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度蜜月
    ,!

    云山远天窣窣雪,窗外梅花点点红。

    “娘子,事到如今为夫有件事情,实在是不能再瞒你了,其实,话说,实际上……

    为夫是一个画家,嘿嘿……”

    看着爬起身来正在穿衣的何之韵,杨怀仁右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一脸的坏笑,左手扯起床上铺着的一块白绢,上面正是新娘子昨夜破瓜之后的点点落红。

    何之韵穿上衣服,听到杨怀仁的话语,觉得哪里不对,以她对杨怀仁的了解,他当厨子可以说她是没见过比他当的好的,虽然他读过些书,原就有个秀才的功名,但是论起行文弄墨的事情来,杨怀仁还真不是那块料。

    她扭过头来,忽然看到杨怀仁正在欣赏那块白绢,霎时羞臊的全身通红,急急从他手里夺过那张白绢来,快速而仔细地叠成了方块,塞进了一个小布袋里,锁在了柜子中。

    杨怀仁被她忸怩的神色撩拨的又是一阵心慌意乱,趁何之韵不注意,突然一把伸出胳膊搂住了她的纤腰,猛一用劲,便把她整个人儿揽入了怀里,然后霸道的在她天鹅般雪白的脖颈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娘子,这就是你不对了,喜欢为夫的大作,要收藏的话嘛,就直接跟哥说,咱马上就给你再画上十副八副的梅花图,还不是小事一桩?嘿嘿……”

    “官人,别……”

    何之韵忙挣脱了他嬉笑着跳起身来,又去拿了套新衣衫准备给杨怀仁穿,“官人,这都日上三竿了,奴家还没有给婆婆请安敬茶,要让别人笑话的。”

    “哎呀,谁笑话啊,新婚燕尔,人之常情嘛,哈哈。”

    “官人还要讥笑奴家,还不都怪官人昨夜……”

    说到这里,何之韵想起昨夜之事,颊上似是火烧一般,再也说不下去了,抬起头来正看到杨怀仁满心期待地笑眯眯的看着她,似是等着她说昨夜的事,一时羞赧得双手把俏脸儿捂了个严严实实。

    想笑就笑呗,这有什么难为情的?

    杨怀仁觉得,夫妻之事,原就是人之常伦,再说这还是私下里开玩笑而已,也是颇有情趣意味的,何况昨夜哥只是初试身手,将来哥十八般武艺全部使出来,看你怎么招架,哈哈!

    听到杨怀仁和少夫人已经起床了,早在门外伺候的小丫鬟们也拍门进来,端来了热水,侍奉两人洗漱更衣。

    尽管何之韵才十七岁的花样年纪,但新梳的流云飞升发髻,象征着她已经从一个花季少女,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成熟女人。

    其实无论是什么样的发式,在杨怀仁眼里,何之韵都一样的美丽可人,特别是昨夜之后,他觉得韵儿更加有了女人味道,动静之间,都让他无比的沉醉。

    老夫人早已经在正堂里凝神坐定,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欢喜之色,或许,她又在联想着膝下子孙成群的美景了。

    时辰确实已经不早,作为新妇,何之韵起了这么晚,难免在老夫人面前有些羞愧。

    恭恭敬敬施礼奉茶,何之韵喊了一声“婆婆”。

    杨母心情甚好,双手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接过了那杯媳妇茶,放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茶水里明明没有放糖,却是满口的香甜。

    “好,好,好媳妇儿,昨夜,辛苦你了……”

    何之韵听了羞得不敢抬头,只是轻轻“喏”了一声。

    杨怀仁就在一旁偷笑,不光她辛苦,我也辛苦,有些来自千年后的新姿势,其实是十分耗费体力的。

    敬完了茶,杨母又领了杨家新妇第一次祭拜了祖先,才心疼的让他们回去多休息。

    杨怀仁这个来自现代人的,对新婚最期盼的事情,除了洞房花烛之夜之外,自然还有度蜜月的事情。

    何之韵不知“度蜜月”为何物,虚心向她的夫君请教。

    对于这种问题,杨怀仁一定会事无巨细的给她解释清楚,可刚解释了一半,何之韵就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软了,吓得赶紧求饶。

    “官人不要,若是像你说的,度蜜月便是要日日夜夜行周公之礼,即便奴家是修炼过武功可以承受的住,官人身子可是承受不来的。”

    “开玩笑……”

    杨怀仁故意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你真当夫君是浪得虚名吗?想当年……

    呃……,好汉不提当年勇,就说眼前,你看着我瘦瘦的,其实这叫精干,昨夜那点儿事,哥只不过用了一成的功力,说起地上功夫,为夫自然不如你。

    若是说起床上功夫,嘿嘿,为夫只告诉你一句话,为夫功夫实在是‘一般一般,全国第三,老大已死,老二已残’……”

    说完了杨怀仁觉得这话有点吹过了,而且最后一句也有语病,老二已残那是叶公公,跟自己又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男人嘛,总要吹牛打屁的,这才是男儿本色嘛。

    实际上何之韵嫁给杨怀仁之后,因为她之前当过山贼,所以更加下了决心将来做一个好媳妇,自然是更加注重为人妻的礼仪,加上当时正是程朱理学刚开始盛行之时,妻为夫纲的道理,她还是很在意的。

    所以其实无论杨怀仁说什么,她都会遵从,只不过想起杨怀仁口中的“度蜜月”来,作为一个女人,难免有些羞怯。

    当然,何之韵也不是没有办法岔开话题,转移杨怀仁的视线,尴尬之间,她想到一件事。

    “官人,听说昨日成亲,不少大官贵人送来了不少礼物,不如官人去点算一下……”

    “对啊!”

    杨怀仁拍着自己的脑袋叫道:“昨天那帮土匪们把哥家里吃得毛都不剩,福禄寿喜几个听说昨夜都是饿着肚子睡下的,连那么值钱的一条大鲔鱼差点连骨头都给啃了,他们若是送的礼金轻了,为夫挨家挨户找他们算账!”

    说完了杨怀仁立即转身,提着裤子迈着大步向账房走去,何之韵觉得杨怀仁不肯吃亏、性格耿直的样子十分好笑,在他背后掩嘴轻笑。

    可走出去几步之后,杨怀仁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喊了一句:“蜜月为夫是一定要度的,你不要以为逃得了哦,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