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原来这才是真相
    ,!

    杨怀仁开始回忆生的一切,忽然现赵宗楚被贬,整件事他以前的想法都错了。

    当初他意识到那个账本是个定时炸弹,劝何之韵什么报酬也不要送出去,后来的事情展,确实没有给他和何之韵带来灾难,他以为这件事他做的很聪明。

    到后来何之韵的母亲抓走了他,经历了冰窖遇险的事之后,他又以为他弄明白了整件事的真相,结果如今看来,无论他自己,何之韵,还有何之韵的母亲,都只不过是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而已,而那个操纵整个棋盘的人,正是高太后。

    朝堂上新党旧党之间的斗争,自赵煦登基以来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有了越演愈烈的迹象。

    起初赵煦年幼,高太后支持的旧党完全占据了上风,可随着赵煦一天一天的长大,开始有不少大臣认为皇帝长大了,而太皇太后愈加年迈,早晚权力还会回到皇帝的手中。

    像蔡京这种见风使舵甘做墙头草的人,朝中自然不少,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党争,只不过是打击政敌的手段和招牌罢了,新政或者旧制,到底哪一个利民利国,没有人在乎,更没有人真正去民间考察民风体察民意。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站到新党一派的阵容中开始向皇帝表达忠诚的时候,高太后意识到了危机。

    权力对于男人和女人的诱惑,其实是一样的,有哪一个史官敢断言当初武则天废唐立周,是她第一次走进皇宫大门的时候就计划好了的?

    时间和环境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武则天可以在她六十七岁的高龄成为女皇帝,难保高太后这位刚过花甲的女人就完全没有这样的打算。

    为了进步一扼杀这股新势力,高太后筹划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她那个贪财贪到肆无忌惮的小叔子,就成了她第一个弃子。

    而何之韵母女,就是她另外的棋子,只是突然出现的杨怀仁,差点打乱了她的计划。不过后来她现,杨怀仁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不但没有阻碍了她的计划,反而无形中促进了她计划的顺利进行。

    南阳郡王贪渎案事败的时候,高太后被气病了,连日卧床不起,大有一命呜呼,驾鹤西去的迹象。

    朝堂上那些隐藏了多时的新党似乎看到了重新掌握权力的希望,就像是蛰伏在地下许久的虫子一般,纷纷活动起来,四处联络同党,拉拢那些原本左右不靠的中间派,又开始疯狂的报复。

    就连小皇帝都以为他又从新回到了权力的中心。

    可惜一番折腾之后,高太后莫名其妙的病就好了,又回过头来去收拾这段时间跳出来搞事情的新党。

    这样一来,新党的阵营受到了空前的打击,原来的新党成员纷纷落马,而隐藏在中间派中的新党也难以幸免于难。

    风云变换之间,高太后为的旧党依旧牢牢掌握着大权。

    由此看来,何之韵母女,被人利用了也完全不知,杨怀仁就更不用提了,乖乖做了棋子,命运完全掌握在别人手中。

    杨怀仁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他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他好像一个囚犯一样等待着法官的判决,内心却不甘于命运的安排,下意识的把右手放到了自己的怀里,那里放着他用着最顺手的一把钢刀。

    只不过隐约之间,他又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如果高太后想杀他,那简直易如反掌,不必等到今天让他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再杀他灭口。

    但是从她行事杀伐果断的性格看,她不像是个普通意义上那种优柔寡断的妇人,而杨怀仁觉得高太后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在她眼里自己只不过蝼蚁一般的小人物,不可能因为怜惜他的生命就放过了他。

    那么只能从何之韵身上找原因。既然高太后可以把何之韵的生父赵宗楚当弃子,那么亲情这种理由就谈不上了。

    除非……何之韵跟高太后有血缘关系?

    杨怀仁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高太后虽然热衷权力,却从未真正伤害过她的儿子赵頵和他的孙子赵煦,权力掌握在手中的目的达到了,她对自己的亲人还是很关爱。

    如果其他不可能的理由都不是正确答案,那么剩下唯一的最不可能的理由,也许就是最让人难以想象的真相和答案。

    归根结底,唯一可能的理由只剩下血亲,赵宗楚这个小叔子是不可能有血缘的,那么就只剩下何之韵的母亲。

    如果从年龄上考虑,何之韵的母亲难道是高太后的女儿?杨怀仁觉得太可笑了,据说高太后是自幼入宫的,从小就在宫中长大,当时是以宋仁宗的皇后曹皇后的外甥女的身份入的宫。

    这完全不可能。如果不是女儿,那又是什么关系?

    曹皇后乃是北宋开国功臣曹彬的孙女,而高家的祖上也是开国功臣勋贵,两家是百余年的世交,相互之间的联姻一直没有断过。难不成这两家和皇家之间有一段难以说明白的虐缘?

    杨怀仁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了,古时候宫廷里和贵族勋戚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了,他只能猜出何之韵的母亲和高太后有血缘,却想不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种血缘上的关系。

    虽然想不通这层关系,但是杨怀仁找到了原因,高太后之前没有杀人灭口,如今就更不会当着他儿子的面杀了他的朋友。

    她现在拿出何之韵身份的秘密来威胁杨怀仁,也许只不过是想让杨怀仁知道,他有把柄在她手中,用这个把柄让杨怀仁乖乖听话罢了。

    想明白这一点,杨怀仁深吸一口气,斩钉截铁的说道:“草民只认得何之韵,不认识什么赵燕。

    草民对韵儿一片真心,同样对太皇太后殿下一片忠心。

    太皇太后殿下有什么差事交给草民,草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望殿下成全。”

    高太后听了杨怀仁的话,收起来严肃的表情,瞬间又成了个慈祥的老妇人,慈爱的说道:“你确实很聪明,没有让本宫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