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勇敢者的游戏
    ,!

    太皇太后正纳闷呢,叶公公悄悄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把刚才偏殿里杨怀仁和德顽八丸打架的事情说了出来。

    好在德顽八丸没有大碍,只是,可能,差不多,或者以后都不能去风月场所消费了。

    叶公公对于这种事,说的一向委婉,毕竟人家是有亲身感受的,再说德顽八丸还是倭国正使,总要言语上给人家留一点脸面。

    高太后脸上似是有些不悦。小小倭国,在她老人家眼里倒还不算什么,所以也不怕得罪了他们,只是在皇宫里能撒泼打架这种事,实在是不成体统。

    本来一场娱乐性质的切磋交流厨艺的比试,非让倭国人牵扯上国家大事,已经让高太后感到十分不爽,现在杨怀仁竟然跟人家玩起了赌命,你说这小子是得有多么糊涂?

    叶公公见他主子脸色难看,于是把他那一番有才华的人大多有各种毛病的理论又论述了一番。

    高太后脸色稍有缓和,微微颔首表示叶公公说的多少有些道理,她活了六十来岁,以前她见过的那些风华绝代的才子们,也多是不羁浪荡之辈,或不食人间烟火,或者总有些不合常理的怪毛病。

    叶公公见他刚才说的话起了效果,又想起坊间传闻杨怀仁是神仙徒弟的传言来,加上自己的理解重新给编排了一下。

    这么一来高太后就更感兴趣了,结合之前她对杨怀仁的了解,觉得这个说法可能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这小子来开封府之前,的确就是一个民间小书生,可自从他进了东京城,一不报名科举,二不钻营学问,连孔庙都不曾去上过半柱香,却一头扎在厨房里甘心做了个厨子。

    而且这厨子的行当做得风生水起,短短几个月工夫,已经声名鹊起,出自他手里的各种食物,没有一样不是人间的美味。

    这样的经历,如果不是遇到了神仙传授了他厨艺的高深法门,那就说不通了。上一次传他进宫,高太后还不好去细问,或者即便问了,杨怀仁也不一定跟她说实话。

    但是如果让杨怀仁进了内卫,成了自己的心腹之人,那就不一样了。

    高太后觉得她拉拢杨怀仁的主意很好,或许以后还能跟他的神仙师父扯上点关系。

    只不过,这姓杨的小子太年轻太幼稚,有小聪明但是太冲动,属炮仗的货,一点就着,现在看来,他还只是块玉石的原石,还需要不断的去打磨,或许将来会成为她宏伟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

    ……

    杨怀仁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在一场赌了性命的比试上睡大觉,何况这还是在皇宫大殿之上,包括外国友人在内的近千个身份高贵的人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他只不过在处理河豚之前,闭上眼睛让自己静下心来,等待心跳和气息达到最平稳的状态。

    因为处理河豚不同于其他的食材,每一个步骤,他都要事先在脑子里过一遍,让自己的情绪属于一种平静如水的状态,以保证在整个过程中,不会犯下任何一丁点儿错误,否则犯错的后果,将是极其可怕的。

    每一个宰杀河豚的厨子,都要自己先品尝自己用河豚做出的那道菜,做到万无一失,这也是厨行里的惯例。

    所以河豚的肉质鲜美,却不是每一个厨子有胆量敢去分割处理的,也不是每一个食客有胆量敢于去尝试,享受世间美味的同时,也进行着一场勇敢者的游戏。

    小犬纯太郎回来了,手里捧着一块半尺见方的冰块,冰块里边,是一块鲔鱼的鱼腹。

    大殿之上,所有的大宋官员开始为杨怀仁着急,有几个当日观看了归雁楼那场比试的勋贵,想起当日杨怀仁犯困之事,以为他又睡着了。

    赵煦也是这么想的,从他皱着眉头撇着嘴的样子就知道了。

    苏桂见官家愁眉苦脸,私自弓着身子一路小跑到杨怀仁身边,想去把他叫醒。

    不料他刚要伸手去拍杨怀仁的肩膀,杨怀仁突然睁开了双眼,目光炯炯有神,散射出冷冽的光芒。

    杨怀仁扎开了马步,双臂从身体两侧缓缓升起,似是要耍一套鹤形拳拳法的姿势,身后一位看样子很有武学造诣的老将军哼哧着伸开一双虎臂示意大家后退,低沉的声音说道:“大家小心,少年厨神这是要发功了!”

    杨怀仁身后的人群好像感受到了强大的气场,自动开始后退,形成了一个以杨怀仁圆心的扇形。

    突然之间,杨怀仁双臂向前伸出,又同时向后屈伸,然后再次伸出,却是伸直了向两侧打开,如此往复了几遍,然后,然后……他突然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等杨怀仁回头看身后的诸位大人时,发现他们躲得远远的,商量好了似的用同样的眼神错愕地盯着他看。

    啥么情况?杨怀仁心道,哥就是随便做了一套广播体操里边的扩胸运动,难道威力这么大吗?

    那位老将军这才十分不好意思的对身边的同僚说道:“判断失误,判断失误……”

    杨怀仁刻意不去看对面已经回到大殿里的小犬一号,去鱼缸里捞出一条六七寸长的河豚放到砧板上,摆开了刀具开始处理起来。

    大殿里所有人看到河豚的时候,无不爆发出一阵惊叹之声,接着跟身边的人小声议论起来。

    “杨大厨这是要做一道河豚鱼脍?他竟然会处理河豚?”

    “是啊,人世间谁不知道河豚鱼脍之鲜美,可惜天下间会宰杀河豚的厨子能有几人?”

    “听说做河豚鱼脍的厨子,要自己先尝试,确定没有毒之后才会给食客食用,也正是因为这样,不知每年有多少厨子和食客以身试险。”

    “我可不敢吃,虽然很想品尝河豚的天下第一鲜的味道,可是吾等**凡胎,岂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杨怀仁专注的做一件事的时候,便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对于身边的嘈杂议论之声,他可以做到充耳不闻。

    每一刀下去,仿佛不是在分割一条剧毒的河豚,而是在精雕细琢一件绝世的艺术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