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倭人到访
    ,!

    至于鮓的做法,原本就不难,杨怀仁教给羊乐天的,更多的是细节。?

    另外还嘱咐了他红油一定要少放,毕竟人们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味道,有喜欢的,也必然会有不适应的人,在食客们食用前,要提前给他们讲清楚。

    羊乐天办事杨怀仁一向放心,他这个徒弟除了还是经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之外,什么事情都很让杨怀仁满意,也许是他还没有对以前的某段经历释怀的缘故。

    每个人,都有它自己的秘密,用现代的话来说,叫个人**。即使杨怀仁是他的师父,也不便过多的去细问。

    送走了好徒弟,杨怀仁本以为终于可以歇一会了,门房又通报说有人上门来访。

    等杨怀仁听了来访之人的名字,不禁莞尔一笑。

    小犬纯太郎来了,当然还有倭国的正副使节陪同,正使叫作德顽八丸,副使嘛,是杨怀仁早认识的一位,也是倭国第一名厨的弟弟,小犬纯二郎。

    杨怀仁看着这三人的名字,心中百分之一千二百确定他们是倭国人,小犬两兄弟就不用说了,从他对倭国人名字的深入研究,可以猜的到这两兄弟母亲的特殊喜好。

    而那位德顽八丸的,杨怀仁就猜不出他母亲的爱好和他的出生地点了,不过这名字起得也好,念的时候大舌头一点,就是大王八蛋。

    当杨怀仁看到三个人的模样的时候,他开始怀疑大宋朝是不是就有宋人留学倭国了。

    小犬纯太郎和德顽八丸,都是正常人的身高,他们同样也穿着宋人的衣服,宋人的打扮,如果不是嘴上那一抹小胡子,根本就跟宋人没有区别。

    而小犬纯二郎的身材样貌就比较倭国本土化了,个子很矬,打眼一看是一个地中海型,其实脑袋后边还输了个髻,十分像头背上没有毛的大白猪拖了一条粗粗的烟尾巴。

    杨怀仁笑嘻嘻的站起来跟三位倭人打招呼,接着亲切的向小犬纯太郎问道:“你家隔壁那家是不是姓王?”

    小犬两兄弟被杨怀仁这个问题惊呆了,哥哥还没有回答,弟弟先说话了。

    “杨桑,你地怎么知道我们家隔壁的人地姓王?太让我们吃惊了!

    你地认识?王桑是一位贵国的大商人,来我们地大日出之国地经商地干活,已经差不多三十年了。

    如果你地认识,那我们可真是太有缘分了!”

    这回轮到杨怀仁吃惊了,憋着一肚子坏笑答道:“对,有缘分,很有缘分”,接着向太郎问道:“不知太郎多大岁数了?”

    小泉纯太郎对这么突如其来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很客气的回答说:“在下今年就满三十岁了。”

    杨怀仁心里笑道,这就对上号了。没想到哥短短几句话,就侦破了一起长达三十年,涉及中外的国际大型亲子疑云案件。

    德顽八丸虽然是三人中按理说地位最高的一位,但是杨怀仁现请他们落座的时候,小犬纯太郎自然而然的就坐到了上位,而小犬纯二郎是副使,却自动坐在了下位,反倒是德顽八丸坐在了最远的位置。

    杨怀仁一开始很奇怪,后来联想起这个时期的倭国局势,便想到了在倭国,至今仍延续了森严的姓氏家族的阶级体系,拥有高贵的姓氏的人,便拥有更高的地位,这种阶层地位的区分,甚至过了具体的官职。

    “不知几位到访,是为何事?”

    出来答话的自然是三人中地位最高的小犬纯太郎。

    “鄙人刚听说了杨桑接受了贵国太皇太后的邀请,将在后天上午在贵国皇宫与鄙人进行一场厨艺比试。

    对于杨桑在厨艺界的鼎鼎大名,鄙人早有耳闻,今日得见真容,鄙人深感荣幸。”

    杨怀仁笑呵呵地说道:“过奖过奖,我就一个民间小厨子,要真排起来,我的厨艺确实也很高呢,在我们大宋的厨艺排行榜上,我能排到九百九十九名呢。

    不过嘛,虽然我厨艺很高,也高不过阁下,听说阁下学贯东西,融合了宋倭两国的‘精华’,号称倭国第一大厨,这才是值得我荣幸的事情。”

    小犬纯太郎没太明白杨怀仁整段话的意思,直道是他来自民间,说了些乡野俚语,总之是赞扬他厨艺高就是了,于是接着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我们国家的菜鄙人还能说的过去,但是贵国的菜式,鄙人就只能是略知一二了,所以实在谈不上学贯东西,融合了两国精华。”

    杨怀仁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只好装作不小心呛到了,连咳了几声才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小犬纯太郎见他粗俗的言谈和举止,心中暗自摇头叹道,本以为他是个多么了不起的天才厨子,原来也是个乡野粗人,只不过运气好遇见个神仙师父,送了他一样神秘的调味料,让他一时声名鹊起,现在看来,实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杨怀仁只不过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泼皮罢了。

    想到这里,小泉川太郎也对后天两人之间的比试有了绝对的信心,他本身就是拥有极高的厨艺天赋,又经过了严酷的训练才有了今时今日的技艺好声誉。

    连大宋的宫廷御厨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么一个民间小厨子,也不过是有一样秘密的调味料才让他有了些虚假的名头,如果按他的计划诱骗他不能使用这味调料,他就有了十成的胜算。

    “杨桑,鄙人上一次跟薛御厨的比试以平局告终,其中原因想必杨桑也听说了,所以鄙人这次来访,便是要与杨桑商量一下后天你我二人之间厨艺鄙视的规则,到比试那天,有了明确的规则,就好判断出胜负了。”

    看来这小子学精了,吃了一会亏,知道事先讲好规则,省得太皇太后和那班大臣们再钻了空子。

    不过他倒不是很在意,厨艺比试,无非就是比谁做的好吃呗,再详细的规则,也离不开这个根本。

    杨怀仁对自己的厨艺十分有信心,别说一个倭国厨子,现在这个年代,让你从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找出一个厨子来,杨怀仁都不会心生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