

    一阵风吹过,杨怀仁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了下鼻子,接着又是一个大大的喷嚏。

    何之韵忙掏出手绢帮他擦拭鼻涕,温柔的问道:“是不是受了凉了?”

    杨母也赶紧吩咐了丫鬟去房里去取件外衣,丫鬟刚起身,莲儿就奔了出去,杨母和王明远悄悄对视一眼,两人都会心的莞尔一笑。

    杨怀仁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摆摆手说道:“我没事,只不过打了个喷嚏。”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暗骂:“这他姥姥的又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编排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