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弄巧成拙
    ,!

    杨怀仁笑了笑,看着周围人也像小犬纯太郎一样好奇的看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

    他拿起一块金枪鱼鱼腹鱼脍向大家展示了一下说道:“你已经是个刀工技术很好的厨子了,这一次的选材,也非常让我惊讶。

    只不过,你忘记了厨艺最根本的地方,就是上好的材料,要根据它自身的最独特的地方去处理它,才能让它最精华的味道展示出来。

    从我的角度看,你选的这条蓝鳍鲔鱼,比我选的河豚是要稀有得多的,按道理你应该有很大的机会胜出。

    但是这次我们之间的厨艺比试,你的优势同样也是你的劣势。

    正因为蓝鳍鲔鱼这种极品食材实在太罕见了,所以包括大宋的贵族在内,极大多数人都没有吃过,更不知道它的味美之所在。

    你已经知道选择这条鲔鱼的前腹那块最好的大肥作为鱼脍的主料,从而可以看的出来,你对鲔鱼的了解是有一定程度的。

    从这条鱼整个冰封“养熟”的过程来看,你都做到了完美无缺。只是你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

    对于一条上好的蓝鳍鲔鱼来说,不同的部分有不同的吃法。

    赤身因为全是红肉,有嚼头,可以加蘸料,比如芥末,也就是用你们倭国话说叫‘瓦萨比’的东西,可以通过更刺激的味道,让食客忽略赤身那种因为韧性极强而产生的难以咀嚼的感觉。

    而中肥呢,可以蘸酱油或淡醋,配上香喷喷的米饭,最能凸显它弹牙的口感。

    最精华的大肥,无需任何调味料,它本身就是一种极品的美味,但是大肥也要分不同的情况。

    相信你肯定知道,正常的大肥鱼腹,肌肉和脂肪的纹理是条纹形状相互间隔的,像是环蛇的腹部,所以它也被叫做‘蛇腹’,这种大肥因为肌肉纤维和脂肪是一层层相间分布的,所以直接食用,能给食客以层次分明的口感和交叉的味觉享受。

    你再看看这一块鱼腹,是极品中的极品,脂肪是杂乱分部在红肉之间,像点点飘落的雪花覆盖在红瓦之上,所以也叫‘霜花鱼腹’。

    这种极品鲔鱼鱼腹大肥,非常的娇贵,对于厨师的处理方法要求也更高,解冻的时候,如果融化的不够,就容易让收缩的脂肪没有完全膨胀而导致失去了原本的肥而不腻,鲜而不韧的口感。

    如果解冻得太彻底,置放上小半个时辰,最鲜美的味道就流失了。

    你切好的这一块,就是因为解冻的还不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了。

    对于这种极品霜花鱼腹的处理,就是用火快的炙烤一下,让星星点点的脂肪溢出来,封住最精华的鲜味,趁着微热入口,就是食用的最好的方法了。”

    杨怀仁无法给他们说明空气的氧化作用对食物味道的作用,也无法给他们说后世用焰枪快喷一下的方便制作方法,只能用他们能理解的说法来解释。

    大殿上所有人都听得出了神,当然,以当下人们的知识,去理解这个问题,或许太难为古人了。

    不过不管有没有听明白杨怀仁说得话,有人已经开始若有所思的在点头,而这个人身边的人也仿佛受到了感染,也跟着点起头来,心里却琢磨着你都点头了,我不点头好像我很笨听不懂似的。

    点头的人越来越多,像是平静的水面上丢了一块小石子一样,逐渐呈波浪状开始扩散,转瞬之间的功夫,大殿上所有人都在点头,一张张脸上都是我听明白了我骄傲,我很聪明我自豪的表情。

    这么一来,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那些文武大臣们,对杨怀仁这个年轻厨子的看法,无形之间就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来也许这些锦衣玉食的贵人们,只知道对好吃的食物趋之若鹜,却从来没好好想过好吃的东西是为什么好吃的,更从来没看的起过为他们烹饪了美味食物的厨子们。

    如今听了杨怀仁一番大道理,才觉得原来一个小小的厨子,也需要这么深奥的知识,一样美味食物的制作,原来也蕴含着人深省的大道理。

    只不过当大家反应过来,想去尝尝杨怀仁刚用酒精炙烤过的那十几块极品霜花鱼腹的时候,现盘子里又空空如也了。

    什么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呢?那位老将军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鱼脍,加上杨怀仁说得那么神奇,老头不知道是不是会无影手的功夫,唰唰唰几下就把剩下那几块鱼脍都塞到了自己嘴巴里。

    不过这为老将军不太地道的地方远不止如此,剩下那点鱼脍你吃了就吃了吧,就不要再显摆了,可是他却满脸的不在乎,嘴巴里被鱼脍塞得满满的,还能留出舌头来说话,也是个有才的老头。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杨怀仁听了无法不去怀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个习惯早在一千年前的宋朝就流行了。

    老头乐坏了,他的同僚们却馋疯了,不知用眼神把老头子杀了多少刀。

    幸亏老将军上朝穿了一身披挂,苍老的脸上可以看得出肯定是久经沙场,老而弥坚的强健身躯又是皮糙肉厚,文臣们的这等花枪绣刀,他倒是完全不在乎。

    高太后没吃到杨怀仁的河豚鱼脍,也没吃到极品霜花鱼腹鱼脍,自然是恨得牙痒痒,不过她高就高在能把自己的欲、望压制在心底不表露出来。

    比试算是结束了,大宋的厨子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她还是很满意的,她假做咳了一声,大殿上失神的大臣们才回过神来,正了正自己的衣衫,从新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

    “厨艺比试嘛,总是有胜有负,”高太后朗声说道,“不过不论谁胜谁负,也只是一场切磋而已,先前两位大厨精彩的厨艺展示,都让本宫和在座的所有人叹为观止。

    两位都是厨艺界的典范,都应该得到嘉奖,不知两位大厨,想要什么样的奖励呢?”

    杨怀仁一听太皇太后有奖励,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