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奇怪的汉子(求首订!)
    ,!

    至于三朝回门给赵頵回点什么礼物的问题,杨怀仁一点儿也不苦恼。

    给王爷送金送银,不太合适,太俗。说起来他根本不缺黄白之物,整个大宋江山都是他家的,他也不稀罕那点金银。

    送点书画什么的,应该比较雅,而且赵頵也喜欢,可惜杨怀仁的水平也就画个小鸡吃米图可以,至于其他的,画出来估计得归类到抽象派的范畴里,把这么高深的艺术形式提前**百年展现出来,想想还是算了,浪费宣纸。

    所以,不如实实在在亲自给嘉王爷一家子做一顿好吃的来的实在,而且这礼物送得有心,现如今能吃到杨怀仁亲自做顿饭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两位不怎么出门的王妃估计会喜欢的不行。

    事实证明,杨怀仁的礼物确实送的讨人喜欢,几份鮓一做,加上辣子红油,赵頵一家子人吃得跟上了天一般爽快。

    结果就是那一小瓷瓶子红油,被赵頵以借来研究一下的理由给昧下了,觉得得到了杨怀仁神仙师父的宝贝调味料的赵頵,十分开心自己能占了杨怀仁的便宜,之后就开始赶着杨怀仁走,生怕杨怀仁又要跟他要回去似得。

    杨怀仁没办法,只好领着何之韵告辞,临走当然也不忘又拉了一车王府里上好的宣纸。

    上回顺手牵羊拿了他家宣纸,差点被赵霏儿绑到小烟屋里毒打,可这回是没人敢拦了,郡主都学乖了,那些小内侍小丫鬟们自然也不会拼着命守护主子的财产,反倒是赵頵怕杨怀仁赖着不走,亲自放下身段,也一同来帮着搬运成卷的纸张。

    一路推着杨怀仁走出了王府大门,看着“新姑爷”前脚刚迈出那道高高的门槛儿,赵頵和他宝贝女儿就一人一边关上了大门,从门缝里笑嘻嘻地跟杨怀仁告别。

    杨怀仁只好苦笑,值当的不?真当哥是土匪呢?哥比土匪有文化,有文化的土匪最可怕,半瓷瓶子红油你还当宝贝了,哥家里还一大锅呢,哈哈。

    问明了地方,马夫又驾车来到了游师雄的府邸。

    比起王府的高墙大院来,游师雄这位大将军的府邸就差得远了,同样是在达官贵人聚集的北城居住,但是院子看起来就朴素了许多。

    或者是人家游老将军清廉吧,或许人家长期在外,京城的家里反而成了个临时落脚的地方,所以就没有大肆修葺。

    敲了门,也不用送拜帖,将军府的门房听了杨怀仁的名字,就直接把他俩往院子里带。

    将军府的院子也不怎么大,只比杨府那三亩多地的院子稍大一些,走几步就到了中堂。

    杨怀仁奇怪的是,自从进了将军府的大门,除了这个门房,一个人都没见着,在中堂里落了座,连个奉茶的丫鬟都没有。

    何之韵忍不住问道:“官人,你确定这就是秦凤路行军大总管的府邸?”

    杨怀仁疑惑的点点头,这地方虽然是一路打听问路寻来的,但是进门之前,的的确确看到了门楣上的匾额,写的是“游府”。

    姓游的本就不多见,何况是一个当了将军的人?所以应该没有搞错。只是这位游总管,似乎太抠门了点,难不成来了客人,连杯茶水都没有吗?

    忽然听到堂后传来一阵哐哧哐哧的脚步声,杨怀仁抬眼望去,一个身形高大,却一脸白色不知什么粉末的的大汉走进了中堂。

    这人一甩头,满屋子里都飘粉子,惹得杨怀仁连连咳嗽了几声。

    “小子,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

    这人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接着走到杨怀仁身前,搂着他就往后宅里走。

    杨怀仁被突如其来这么一揽给吓坏了,心道这人是谁啊,在家没事沾了一身白面子是干啥呢,难不成是扮了白脸的曹操唱《孟德献刀》呢?

    何之韵见自己相公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揽着身子就要走,一个健步冲了过来,伸手就去拉这汉子。

    这奇怪的汉子被何之韵这么一拉,才反应过来屋里还坐着一个女人,想想自己刚才的举动确实有些失礼,这才不好意思的放开杨怀仁,胡乱用衣袖蹭了蹭脸上的白面儿。

    等他擦完了脸,样子却更加好笑了,一张皮肤黢烟的大脸,脸中间算是擦掉了白面儿,四周和头发上仍旧一片白色,乍一看像是个白毛烟脸的大狒狒。

    这汉子看上去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明明在家里,脚下却踏着一双行军打仗的链子靴,上身一套灰色的麻布衣服,像是军伍里的打扮,当然也已经沾满了白面,难怪他走起路哐哧哐哧作响了。

    他看到何之韵的样子,先是一惊,随即抱拳施礼道:“在下种师道,现任秦凤路提举常平之职,方才一时情急才冒犯了杨大官人,还惹了夫人不高兴,还望见谅。”

    种师道?杨怀仁觉得以前听说过,貌似是个北宋末年的著名将领,没想到现在他是游师雄麾下的一员将领。

    其实说将领也谈不太上,从杨怀仁对宋代官职的了解来看,某某路提举常平,是个财务官,还算不上将领。

    只是秦凤路是大宋西部边陲的一个路,常驻了许多边军,这个提举常平,也算的上是军事官员,应该负责后勤诸事。

    杨大官人?杨怀仁觉得这汉子对自己的称呼有点好笑,看来有了钱有了地位,连称呼都升级了,只不过听到“大官人”这三个字,他总是联想起王婆是怎么戳弄着西门大官人去勾引潘金莲的一副画面来。

    “原来是种将军,小生有礼了”,说着杨怀仁叉手施了一礼,“不知游将军身在何处,种将军又如何认得小生呢?”

    种师道爽朗的笑道:“哈哈,杨大官人不必拘礼了,昨日杨大官人成亲,在下也有幸去府上讨了杯喜酒,兴许是混在人群里,所以大官人不认识在下罢了。

    游将军嘛,此刻正在偏院里等候杨大官人呢,只是一时走不开,特遣了在下来请杨大官人前往。”

    “哦?不知游将军有何事相邀?”

    “哈哈,请随我移步偏院,一看便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