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迎亲(三)
    ,!

    王府中院的一间厢房临时改成了何之韵的闺房,杨怀仁走到门前,心里疑惑一路上并没有见王府披红挂彩,连新娘的闺房连一条红绸子也没有挂,难道赵頵觉得何之韵是义妹,就凡事从简,没有真心重视?

    杨怀仁是个直肠子性子,心里想了什么,憋不住埋怨了出来。

    “嘉王太抠门了,欺负我家韵儿是他义妹,若是他亲闺女,恐怕全王府都得刷成了红色。”

    赵霏儿本在闺房里等着要红包,听了门外杨怀仁数落他爹爹,恼怒的哗啦一下打开房门,跳出来指着杨怀仁的鼻子娇气的骂道:“好你个杨怀仁,还是个大秀才呢,原来你啥都不懂!

    嫁女不披红是女家的规矩,如果如你所说,才是失了我们王府的礼数,叫外人说我们恨不得嫁娘子你才满意吗?

    听说官家哥哥今天刚赐了你个赐同进士出身的功名,白瞎在你身上啦,明日本郡主便进宫去向官家哥哥告状,看不收回你的功名!”

    杨怀仁听她说得头头是道,才恍然大悟,原来古代就这规矩,是自己错怪了赵頵。

    再抬头发现林冲一双眼睛眨巴个不停,然后看看屋里给他打眼色,示意这次没有把门的人了,可以趁机溜进去。

    杨怀仁会意,瞅准了机会,闷头往门前冲。

    赵霏儿这会儿反应过来,这是要逃红包呢,这可不行。她迅速后退,打开双臂,两只小手死死扣住了门框,撅起小嘴昂首挺胸挡在门前。

    “喂喂喂,你这样就不好了啊,”杨怀仁叉腰说道,“你说我娶个媳妇容易吗?

    早上被你祖母唤到宫里使唤了一上午,下午在你家里又撒了一大箱子银豆子,你还挡着不让进,就太不讲道理了啊!”

    赵霏儿哪管他撒了多少银豆子呢,据理力争道:“耽误你迎亲的又不是我,你有本事去找我祖母发唠叨去。

    你说你撒了一大箱子银豆子,我怎么没见呢?反正我是一个都没捞着,今天不让本郡主收钱收爽了,你就甭想见新娘子了!”

    靠,改明抢了是不?杨怀仁心道,你不去当土匪真可惜了你这块上好的材料。

    可是看看身边的几位壮汉,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去动堂堂的清河郡主,五个大男人,就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给挡在了门外。

    杨怀仁那股子倔脾气这会儿也上来了,心道你真当小爷是泥巴做的,能让你个小丫头片子随便捏把呢?

    哥看在这是在你家的份上才没跟你懂真格的,哥要动手,啊不对,哥动动眼睛就能让你乖乖的闪出道来!

    杨怀仁退后一步,脸上“嘿嘿嘿嘿”奸笑出来,眼珠子上下游动,整个一个奸诈恶人的模样。

    他笑着上下耸动着双肩,视线忽然盯住了赵霏儿的鞋子,然后飞着眉毛给赵霏儿使眼色,好像在说:“你若不闪开,小心哥哥又要打脚底板了哦。”

    赵霏儿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个杀手锏,想起当日之事,那种酥麻的感觉似乎又从脚底板传来,惊吓的退进了门去。

    五个大老爷们这时绝对不会错过机会,簇拥着杨怀仁冲进了门去。

    按迎亲程序,这时应该是新娘子的父母给新娘行“醮女”之礼,可如今何之韵的亲生父亲早去了邕州受苦,而母亲更是不知道云游到哪里去了,只好有王妃代替。

    实际上杨怀仁这位新郎官出门之前,也应该有祭祖和醮子之礼的,只是因为急着出门迎亲,杨母早早祭拜过了祖先,算是行过了祭祖之礼。

    而杨父已故,这个醮子之礼算是草草略过了。

    嘉王正妃和侧妃是两姐妹,赵霏儿正是侧妃林氏所生,她正在母亲怀里撒娇,不知告了什么壮,从表情上看,好似受了多么大委屈一般。

    王妃慈爱的佯嗔道:“不得无礼,时辰已经不早了,不要再耽误了。”

    说罢走到坐在绣床上披着红盖头的何之韵面前,朗声说道:“敬之戒之,夙夜无违舅姑之命。”

    何之韵伏身一拜,小声答了句“喏。”

    王妃点点头,再次说道:“勉之敬之,夙夜无违闺门之礼。”

    何之韵同样答了声“喏”,这才缓缓起身,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年妇女走到床边,背起了何之韵。

    嘉王侧妃林氏去了一段大红的绸缎,一端交给何之韵,另一端交给站在门口乐傻了的杨怀仁手里,正色说道:“新娘领出门,汝当好生相待,不得辜负。”

    杨怀仁恭恭敬敬的躬下腰去结果了红绸,回了一句“好的好的。”

    赵霏儿在一旁忍不住斥道:“真是笨,唱个喏都不会吗?”

    杨怀仁笑嘻嘻的重新又唱了个“喏”,才被两位王妃赶着出门。

    赵霏儿似乎不舍得何之韵出门似的,刚才被杨怀仁欺负的事情也抛在了脑后,蹦蹦跳跳了跟了上来。

    只是王妃觉得她失了新娘家的礼仪,唤她回来,赵霏儿不服气的跟王妃求告道:“母妃,杨怀仁家的婚宴肯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他拿了王府那么多东西,这次还不去他家吃回来?”

    两位王妃都笑了,这个宝贝女儿太顽皮,不过想一想她说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只是她若是一个女儿家就这么跟着迎亲队伍出去,也太不像话了。

    王妃拉住了赵霏儿,在她耳边低语几句,赵霏儿笑眯眯的点点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里,不知干什么去了。

    杨怀仁前边拉着红绸边走边纳闷,他不得不承认他对宋代这时候的结婚礼仪所知甚少,起码跟他所知道的出入太多。

    难道自己的媳妇,不是自己背着走出门去吗?怎么是一个老婆婆呢,就不怕她那么大年纪伤了腰?

    看看左右无人,杨怀仁偷偷小声把心中的疑问告诉了背着何之韵的那位老妇人。

    老妇笑眯眯的答道:“新郎官真会打趣,这道礼节虽然不在周礼之上,但是民间早已经盛行多年。

    新娘子出娘家们,要‘好命婆’背出门去,寓意把‘好命婆’的好命传给新娘子。

    老妇是开封府出了名的‘好命婆’,连生了八个儿子呢!”

    杨怀仁讶异的长大了嘴巴,随即哈哈大笑出来,“这个礼节我喜欢,今天您老人家算是出了大力了,一会到了杨府记得去柜上领赏,这个红包绝对不能省!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