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不讲理
    ,!

    老将军这一掌拍得杨怀仁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听到老头让他赶紧谢恩,杨怀仁忙伏在地上惨兮兮的喊了一声:“草民拜谢陛下隆恩!”

    这说话的语调听到别人耳朵里,好似杨怀仁对管家的封赏感激涕零,激动的已经哭出来了似的,其实他是真的被老头那一巴掌拍的全省疼痛,才会叫得那么凄惨,跟杀猪的似的。

    事实上杨怀仁觉得赵煦这位官家忒也抠门了,他废了半天工夫,还耽误了迎亲的大好时辰,就换回来百两黄金加绢帛各百匹,也太少了。

    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折算一下,总共也没有两千贯钱,都不够他装一回逼的。

    当然,有总比没有强,官家赏的钱,和自己赚的钱还是不同的,不拿白不拿,拿了也白拿不是?

    日上中天,已是正午,大殿上所有人都饿了,赵煦也不例外,既然事情圆满结束,那就宣布早点退朝,大家各回各家。

    小犬纯太郎对宋倭通商的事情有了个还算不错的结果,是比较满意的,即便他输了厨艺比试,自尊心上多少有些受伤,但是他对于强者,还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

    他没有立即离去,而是第一个对杨怀仁获得封赏表示了祝贺。

    “杨桑,啊不,现在应该称您为五味子爵阁下,鄙人向您成为贵国尊贵的贵族的一员表示衷心的祝贺!

    也感谢您这次对鄙人的指教,鄙人受益匪浅。您宽宏的饶恕了鄙人,这个大恩德鄙人一定牢记在心,来日定会涌泉相报。

    那条蓝鳍鲔鱼,鄙人立即就差人送到您的府邸,另外为了祝贺您成婚的大喜事,鄙人会吩咐舍弟另外准备一份礼物同时奉上。

    只是这次倭国使团来到大宋,银钱大多花费在冰块的运送上,只能为您准备一些本国的特色礼物,希望子爵阁下不要嫌弃。”

    杨怀仁听了他的话,才明白官家不是给他封了个什么官,而是封了个爵位。

    这下就不同了,元祐年间官职冗余,名目繁杂,实际上这里边至少得有一半的官员是没有职权,又毛事不干光吃空饷的蛀虫。

    不论是皇帝还是那些朝堂上的大佬们改革来改革去,也没解决这个重要的弊端,杨怀仁觉得自己就没有必要去添乱了。

    而且从杨怀仁的角度看,他是看不起这样的官员的,这些人就是大宋的硕鼠,如果给他也弄个这样的官职让他也做大老鼠,他是坚决不肯的。

    而爵位嘛,那是有功的人才能封赏的,虽然也是每月白拿朝廷的俸禄不用办事,但是起码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对吧?

    唯一让他不太满意的是,五味子爵这名称不太好听,五味本是形容五种味道齐全的整套宴席菜式的好词,但是后边偏偏加上个子,就怎么听着都不是那个味道了,壮阳药当然也是好东西,只是用这个当名字,谁乐意啊?

    想想后世叫“伟哥”的人也不少,人家也没嫌弃过啊,而且带着这名字去逛个夜店什么的,说不定还自带强力光环呢。

    这么一想,杨怀仁也就不那么难为情了。

    杨怀仁想起还要催促嘉王爷赶紧回家准备迎亲的事情,就伸长脖子满人堆里找,看见赵頵的时候,这小子正被太皇太后叫去了后殿,杨怀仁开始有点担心他要耽误事了。

    大殿上上千人散朝的场面倒是壮观,放眼望去,大庆殿的正门往外走的人群像是决了堤的河水一样。

    杨怀仁也急着要走,却感到脚底下明明迈了步子,身子却没有动,原来那位老将军又伸出一只大手抓住她衣领子把他拽了回来。

    “小子,行啊你,小小年纪就封了爵,怎么,不请老夫吃酒吗?”

    杨怀仁心道,我去,你一巴掌跟熊掌似的把我拍了个骨松肉疼,看在你一脸白胡子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还好意思叫我请你吃酒?

    不过嘛,哥今天娶媳妇,本来在大宋亲戚朋友也不多,当然不差你一杯酒。

    杨怀仁笑吟吟地说道:“今日小子要成亲,当然欢迎老将军到家里来吃酒,只是嘛,老将军一看就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高义之士,您老来吃喜酒,总不好空着手来吧?

    凭您的身份,这红包封的少了吧,您都不好意思,封的多了吧,虽然我不好意思拿,但是总得给您这个面子不是?嘿嘿……”

    老将军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小子整个一钱串子,跟官家要钱虽然够奇怪了,但是他竟然能厚着脸皮跟一个连名字身份都不知道的人公然要红包,这就……太他女良的实诚了,老夫喜欢。

    “好好好,不过这婚宴上,能不能吃到刚才那道鱼脍?”

    杨怀仁指着正转身离去的小犬纯太郎说道:“瞧见这小子没,今儿早上他运来那么老大一块冰,冰块里封着一条有一人高那么大的一条鱼。

    就刚才,这小子说了,一会就把那大鲔鱼送我家去,您还怕没的吃吗?”

    老将军抚须大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咦,你还在这里磨蹭啥?快回家准备去迎亲啊,耽误了老夫吃鱼,仔细老子让你洞不了房!”

    说着老将军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然后气鼓鼓的骂道:“什么呆呢,快滚回去娶媳妇,老夫马上去给你准备贺礼!”

    说完头也不回迈着大方步跟个螃蟹似的晃晃荡荡跑了,一身铠甲片子叮铃啷当倒是好笑的很。

    杨怀仁看着老头风一样跑远了,捂着自己屁股小声怨道:“这老头忒不讲理了,拽着我不让走也是他,怪我不抓紧走也是他,道理都让他占了,老子白挨了一脚。”

    正埋怨着,赵頵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

    “你认识秦凤路大总管游师雄游老将军?你小子还真是有面子啊。

    对了,你刚才傻嘟哝些什么呢,不赶紧回家去准备迎亲?何之韵虽然是我结拜的义妹,你当我嘉王的名头是假的吗?能让你这么容易就娶走了?

    回去告诉你那几个傧相,有胆的别在衣服里边套皮甲,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嘉王府嫁女的规矩,不拆了你们骨头,也得扒了你们一层皮。”

    赵頵说完了不顾愣的杨怀仁,也急匆匆的走了。

    杨怀仁就纳闷了,今天这是怎么了,都不讲理了是不?那老头叫游师雄,还是个大总管?没听说过,不认识。

    对了,还没问高太后叫他去说了些啥话呢,他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