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杀身之祸
    ,!

    赵頵在寿安宫的侧殿里心情焦灼地等待了许久,搞不明白他母后到底在跟杨怀仁说什么话,做什么事。?

    他是了解杨怀仁的,平时挺机灵,越是关键时候,越是容易犯浑,万一在太皇太后面前说了什么不着边际的浑话,失了礼仪,那可如何是好?

    也不知是不是吃了辣椒的缘故,随着赵頵越来越焦躁不安的心情,一杯又一杯的茶水下了肚,不知不觉之间,伺候他的小内侍已经给他换了三壶茶水。

    终于憋不住了,赵頵才捂着肚子跑去了茅房,舒畅的开闸放水之后,心里记挂着他的好兄弟好哥们,腰带还没扎好就往回跑,正巧看见杨怀仁从寿安殿里走了出来,于是他赶忙迎了上去。

    “不知母后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话啊?那个……没为难你吧?”

    杨怀仁摊摊手,“没什么,只不过唠了些家常,最后命我跟那个什么太蠢太浪的号称倭国第一名厨后天在宫里比一场厨艺,其他就没什么了。”

    赵頵虽然地位显著的王爷,年龄上也长了他近二十岁,但是在杨怀仁心里,他还是单纯的,他的内心里从来没沾染过那些肮脏的纷争,还是处女一般的清洁的纯真。

    第一件比试厨艺的事情,原本就是他跟他大侄子赵煦惹出来的,估计知道他被太皇太后召唤进宫里那一刻,他就猜到了,所以告诉他这一件事也没什么。

    但是第二件事,就绝对不能说了。

    一是因为这件事关系到何之韵身份的秘密,即便赵頵是何之韵的堂兄,也没有必要让他知道;

    二是因为高太后是赵頵的生母,这么多年来,他见到的都是他母亲慈爱的一面,杨怀仁实在不想让他知道他母亲残忍毒辣的另一面;

    而第三嘛,关于内卫的存在,还有自己被迫成了内卫的事情,还是不让他知道的好,知道了对他来说,也许只会令他内心痛苦。

    赵頵提着裤子一脸兴奋,“你答应了?”

    “我去,你不废话嘛,天底下让你害怕的人只有一个,难道我就不害怕了?”

    杨怀仁其实心里想踹他,这件事还没跟你算账呢,没想到你听了我答应下来之后竟然这么高兴,看来之前那些抱歉都是装出来的。

    赵頵看到杨怀仁憋着嘴不高兴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漏了陷,不过那份尴尬只停留了一秒钟,眼珠子提溜一转,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怀仁也无奈地跟着他笑了起来,想起刚才高太后的一段话,疑惑的向赵頵问道:“不过有一件事我没弄明白,我刚买了个庄子的事,你也是知道,随园春的蒸馏作坊就安排在那庄子的大宅里。

    当初我第一次去的时候,看到庄子里的农户们生活过的很困苦,我就想,他们都是天底下最朴实最勤劳的一群人,付出了一年的辛勤劳动,却只换回勉强温饱的粮食。

    出于同情心,我当时就夸下海口,说免了他们的地租,还要替他们缴纳朝廷的税赋。

    对我来说,一年几千贯的税赋不过是毛毛雨而已,但是对他们就不同了,没有这些负担,也许他们就能生活的更富足一些,这难道不是好事吗?让你说,兄弟我是不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可是怎么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话里话外的好像拿这件事来要挟我似的呢?”

    杨怀仁觉得自己这么做,在别人眼里肯定是个大善人,所以说话的时候仿佛自己脑门子上写了个大大的“善”字一样,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却不料赵頵听着听着眼睛越瞪越大,好像看见了鬼一样的面目恐怖。

    赵頵赶紧右手捂着杨怀仁的嘴,左手使劲把他连拖带拽的到了院子里的一个角落,神色紧张地环顾了下四周,生怕有外人把这话听了去。

    杨怀仁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挣脱了那只捂着他嘴巴的手,又使劲用袖子来回的擦拭嘴巴,吐了好几口吐沫才气恼的骂道:“靠,干毛呢,你上完茅房洗手了没?”

    赵頵使劲在杨怀仁脑门上拍了几巴掌才紧张兮兮地说道:“亏你还是个读书人,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活够了?

    你难道不知道‘匹夫犒天子民,乱民也;匹夫犒天子军,谋反也。’的道理?

    也就是你年轻,又是个不思入仕只想着赚钱的生意人,换做朝堂上任何一个官员或者将军,你已经人头落地了,你想让本王的义妹做望门寡不成?”

    杨怀仁吓得三魂没了七魄,他真是好心办了傻事,幸亏是有内卫监视了他,早告知了高太后,才让高太后拿这件事要挟他乖乖听话给她办事。

    若是换了另一个别有心机的人把这事给捅出来,那可不是现在被强迫加入内卫那么简单了,家破人亡都是分分钟的事。

    杨怀仁现在才明白一个道理,作为一个现代人,也许你的知识是比古人多,但是不代表你就比古人精明,封建社会那些奇怪的规矩多了去了,而且动不动就容易招来杀身之祸,以后还是要更谨慎一些,万万不能再按着自己的随意性子来了。

    杨怀仁感觉自己这一身冷汗出的,整个后脊梁全都湿透了。看来自己还不是做好人的料,当好人差点把自己撂进去,好人难做这句话,真的不虚。

    打着摆子跟丢了魂一样随着赵頵原路回到御厨房,被渐凉的秋风一吹,才慢慢缓过神来。

    赵頵见他样子,只好吩咐马车先把他送回家休息。

    临别的时候问了句:“那十八那天你要进宫跟倭人厨子比试,迎亲的事?”

    “不改期,就那天娶,我杨怀仁答应了韵儿的事,绝不拖延,既然上午迎不了亲,那就下午迎亲,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拖的。

    不过这就要麻烦赵兄从新安排一下了。”

    赵頵点点头,表示让他放心,对他下午迎亲这种壮举,报以佩服万分的坚毅眼神,这才施礼告别。

    杨怀仁一路上想明白一件事,生命是宝贵的,何况自己这已经是第二次生命,就更应该珍惜。

    所以,成亲这种事,就绝不能拖延,享受生命,就在于抓住眼前的每一刻时光,用这转瞬的时光去陪伴每一个值得你去爱的人,和这个值得你付出爱的人共同去把握每一个创造新生命的机会,这最后一个理由,大家都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