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高太后
    ,!

    其实杨怀仁这会儿倒想明白了,昨日归雁楼的比试,已经让他出尽了风头,而他那个小瓶子里边的神秘红油,也成了别人眼里最神秘的所在。? ? ?

    费了那么多劲把辣椒种活了,这种亲民的食材早晚要奉献给大宋的百姓,只不过杨怀仁觉得他还没有那么伟大,奉献是奉献,但并不是无私的。

    起码在无私奉献之前,在大家都接受这种味道之前,在辣椒能够培育出更多的种子之前,他还是要赚一笔辛苦费的。

    不过杨怀仁从来又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他要的也并不多,多少能赚点够他下半辈子花销也就能凑合着满意了,比如先赚个一百万贯?

    也许有人会问,杨怀仁你是穿越把辣椒带到大宋的,你辛苦个屁啊。那么杨怀仁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你以为穿越好玩呢,要不你试试?

    既然想好了早晚要推广,那么就要找个形象代言人。赵頵这哥们最近很忙,代言完了牛肉面又代言随园春,是时候该让人家喘口气歇歇了。

    但是官家和太皇太后就不同了,着两位整年的在宫里坐龙椅或者坐在龙椅后边,肯定是缺少运动的,是时候让他们也动动,省的做的太久长痔疮不是?

    如果太皇太后和小皇帝这两个全大宋最有影响力的形象代言人说了辣子红油好吃,那么对于辣椒的推广来说,无异于最强大的品牌广告词。

    所以在杨怀仁心里,几位御厨完全不必偷偷摸摸,想看就看得了呗,非要唱上一段大戏,你演的不累哥看都看累了。

    这年代这么无私的人,薛大厨还是第一回见。心里忍不住对杨怀仁赞了一句敞亮,同时也觉得外边对这个年轻厨子的传言是一点不虚,这孩子是个彻底的败家子。

    杨怀仁仔仔细细把他那道鮓做了一次,除了滴水成冰这样绝技要留着在太后老太婆面前显摆显摆之外,其他的细节都没有落下。

    当然,红油是如何做的,用什么东西做的,御厨们虽然好奇的心里痒痒,但是也没有人不要脸把话问出来的,即便问出这杨怀仁也不会告诉他们,他还是要卖这个大关子。

    本来说是做四份的,看着那几位御厨馋得有嘴里口水憋不出要喷出来的架势,杨怀仁还是做了五份,让人家也尝尝,大家都是同行,某种层面上来说也算是一家人,要不然大水淹了御厨房,总归是不好的嘛。

    杨怀仁做完了,四位小内侍进来把四份鮓也跟着端了出来。等厨房里没人了,御厨门才开始狗熊分饼一样,斤斤计较的分那最后一份杨怀仁做的鮓。

    每个人就分了一勺子的样子,看着这道传说中的美味,几位御厨又不舍得吃了,只是使劲用鼻子嗅着那微微呛人的奇怪气味。

    薛大厨是御厨房总管,总要带个头。他第一个吃进嘴里,那种生来从未尝过的味道刺激得他差点一口喷出来。

    等细细品味过之后,他才后悔刚才自己吃的太快了,那种味道,那种感觉,太激烈了,颠覆了他从他北厨神师父哪里学来的对味道的认知。

    薛大厨再去回味方才杨怀仁做菜的细致和那种惊人的味觉刺激,他才觉得他的师父当年说过的一句话的含义。

    一个厨子,把原本就美味的食材做的美味,他只不过是食物的搬运工;把最普通的食物做的美味,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厨师。

    ……

    宋代的皇宫看上去也很大,只不过后宫就没故宫那么有规模了,至少杨怀仁觉得所谓后宫佳丽三千这种说法,是不太靠谱的。

    先房子的数量就不够了,除非宋代皇帝的那些妃嫔们是住大通铺的。

    杨怀仁本来还好奇的四处张望,想帮那位小皇帝鉴定一下后宫佳丽的质素如何,后来赵頵一个劲的给他打眼色,他才学了老赵的样子规规矩矩低头数着脚步走路。

    才数了二百九十个数,寿安宫就到了。杨怀仁忍不住嘿嘿一笑,二五零加三八加二,太皇太后老太婆,这吉利数字就献给你了。

    现在让杨怀仁再去东顾西盼,他也没那个心思了,低着头跟小媳妇似的跟着赵頵屁股后边一溜儿小碎步走进一座宫殿,忽然赵頵停了下来磕头见礼。

    “儿臣给母后问安,愿母后福寿安康。”

    杨怀仁没注意,正撞在了赵頵身上,双腿被挡了一下,上半身遵循着惯性还在向前冲,脚下一滑摔了出去,正好脸朝下扑倒在光滑的青绿大理石的地板上。

    “哇哈哈哈哈……”

    一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杨怀仁鼻子磕得流出了鼻血,气呼呼的抬头一看,那个大笑的正是那一天在随园装逼的那个年轻人。

    心里虽然早预料到他是皇帝,可是自己狼狈的样子被人家这么一笑,心里总归觉得不面子的,杨怀仁抹了下鼻血,暗道你这个小厮孩子,等哥当了你姑父,好好教育教育你。

    等他在转头去看太皇太后,觉他之前那么编排人家,又有了些愧疚。

    太皇太后不过也是个老妇人而已,照年纪算算也还没有六十岁,整个人一身得体的墨绿蜀锦的袍服,显得她十分高贵大方。

    头上凤髻上虽然也是些珍贵的叫不出名字的宝石镶嵌的凤冠,却不让人眼花缭乱。虽然已经上了年纪,美丽的光彩已经不再,但是真个面目看起来却因为岁月的刻画而更加显得慈祥可亲。

    杨怀仁似乎出现了幻觉,这就是那个历史上学了吕后架空皇帝垂帘听政的高太后?模样上看,可是一点儿都不像。

    “咳咳……”

    赵頵装作咳嗽两声,既提醒了赵煦不要失了一个皇帝的威严,又提醒杨怀仁见了太皇太后应该先见礼。

    杨怀仁会意,忙半爬起身,又从新扑伏在地,口里念道:“草民杨怀仁,参见太皇太后殿下。”

    想了想好像还要说些祝福的吉祥话,杨怀仁脑子里不知道怎么想的,接下来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他都吓了一跳。

    “草民祝太皇太后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