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闹洞房
    ,!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话说人生四大喜事,杨怀仁在这一天里遇上了三样。

    久旱逢甘霖和洞房花烛夜,这两条不用过多赘述,对于一个单身多年的迪奥斯男士来说,能在同一天里同时实现这两个愿望,可谓人生幸事。

    至于金榜题名,说起来杨怀仁本来没打算参加科举,虽然他的理由是为了厨艺事业,实际上是即便他去参加现在的科举考试,凭他还没认全繁体字的基础,也考不出什么功名来。

    不过官家头午赏赐的赐同进士出身的名头,也让他不用考试便有了一个进士出身的身份,虽然他不愿意真的出仕做官,但是有这么个名头撑场面还是足够了。

    他乡遇故知,这种事假如真的发生了,杨怀仁估计能吓死,如果有个他那个时代的人也跟他一样穿越来到大宋,而且还能让他遇到,那他也不用混了。

    杨怀仁走进自己的房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整个房间全部笼罩在一片鲜艳的红色之中,烛台上两支足有两尺长,直径寸许的大红蜡烛噼啵作响,让整个气氛更加暧昧起来。

    杨怀仁牵着自己的新娘子坐到婚床上,紧张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期盼了多年的时刻终于来临了,他却看着眼前的美人儿手足无措了。

    是不是应该先揭盖头?正犹豫之间,门外冲进来几个人,都是杨家的邻里街坊的小孩子,而且全都是些男孩子,他们将手里攥着的东西向婚床上撒了过来。

    “撒床”的习俗杨怀仁知道,闹洞房的人把红枣啊,瓜子啊,莲子啊之类的喜果撒到婚床之上,寓意祝福新人早生贵子。

    他们便撒边用稚嫩的童声唱起了祝福的曲子:

    “一把撒得鸳鸯成对,两把撒得凤凰成双;

    三把撒得欢天喜地,四把撒得儿女成行;

    五把撒得吉星高照,六把撒得福寿安康;

    七把撒得多子多福,八把撒得金玉满堂;

    九把撒得万事如意,十把撒得富贵无疆。”

    唱完了这帮小孩子们却不肯离去,眼巴巴的等着杨怀仁掏赏钱。

    杨怀仁看看本来干干净净的婚床上被他们撒得铺了一层各色喜果,连自己的发上都插上了不少瓜子,顿时跳了起来,床头早放好了一罐铜钱,他抓起来便向这帮小屁孩们撒了回去,嘴里笑哈哈的嘟囔着:“哥刚做的发型让你们撒满了瓜子,哥拿铜钱撒还了你们!”

    转眼间罐子里铜子儿被他撒出去大半,孩童们嘻嘻哈哈抢完了落在地上的铜子儿才一哄而散。

    杨怀仁撒钱撒的过瘾,正要追出来继续撒,赵頵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前,急忙拦住了他。

    “新姑爷啊,你是不是傻啊?”

    杨怀仁心道你倒来的挺快,对于赵頵的话,他毫不在意的说道:“不就几个铜钱嘛,一罐子全撒出去也没有几贯钱。”

    赵頵摇摇头笑道:“说你傻你还不承认,我问你,你手里撒出去的是什么?”

    杨怀仁愣愣的答道:“铜子啊……”

    “你知道啊?你在琢磨琢磨!”

    “哦……”

    杨怀仁恍然大悟,铜子不就是童子吗?仔细一想刚才那个环节,一群童子来撒床,床头上放着一罐子“铜子”,这时再去体会其中意味,他忽然就明白了。

    中国人的传统之中,总有些事情,做的极其隐晦,细想一下才明白这种民间风俗的有趣之处,便是用生动的小环节来暗示洞房之夜,一对新人要做什么。

    看起来似乎有些粗俗,实际上是一种最直接的最美好的祝福。

    杨怀仁这下捂着手里的罐子可不肯再撒了,好东西要留着给自己的新娘子才对,嘿嘿。

    这时候游将军领着几位老大人也来到洞房门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简单见过了嘉王爷,就把杨怀仁往洞房里赶。

    杨怀仁本来觉得还是人家游老将军有眼力见儿,可接下来从老将军嘴里说出来的话,差点让他气得背过气去。

    “杨家小子,别以为你现在是五味子了,老夫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你不抓紧洞房在门口磨磨蹭蹭干啥呢?还是个爷们不?赶紧去洞房,洞完了麻溜去给老夫做鱼脍,外边那条鲔鱼早敲开了,现在化得可差不多了。”

    我了个去,杨怀仁心道,这姓游的老头子是孙猴子派来捣乱的吗?老老实实吃你的喜酒就是了,想吃鱼脍,起码等哥洞房完了再说啊。

    “几位大人,喜宴虽说不是小生亲自操刀烹制,可是那些菜式也都是随园里大厨们的精心之作,味道绝对可以保证的……”

    没等他说完,游师雄摆摆手打断了他,“说起来你家随园的菜式,做的就是比别家好吃一些,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们几个老家伙今日上午见了你在大殿上制作鱼脍,哪里有心思去吃别的东西?

    今天是你小子大婚之喜,老夫就是再不讲理,也得让你先洞房完了再说。

    这么办吧,你速速去洞房,我们几个在门外等你便是,当然,你看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肯定也不好意思洞太久了不是?

    给你一刻钟的工夫,洞完了就去给我们做鱼脍!”

    哎呀我这暴脾气,杨怀仁顿时感觉怒气攻心,你们这帮子老家伙们太过分了啊,闹洞房也没你们这么个闹法,为了吃那点鱼脍,难道连洞房都不让哥洞舒服了吗?

    什么叫给我一刻钟的工夫?哥年轻力壮,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怎么不也得洞个三五七个时辰?

    好吧,这么吹牛确实有点过了,就算不洞上三五七个时辰,起码也的给哥整整一个时辰吧?

    哥前世二十八年,加上后世这几个月积攒的精华,就算不来个梅花三弄,最少也得来个梅开二度吧?

    一刻钟,够干嘛的啊!?

    可不管杨怀仁想怎么去辩驳,他又怎么不满,游师雄一双大手推着他倒退着回到婚房里,然后又从外边关上了房门。

    “记得是一刻钟,别磨蹭了,到了时辰老夫便来抓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