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内卫
    ,!

    那么狗腿的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连杨怀仁自己也觉得恶心。

    他自己的生命可以不在乎,但是他的母亲,妹妹,何之韵,还有如今杨府和杨家庄子里那么多无辜的人,他必须在乎,所以他不得不恶心自己。

    如今来看,他和高太后之间,不仅仅是权力上的差距巨大,单单是野心也谋略上,杨怀仁都差太远了,甚至可以用到光年这种距离单位。

    但是这也再一次提醒了杨怀仁,安心做个小厨子小富翁的愿望,也许是单纯美好的,但是现实往往不会让这么纯粹的梦想轻轻松松变为现实。

    这个时代,没有权力,他就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棋子,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他也意识到,是时候从新规划他的梦想和人生了。

    “今天传你入宫,两件事要你替本宫去办。”

    终于谈到正题了,杨怀仁心道,能被太皇太后利用,说明他还有利用的价值,同时也表示起码现在,他没有了丢掉小命的担忧。

    “太皇太后请吩咐,只要草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草民一定尽力去办。”

    话是这么说,可杨怀仁看来,他就是个厨子,如果是时常送些美食给太皇太后老太婆解馋,那便是能力范围之内,如果是别的无关厨艺的事情,自然就是他能力范围之外了,办不到也不能怪他。

    “你倒先给自己留了后路了,难道让你办事还要看你的心情?”

    又被老太婆拆穿了,杨怀仁忍不住叹了口气,这老太婆难不成是狐狸精变的?

    “草民不敢,草民的意思是,只要是太皇太后殿下吩咐下里的事情,即使有困难,草民也会尽力办到最好,没有困难,草民制造困难也要做到最好。”

    “行了,就你最能啰嗦,本宫交代给你的事情,都是你能办到的。

    第一件,八月十八官家约了倭国的一位大厨和大宋的厨师比试厨艺。

    虽然是比试厨艺,但是比试的胜负是关系到国体的大事,你就代表大宋去出席吧,记住,这次厨艺比试,只能赢不能输。”

    这件事杨怀仁进宫之前就想到了,和一个倭国厨子比厨艺而已,这个简单,倭国那种蛮夷之地,只要是有关文明的东西,都是从我们这里学的。

    文字如此,宗教如此,茶艺如此,医术如此,厨艺更是如此。这么论起来,杨怀仁在厨艺上算是他们的祖师爷,难道还会怕一个不肖徒孙?

    “草民一定不辱使命。”

    高太后点点头,接着说道:“这件事交给你,本宫也放心。

    另一件事,今后你要帮本宫留意官家的举动和言行,定时回报给本宫。”

    杨怀仁下意识的捂住了宝贝,心道不会是让哥进宫做官家的贴身内侍吧?这他女良的怎么行,要老子做太监,还不如直接杀了老子算了。

    “这个……草民笼共就见过官家两次,面目都没敢看清楚,再说官家在宫里,草民在宫外,这件事草民办不到啊……”

    高太后看到他动作,轻笑了一声,“没有人要你进宫伺候官家,只是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官家不知道提了多少次你的名字,看来对你十分感兴趣。

    最近官家总是偷跑出宫去玩乐,除了他皇叔那里,本宫约摸着他还会去你的随园,到时候你只管记住官家说过什么话便是了。”

    杨怀仁这下可为难了,将来如果小皇帝知道了杨怀仁曾经受了太皇太后老太婆的指令去监视他,等老太婆挂了之后赵煦还不得跟他秋后算账?

    “呃……”

    他不想去做这么龌龊的事情,又不敢违拗老太婆的意思,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好。

    高太后见他没有痛快地应下来,淡淡的说道:“怎么?很为难?你怕官家,就不怕本宫?

    不要以为太祖不杀读书人的遗命能保得住你的小命,你真以为本宫没有理由杀你吗?

    听说你买了南阳郡王的庄子,亲口答应庄户们不用交租,连朝廷的税赋你都替他们交了,本宫可没有说错,你好大方啊杨怀仁!”

    杨怀仁现在更相信眼前这个老太婆是个妖精了,转眼工夫换一副皮囊,一会儿天使一会又魔鬼,川剧变脸的功夫修炼的十分到家。

    细一想,这是老太婆手底下有个什么特务组织早就监视他了。他只知道明朝有特务机关,比如锦衣卫啊东厂西厂啊什么的,但是从来没听说过北宋就有这样的秘密组织了。

    既然有这么个牛叉的特务组织了,还需要我去监视个屁啊?

    难道,老太婆是要让我加入这个组织?

    可是这跟哥给农民免租又半毛钱关系啊?老子做好事也不行了是吧?

    杨怀仁肚子里叽里咕噜埋怨了半天,再抬头偷偷去看老太婆那冰冷的眼神的时候,似乎感到了丝丝凌厉的杀气,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草民谨遵太皇太后吩咐,绝无违拗之意。”

    高太后又变了一次脸,“记住本宫今天说的话,本宫眼里没有聪明人和笨人之分,只有听话的人和不听话的人之分,懂了?”

    杨怀仁赶紧点点头。

    高太后不知从哪里取出一个玉牌扔到杨怀仁面前,“以后自然会有人去联络你,到时候拿出这个玉牌自然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八月十八是你大婚的日子,如果因为和倭国厨子比试的事情耽误了,本宫也心中不安,这次也算委屈你了,不如你回去从新换个好日子娶亲吧。

    这件事之后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你,赏赐是少不了的。本宫累了,你退下吧。”

    说罢高太后轻咳一声,从照壁后边走出两个小宫女来扶着她步入了内殿。

    杨怀仁歪着头看着高太后的身影不见了,才站起身来,边揉着自己的跪得早已酸麻的双腿边小声骂道:“凑,打一棒子再给个枣,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呢?

    话都让你说了,到时候赏赐少了,就算老子不跟你拼命,我家韵儿也得跟你算账!

    臭老太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老子将来找你拉清单,哼!”

    杨怀仁边往门外走,边翻看那块精美的玉牌。

    玉牌不算大,大概只有勺子头般大小,却有半寸厚,而且摸上去润泽光滑,质地坚硬,倒是块上好的翠玉。

    玉牌的正面浮雕了一朵绽放的菊花样式,配合着玉石原有的纹理显得更加栩栩如生,似是那朵菊花是真的正在开放一般。

    而背面只雕刻了两个篆体的大字——“内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