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婚宴自助餐
    ,!

    为了保留体力晚上干好事,杨怀仁觉得分割这么大一条鲔鱼的重任,是时候交给徒弟们了。

    厨房里的大长案摆了出来,杨怀仁只负责按照鱼肉的大致分类把一条二百多斤的鲔鱼分割成半尺见方的大块,然后对徒弟们教导了一番切片的方法,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处理了。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如果按照正常的步骤,厨房里每出一道菜,都要有传菜的仆子或丫鬟去分别上桌,人手是远远不够的,否则有的桌上还没来得及上菜,前边上了菜的早已经吃完了。

    杨怀仁想到了后世自助餐的方式,一来可以避免浪费,二来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三来嘛,每个到场的宾客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和喜好选取自己喜欢的菜式。

    这个方法一宣布,宾客们不但没觉得奇怪,反而纷纷称赞杨怀仁这种分餐制遵循了先秦古礼,在这种成亲的场合,反倒是非常讲究的礼仪。

    这样一来,这场婚宴的精彩程度直接提升了一个档次,比起旁人家简单的饮宴来,杨府的婚宴上还能欣赏到鱼脍这种美食的制作过程,宾客们不但能享受美食,而且还见识到了杨怀仁赏心悦目的刀法,更加让大家觉得这场婚宴形式新颖,气氛也更加热烈起来。

    而宾客们,不管是庙堂之上的勋爵高官还是市井之间的平头百姓,都依次排着队经过长案,喜欢吃什么,就取什么,秩序井井有条。

    最受宾客们喜欢的一道菜,自然是金枪鱼鱼脍。不论是沾了芥末汁的赤身,还是直接食用的中肥,还有需要微火炙烤一下的大肥,都是供不应求。

    好在那条鲔鱼足够大,每人一份,二百多斤的一条鱼也足够了。所有的宾客都是第一次吃到这种来自深海的美味,无不赞叹杨怀仁的高超厨艺。

    杨怀仁对自己聪明才智感到十分满意,看着宾客们享受美味之后的满足的表情,他也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感。

    婚宴从下午一直进行到日落,气氛也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降温,反倒因为供应充足的随园春美酒,更加热烈起来。

    杨怀仁觉得一个好男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疼老婆。他单独留下了一块最好的大肥鱼脍,吩咐丫鬟悄悄给洞房里等待的何之韵送了过去,从早上到现在,估计韵儿也一定饿了,让她吃得饱饱的,过会儿也有体力不是,嘿嘿。

    李烟牛他们几个真是好哥们啊,中午的时候替杨怀仁挨了打,眼下他们又尽力的给杨怀仁挡酒。

    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凡是来到婚宴的宾客们酒足饭饱之后,都少不了来给新郎官敬酒,除了恭喜他新婚之喜,更多的是表示对这场饕餮盛宴的感谢。

    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喝得醉醺醺的样子,李烟牛他们几个都替杨怀仁接了过去,直到游师雄老将军走到面前。

    林冲现在已经进了龙武卫做了个枪棒教头,对这位游老将军是早有耳闻,他本想替杨怀仁挡下这杯酒,却被游师雄一胳膊扫到一边。

    “你们几个小子以为我不认识你们呢?老夫要跟新郎官对饮一杯,我看你们谁敢阻拦!”

    游师雄征战沙场多年,虽然已经五十五六岁,却依然老当益壮,瞪起铜铃般的大眼珠子转着圈一扫,自然不怒自威。

    按照军中的规矩,虽然游师雄不是他们接的直接上司,但谁也说不定早晚就成为他麾下的一员,将军下了命令,宗泽和卢进义也不敢再上前阻拦了。

    杨怀仁见这杯酒是躲不过了,只好笑眯眯的接过游师雄手里的酒杯,一仰脖子就喝了个底朝天。

    喝完了杨怀仁把酒杯倒置示意自己喝得一滴不剩,才说道:“多谢游老将军赏光莅临,小生先干为敬。”

    “哈哈,”游师雄大笑道:“好小子,够意思,你家这随缘春真是太够劲了,老夫喜欢的紧,不如明天你随便送上几车到我府上来。”

    靠,打劫呢?杨怀仁心道,没想到遇上个跟自己一样既喜欢耍无赖又喜欢占便宜的人。

    见他发愣,游师雄又端起酒坛给杨怀仁盛满了一杯,再次送到他手里,“来来来,再陪老夫满饮一杯!”

    “慢着!”

    杨怀仁可不敢再喝了,四五十度的随园春,后劲还是很足的,这么喝下去,不出三杯他就得犯迷糊,这不耽误正事嘛。

    他笑嘻嘻的凑到游师雄耳朵边悄悄说道:“游老将军,小子酒量不济,实在不能再饮了。

    既然将军喜欢我家的随园春,过几日小子便差人送上几十坛最好的最够劲的随园春到老将军府上去,老将军放小子一马如何?”

    游师雄满意的一笑,捋着胡子笑道:“哈哈,看把你小子紧张的,还怕老夫再去听你洞房不成?

    你把老夫当什么人呢?光听有啥意思?不闹上一闹,哼哼……”

    哎吆我去,杨怀仁不得不服游师雄这老头老奸巨猾,讹了自己几十坛美酒,这话里话外,是便宜没占够呢。

    指望李烟牛几个,是拦不住这老头的,老头一瞪眼,这几个武举人都得在他面前认怂,这可咋整啊,总不能由着这泼皮似的老头子给自己洞房来个现场直播吧?

    “游将军,我服了,你是我亲大爷,说吧,你还要什么,只要小子我能做到的,绝不说个不字。”

    游师雄听了这话乐了,拍着杨怀仁的肩膀打了个酒嗝,吹着胡子说道:“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老游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就冲你喊我一声大爷,你这个侄子老夫认了。

    老夫也没什么急事,等新娘子三朝回门之后,你拉着美酒去老夫府上一趟,老夫自有事情让你出主意帮忙。

    只要你帮了老夫这个忙,老夫亲自去官家面前替你请功,你这个五味子的爵位太他女良的难听了,哪有男人把滋阴补阳的中药名字当爵位名字的?也难怪你半刻钟就洞完了房呢。

    事成之后,老夫替你求皇上给你换一个好听的爵位,嘿嘿……”

    靠!还惦记着这事呢,这事要让传出去让外人误会了,杨怀仁还要不要活了?可他尴尬的刚想去找老头子解释清楚,游师雄已经哈哈大笑着跑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