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吃鮓要投标
    ,!

    回到自己家,杨怀仁才长舒一口气。 ?

    这一上午叫太皇太后老太婆一道懿旨给折腾的,那叫一个腰酸头疼腿抽筋。

    屁股刚一沾椅子,母亲就欢天喜地地从后堂跑出来问三问四,皇宫里啥样啊,宫女们俊不啊,太皇太后召你进宫又有啥事情啊,乱七八糟问了许多让杨怀仁哭笑不得的奇葩问题。

    其实他心里清楚,母亲表面上高兴,实际内心里更多的是担忧。

    对于母亲,杨怀仁一向报喜不报忧,所以把删减之后进宫经历又进行了一番艺术加工,像游园记一样讲述了出来。

    杨母听得十分欢乐,不时随着杨怀仁的故事点点头,直到最后,才抓着儿子的手缓缓地说道:“儿啊,你的路要你自己走,无论走多远,走到哪,都别忘了家里才是最好的地方,一定要记得回家,别让娘挂念。”

    杨怀仁点点头,看着母亲眼里开始逐渐泛起一丝淡淡的湿润,他也忍不住鼻子一酸,两滴泪珠滑落下来。

    羊乐天在门口好像有什么急事的样子要找师父,杨母见儿子还有事情,这才帮杨怀仁抹了抹脸上眼泪,退入了后堂。

    羊乐天的事情是急,不过倒不是坏事,今天早上很多来随园的客人要点鮓尝尝,得到现在还不供应的回复,就闹了起来。

    得亏有李烟牛这位武举人在把门,不然非闹出点什么事情来不可。

    杨怀仁心道,这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啊,归雁楼厨艺比试之后,不知多少人因为那他做的那道鮓馋的夜不能寐,食不知味,而且这东西天底下只有一个地方有可能吃到,那便是随园。

    杨怀仁看到了商机的同时,也免不了头疼。

    这确实是一个推广辣椒和辣味的一个绝好的机会,趁着他如今在厨行里名声正如日中天,加上宫里那两位大佬的代言,他完全可以借着这个东风好好施展一番拳脚。

    可是眼下辣椒没有量产,别说全大宋,就是开封府都供应不了。后园里的辣椒已经采摘了,庄子里移植的那一拨如今还不知道啥情况,指望这么点材料,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用的。

    而且就单说鮓,加工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总要有时间让它酵吧?

    就目前那点存货,自己吃也吃不了多久,今天又被叶公公打劫了一部分,就更少了。

    杨怀仁忽然觉得,这时候应该再找魏财来聊聊,他家的鮓做了那么多年,无论产量上和质量是上都是有保证的。

    如今他肯定不好过,也不知道烟虎帮又打劫了这老小子多少钱财,这时候给他个机会,也算在他危难之中拉他一把,俗话不也说嘛,冤家宜解不宜结。

    可杨怀仁把这话说给羊乐天,羊乐天却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师父。

    “师父还不知道呢?今日师父出了门,青莲帮就派人来过了,说是魏财一家人跑了,好像是躲避烟虎帮的报复。

    其实烟虎帮昨晚上就完蛋了,这事开封府里传的邪乎着呢,如今赌庄的生意,已经全是青莲帮掌控。”

    杨怀仁听了倒没有多么吃惊,只要稍一细想,就明白兰若心那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么好的机会,她肯定不会白白错过。

    “咱们随园,现在实在提供不了鮓,材料太少了,除非……”

    杨怀仁忽然想到虽然不能大量提供,但是可以少量提供一些,在辣椒量产之前,可以用现有的材料极少量的供应给那些大土豪们。

    “或者这样,你去贴一份告示,从八月十九开始,随园才开始供应鮓,不过一天就限量供应十份。”

    “那价格怎么定呢?”

    “价格让客官们自己订。”

    羊乐天被杨怀仁这话给说蒙了。

    限量供应的道理他如今也明白了,在他心里,师父不仅仅是个厨艺上的天才,在经营上,更是比他见过听过的所有掌柜的精明不知多少倍。

    跟着杨怀仁的日子虽然不算长,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羊乐天心中,师父既像一个父亲一样给了他无限的关爱,又像一个兄长似的,不仅从不藏着掖着的教会了他很多厨艺方面的技艺,更多的是,教会了他怎么看待这个职业,看待这个世界。

    他内心里对杨怀仁充满了崇拜,同时也越来越感到师父的神秘。

    经过了归雁楼的事情,他虽然知道师父的红油是用辣椒为原料制作的,也明白滴水成冰只不过是一种江湖术士的小把戏,但是他仍然好奇师父这些才能是从哪里来的,因为杨怀仁实在太年轻了。

    羊乐天也开始相信外边疯传的他的师祖是个神仙的传闻,因为这些事情,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正常的凡人能够做到。

    开酒楼出售食物,他第一次听说价格让客人订的经营方式,他的小脑袋又想不明白了。

    杨怀仁看着他不明就里的样子,才笑呵呵地给他解释。

    “价格让客人订,并不是说他们吃完了东西,说给多少就给多少,要真那样,咱随园还不得赔死啊?

    具体这么说吧,随园的牛肉面,咱们用的是号的方式,这样固定的供应量,固定的价格,客人们就会排队抢着提早来拿号。

    但是鮓也牛肉面不同,牛肉面咱们供应量还算大的,可鮓的供应量,咱们目前实在提高不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咱们一天只供应十份鮓,可外边可能有几百人想吃,怎么办?

    那就谁想吃,就提早来预定,预定的时候,咱要求他们把他们认为的价格写下来,咱们再从这几百个预定的客人写下的价格里边,选出开价最高的十位,贴告示把他们的姓名公示,同时通知他们第二天来就餐。

    这样就解决了咱们如今鮓供应不足的问题,谁想吃,就提前预定开价,吃到这道鮓的机会,是价高者得,咱们随园做的公平公正。

    既最大化的赚取了利润,又不会被食客们说咱们随园厚此薄彼,一举三得。”

    羊乐天一时半会儿还没想明白,但是他心里知道师父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杨怀仁自己忍不住暗自夸赞了自己一番,连后世这种投标的主意都让他想出来了,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