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鱼脍
    ,!

    孙子兵法有云:“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  ”

    “你说说看,什么规则?”杨怀仁问道。

    小犬纯太郎脸上挂着笑,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假惺惺的。

    “鄙人十分崇尚贵国的厨艺文化,我们日出之国的厨艺文化,也继承自中原。”

    杨怀仁讪笑着点点头表示认可,心道你还知道自己祖宗是谁,承认了就好。

    小犬纯太郎接着说道:“厨艺,其实说白了就四样基本,分别是选材、刀工、调味和火候。

    鄙人认为贵国的厨子似乎只是强于调味和火候,至于选材和刀工,自十余年前北厨王‘十三刀’退隐之后,便无人精于此道了。”

    杨怀仁听出了小犬纯太郎话语里的激将意味,他这么说,无非是知道杨怀仁手上有一种新颖的调味料,能让普通的食物变的美味,所以故意说出这话来,让杨怀仁自己放弃在比试中比拼调味的高低。

    至于南北厨王的传说,杨怀仁不知听外边人说过多少他们的故事,没想到连这个倭国厨子也知道。

    南厨王号称“第一鲜”,具体姓氏名字和年龄,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大约十年前死于疾病,相传他最善于烹鱼,在调味和火候掌握上,有非常高的造诣。

    而北厨王外号“十三刀”,同样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传说刀工天下无敌,同样是大约十年前,不知什么原因,退隐江湖,从此再没有人见过他。

    让杨怀仁猜,或许是南北两位厨王惺惺相惜,南厨王病逝,北厨王顿生“子期已死,再无知音”的感叹,于是学伯牙断琴,北厨王封刀,选择退隐。

    “哎呀,说的对啊,”杨怀仁拍手笑道:“我就不善于用刀,刀工烂的很,论厨艺我在大宋排九百九十九名,要论刀工,恐怕我得排到九千多名了。”

    “这话不对吧?”

    德顽八丸说道:“听闻当日归雁楼厨艺比试,杨官人的刀工那可是好着呢,听说官人所用的刀具还是特制的,形状和你们普通的大宋菜刀都不同呢。”

    “对啊,”杨怀仁一脸无辜,“就是因为我刀工不行,所以才自制了几把奇形怪状的刀,普通的刀我用着不顺手啊。

    我说太郎啊,你不是想跟我比刀工吧?那你可占了大便宜了,呵呵。”

    小犬纯太郎觉得他的想法被杨怀仁识破了,但是为了这场厨艺比试的胜利,再不要脸的话,他也得说出来。

    “鄙人听闻杨大厨最擅长做鱼,一道鮓如今是全城人心目中最美味的食物,为了表示鄙人的诚意,也为了公平,我们就比试一道鱼脍如何?”

    鱼脍,通俗的叫法就是生鱼片,或者鱼生。

    提起生鱼片来,很多人认为这是现代日本的一种世界著名的特色食品,却不知这种吃法,其实是来自我们中国。

    现代挖掘出土的周朝青铜器上,就有铭文记载早在商周时期,中国就有食用生鱼片的记载。

    或许一开始食用生鱼的原因,大概起源于上古的先民在没有取火方式的时候,直接生吃捕捞的鱼类的方法。

    随着人类文明进步,到后来有了随时随地的取火方式,无论肉类还是鱼类直接食用的习惯渐渐被改变了。

    烹熟的动物蛋白,让人类能够更好更容易的吸收营养,促进了人类智力的育和进化,同时也让人类拥有更加强壮的身体,去面对变换无常的大自然的考验。

    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后来人们也现有些鱼类,烹熟之后,便没有了原来的鲜味,反而生吃,才是最美味的吃法。

    所以鱼脍这道菜就诞生了,直到隋唐时期,鱼脍的吃法风靡贵族世家之间,到唐中期,鱼脍在中国的展到达了顶峰。

    也是在这个时期,大唐和东瀛之间宗教,经济和文化的交流也是最频繁的,所以鱼脍这种吃法传入了倭国。

    当时鱼脍流行,也许还有个重要原因,当时对于鱼的烹制手段比较单一,到之后的宋朝,油烹法的流行和普及,使人们食用的鱼类越来越多,吃法也越来越多,所以鱼脍这种吃法反而在中国逐渐变少了。

    而在倭国,鱼脍却受到了高阶级阶层的喜爱,得到了更大的展。

    对于一个倭国厨子来说,做鱼脍相当于基本功,小犬纯太郎反倒说是因为杨怀仁善于做鱼才选了这道菜,实属睁着大眼说大瞎话,一点儿也不怕闪了舌头。

    所谓的公平,也根本不存在。比试鱼脍,完全是小犬纯太郎占据了优势。

    吃鱼脍,吃得就是新鲜鱼肉的鲜味,所以不用添加任何的调味料,直接切片食用便是最美味的吃法。

    当然,这话说得也不是那么绝对,不同的鱼,有不同的肉质,不同的鲜味。

    冷水鱼腥味少,更适合直接食用,而热水鱼类的鱼肉略带腥味,需要配合醋饭,或者沾着酱料吃,才能避免腥味影响了口感。

    所以杨怀仁的独门调味料辣椒,在这里就用不上了。

    如果是用水煮熟的鱼片,配合辣椒一起烹制,辣椒和鱼肉蛋白结合的味道同样是难得的美味,但是生鱼片和辣椒结合,反而会激生鱼片的腥味,跟刺激的辣椒味道在一起,就是难以入口了。

    杨怀仁心道,原来小犬是这么个算计。你真以为不用辣椒哥就赢不了你了是吧?简直开玩笑,不就是比鱼脍嘛,哥庄子里荷花池子里还有个宝贝没拿出来呢。

    “比鱼脍是吧,没问题。”

    小犬纯太郎以为杨怀仁会拒绝,或者是提出其他的要求,没想到他想也没有想就直接答应下来。

    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笨蛋就是嘉王爷口中的少年厨神,这行事方式,不能单单用年少气盛来形容来,应该说是极度狂妄。

    只要是做鱼脍,杨怀仁的秘密调味料就没有用武之地,而大宋厨子掌握火候普遍比较优秀的长处也无法在生鱼片这样菜式中挥。

    而选材和刀工,小犬纯太郎自认为他的实力,绝对不是一个小小年纪的大宋厨子可以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