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迎亲(二)
    ,!

    迎亲队伍一路小跑,小半个时辰就到了嘉王府门外。

    杨怀仁回头看看身后的锣鼓队伍,早已经跑得精疲力尽,一个个的伸着舌头大口喘着粗气,也幸亏是自家庄子里的庄户们组成的队伍,换了外人,估计早撂挑子了。

    杨怀仁觉得就算他是东家,人家这么卖力是给你面子,可没有让人家拼了老命的道理,他立即大声对他们喊道:“诸位兄弟们,大家辛苦了,一会儿回去每人都去柜上领一贯钱的赏钱!”

    “东家,俺们都是您的佃户,您娶亲俺们出力是应该的,今天俺们进了城,还白白吃上了五十文一碗牛肉面,俺们已经感恩戴德了。

    再说俺们也不是外人,不能让您再破费了。”

    带头的一个庄户说道,其他庄户们也点头表示附和。

    大家这么实在,杨怀仁更不好意思,前天刚收回了免租的话,他们就没有埋怨东家出尔反尔,甚至表示东家这么做才有东家的样子,不收租,反而让他们担惊受怕了好一阵子。

    他们越是这么说,杨怀仁便更觉得对不住他们,自己的理想是美好的,但是身在封建社会,条条框框太多,不是他一个小人物就能打破的。

    他只不过想给自家庄子的里贫苦农户们减轻些负担,却险些招来祸端,今日人家出了这么大力,他就更应该厚待人家。

    “一码归一码,我说了赏就必须赏,谁不拿就是不给我面子!”

    杨怀仁这么坚持,庄户们也不敢再推脱了,只好应了下来,纷纷喊着“多谢东家”拜服了下去。

    哎呀我去,一言不合就下跪这习惯太不好了,杨怀仁最不喜欢的就是古代穷苦人自己卑贱了自己,他立即下马挨个去扶起了他们。

    众人起身,纷纷欢呼起来,浑身又充满了力量。本来东家大婚,作为庄子里的农户,没有钱财送贺礼,只好出一把子力气。

    这么一来,他们再次吹打了起来,而且更加卖力,连嘉王府的大红院墙都要给震倒了似的。

    杨怀仁虽然前世骑过马,但是一下子跑这么远的路还是第一次,难免颠得屁股又疼又麻,仿佛屁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

    想揉揉吧,当着那么老多人面前,也不体面,恰好林冲他们几个走了过来,夹着杨怀仁就去喊门。

    王府门外早聚集了大群的围观群众,听说嘉王义妹出阁,这种热闹绝对不肯错过,嘴里啃着各色瓜果,脸上洋溢着期待的笑容。

    若是个寻常百姓家,迎亲喊门这种事,一两个大汉完全可以硬撞门进去,事后再给岳丈家里换个新门就是了,这种事,不但不会被说失礼,反而会被称赞。

    可是嘉王府的门就没那么脆弱了,半尺厚的大木门,表面还铆了铜皮,门里边大门栓一插,没有攻城车单单凭人力,是完全没有可能撞开的。

    杨怀仁走到门前,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小生杨怀仁,今日上门求娶贵府贤媛,望大舅哥打开大门。”

    真正的岳父早不知道在岭南哪片深山老林里吸瘴气呢,杨怀仁只好喊大舅哥给他开门。

    赵頵在门里被杨怀仁一声大舅哥喊的心里非常舒坦,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门外小子听着,大舅哥有话要问,小子何德何能,能娶我家贤媛过门?”

    杨怀仁听了忍不住心里嘀咕,我啥本事你还不知道吗?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论文的胸无二三两墨水,论武的手无缚鸡之力,除了做饭,似乎没啥可以说的了。

    宗泽在杨怀仁身后见他踌躇不知该说什么好,偷偷在他耳边说道:“大舅哥并非要你说出你有什么才能,就是要钱才肯开门罢了。”

    杨怀仁拍了一下额头,原来如此,看来古今的迎亲规矩没多大变化,不就是要红包嘛,要别的哥还真没有,哥就是钱多。

    只要是钱能结局的事情,在哥眼里那都不是事儿。偏偏赵頵这家伙非得把要钱的事情说的文绉绉的,装什么大文豪呢。

    杨怀仁挥挥手,杨寿和杨喜两个人从车上抬过一个木箱来。

    杨怀仁看看四周围观的人踮着脚伸长了脖子往他这边瞅,心道他又可以臭显摆一把了。

    箱子打开,满满一箱子的银豆子在晌午强烈的光线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人群里瞬间爆发出一阵惊呼之声。

    不就一箱银豆子嘛,大惊小怪,杨怀仁心里早想好了,今天给赵頵撒一箱银豆子,顶了天才两三千贯钱的成本,你不是出了嫁妆嘛,你一个当王爷的,再抠门这嫁妆也得上万两银子吧?

    “吱嘎”一声,王府大门微微开了一条二指宽的门缝,李烟牛和林冲搬起木箱子直接往门缝里倒。

    围观的人群惊呼了起来,门里边哗啦哗啦的像流水一样落银豆子,赵頵忙呼唤着内饰们拿了簸箕去收。

    又等了一小会儿,王府的大门才缓缓打开,杨怀仁刚要迈步往里走,又被李烟牛拦住了,接着宗泽,卢进义和林冲几个把他围在中间,才慢慢的走进了大门。

    一只脚刚迈进王府,一群穿着花花绿绿的王府丫鬟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嗔叫着冲过来,二话不说,雨点一样的棍子冲着他们几个劈头盖脸的敲打下来。

    四位武举人把杨怀仁护在中间,像是行军护送主帅一般,一点一点的往前行进。

    杨怀仁感动的不行,心道这几个兄弟真他女良的够意思。

    这个习俗后世已经不那么仿古了,就算保留了这个环节,也是拿红纸卷成的纸卷象征性的打一下完事,拿扫帚把子的,已经算是很讲究的了。

    可是这个时代,好像娘家人越是对来迎亲的人打的厉害,越是显示他们家新娘子在他们心目中的宝贝程度,所以,越是舍不得她出嫁,越是要把新郎官往死里打。

    好不容易进了中院,脸上带着笑脸却追打了一路的王府丫鬟们才累得停了下来,杨怀仁不好意思的对李烟牛他们几个表达了歉意和感激之情。

    没想到李烟牛憨憨的笑着说道:“无妨,洒家还纳闷呢,看着她们下手都挺狠,实际打在身上一点都不疼。”

    起先杨怀仁还认为这是李烟牛皮糙肉厚,换了是他,估计这亲早迎不成了,没想到卢进义和林冲也说没感到多么疼,杨怀仁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赵頵上午的时候说的那么凶狠,原来只不过是给他个下马威罢了,况且前天他来王府的时候早送了这些丫鬟们不少银豆子,也不是白送的。

    杨怀仁回头给她们输了个大拇指,口中赞道:“这一波表演,我给你们满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