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进宫
    ,!

    虽然赵頵自己提出来陪着杨怀仁进宫,可是杨怀仁还是被“进宫”二字吓得紧张兮兮,双腿忍不住夹紧,好像守卫自己的底线一样。?

    坐在王爷的车驾上,杨怀仁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直到赵頵用了大宋最新最流行的角抵姿势把他摇了个七荤八素,他才回过神来。

    睁开眼已经到了宫门外,守门的禁军侍卫见是王爷的马车,也不阻拦,直接闪开了一条路让马车奔驰着进宫。

    杨怀仁觉得赵頵这个嘉王,既是小皇帝的亲叔叔,又是老太后的亲儿子,他的马车可以在宫中奔驰,可见这小子地位的凡。

    那么既然有他这位地位凡的王爷陪着,即便太后这个老太婆是个烟山老妖,也不至于当着儿子面前,一口就把自个囫囵吞了。

    想到了这些,杨怀仁心中便稍稍放松了些。赵頵虽然坑了他,但是这小子好歹也算是讲义气的,能主动陪着他下一趟刀山火海,不枉费杨怀仁用了他家那么多上好的宣纸。

    杨怀仁后世曾经去过故宫,对宫廷建筑还是有一些见识的,虽然宋代和明代的宫殿可能有所不同,但是气势恢宏的大殿,应该是差不多的。

    可惜他趴着车厢上的窗户往外瞧了半天,也没瞧见像个大殿的建筑,难不成宋代的宫殿就这么简朴?可从来没听说过宋代哪位皇帝搞过勤俭节约的整风运动。

    后来他就明白了,王府的马车是进的侧门,正门是给上朝的文武百官们走的。

    接着映入眼帘的全是些各色宫装的宫女们,杨怀仁忍不住又要浮想翩翩了。据说这后宫里只有官家一个男人,那么自己到了后宫,是不是可以说他就是那第二个男人了?

    回头看看身边,车厢里其实还有另外两个男人,略过叶公公这位男人不算,杨怀仁就想把赵頵赶下车去,他要当那个唯二的男人。

    到后来宫女们越来越少,又出现了更多的男人,杨怀仁就不懂了,难道宫里不全是太监?当看到他们的穿戴时,才明白这是把他送到御厨房了。

    啥意思?杨怀仁心道,不是太后那老太婆想让我进御厨房当总管吧?哥才不要呢,哥要不稀罕那个破官职,虽然说在外边也是做厨子伺候人,不过伺候花钱吃饭的百姓和伺候白吃白喝的老太婆,那是完全不同的。

    可是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进了皇宫,连王爷这小子也一直很安静,和在宫外时的逍遥模样完全判若两人,至于他一个民间小厨子,就算真生了三头六臂,手持乾坤圈脚踏风火轮,估计也掀不起多大浪花来。

    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几个下小太监扶着三人下了马车,一个小太监又对杨怀仁宣布了太皇太后的另一道口谕。

    “本宫要尝尝杨怀仁做的鮓。”

    说完高傲的抬手一指,一座房子的木门被两个宫里的帮厨打开,一间华丽的厨房展现在杨怀仁面前。

    杨怀仁轻蔑了看了看那间屋子一眼,出“切”的一声。

    草,你一个传旨的小太监,跟哥吊什么吊啊,不就是个比随园大了不少的厨房嘛,又不是你家的。

    何况就算是你家的,哥当年在五星大酒店当……当啥可以先不提,总归是见过比这个大了十几倍的厨房呢,真当哥上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呢?

    “这位公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没材料,做不了。”

    杨怀仁说完了心里暗笑,叫你拽,哥更拽,哥不伺候,管你是太皇太后还是太烟太前呢。

    叶公公阴阳怪气的在身后说道:“材料具备,都是从你家拿的。”

    说罢一摆手,几位小太监便从宫里的马车上取下了杨怀仁昨日厨艺比武带的那六个小木箱子,挨个搬进了厨房里。

    “哎吆我去,你去过我家了?”

    杨怀仁说完了就知道自己又废话了,没去过杨府,叶公公是怎么取来的他这些宝贝?没去杨府叶公公是怎么知道他去了嘉王府的?

    “喂,我说老叶,这就你不对了,你不打声招呼就去我家,吓坏了我娘我可跟你没完!”

    面对杨怀仁的蹊跷话语,叶公公似乎也见怪不怪了,讪笑着答道:“小官人,咱家是去你家里宣旨的,令慈可是高兴坏了呢,怎么会吓坏呢?

    这些工具和材料,还得多亏了令慈的吩咐,要不然你那几个愣头徒弟,跟宝贝似的守着你这些破家伙事,当咱家是强盗呢?啧啧……”

    杨怀仁一琢磨,这太后老太婆早有准备啊,他是想推脱也没有理由了,只好感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到了人家的地头,还是乖乖去给人家做饭好了。

    只是赵頵鬼鬼祟祟的在他耳朵边偷人似的小声说道:“麻烦兄弟多做一份,昨儿个哥哥没吃够呢……

    啊不对,多做两份,还有官家的一份,嘿嘿……”

    我去,你这个吃货,杨怀仁斜眼鄙夷的睨了一眼满嘴口水的赵頵,心道看你平日里粗枝大叶的,原来你也有想到你大侄子的时候啊。

    那么我只好做四份了,总不能让我一个出了劳力的,看着你们老赵家三个人吃,我眼巴巴的看着吧?

    杨怀仁走进屋去,后边几个御厨也跟了进来,包括那位北厨神的徒弟薛大厨。

    杨怀仁回头疑惑的看着这帮同行,“你们……跟着我干吗?”

    薛大厨他们几个御厨本是想观摩一下这位年纪轻轻,却被嘉王赵頵称作少年厨神的少年是有何等本事的,可是他们作为御厨,又怕被来自民间的厨子轻视了,所以故意装作自己好像很多事情做一样,刷锅的刷锅,切墩的切墩,剩下薛大厨被人家抢了地方,只好上前施礼道:“这位同行第一次来御厨房,在下作为御厨房总管,自然要给你带路的。”

    杨怀仁看了一圈,指着一眼就看能看个遍的房间问道:“就这么点地方,我迷不了路。”

    说完了见薛大厨脸上表情尴尬,一张脸拉的跟驴脸似的,杨怀仁才转笑道:“我这道鮓即便你们看见怎么做也是做不出来的,我也不怕你们看,不信就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