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游师雄的发明(求首订!)
    ,!

    杨怀仁有些迷糊,游师雄不出来见客,却派了个种师道出来请他去偏院,看他一身奇怪的打扮,更是搞不懂了。

    穿过中堂进入中院,再经过一条古朴的廊道,就是游府的西偏院了。

    偏院里游师雄同样没有穿居家的舒适衣袍,跟种师道一样的穿了伍里的一身麻衣的打扮,独自推着一个大青石的碾子,不知道在压什么粮食。

    杨怀仁携何之韵上前跟游师雄见过了礼,才看清楚游师雄一圈一圈转着碾的,正是普通的麦子和大米。

    他这边先把脱了皮的麦子和稻谷用一个大石碾子碾压成碎粒,种师道再用旁边的一个磨盘磨成粉末,种师道那一身白面子,正是这种小麦面粉和大米粉的混合物。

    杨怀仁看着游师雄一个快六十的老头亲自推碾子,弄的自己一头大汗的样子,心里觉得既奇怪又好笑。

    北宋的粮店里,不但有脱皮的麦子和稻谷,也已经有了碾磨成粉的面粉和米粉售卖了,虽然价钱上比麦子和稻谷稍微贵上一些,但是对于住在城里的百姓来说,省去了自己把粮食买回家再费时费力磨成粉的麻烦。

    游师雄这么大的官员,实在没有自己亲自在家里磨面粉的道理,再拉上一位下属跟自己在家里干这种粗活,就更说不通了。

    最起码,你栓头驴去拉碾子也行啊,不至于自己出了力气,还不一定比一头驴的工作效率高。

    听说过有人家心疼牲口,舍不得自家牲口干活怕它们累着的,但你一个大将军,也抠门到心疼驴的份上了?

    游师雄本来满不在乎的,看见何之韵站在杨怀仁身后,才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家里的,府上来客人了,快快出来请去后宅里用些点心啊!”

    别看游师雄年老,中气那是足的很,这一嗓子极具穿透力,震得站在他身边的杨怀仁耳朵里嗡嗡乱响。

    说话间一位穿着朴素衣衫的老妇人走了进来,看样子应该是游夫人了,何之韵忙上前屈膝低身福了一礼。

    游夫人见了何之韵甚是喜欢,拉着她的手就往后宅里走,“老头子粗鲁惯了,也不怕后生笑话,来来,跟老妇去后宅里用些茶果,听说你们昨日新婚,新娘子可真是好看啊……”

    何之韵抵不过游夫人的热情,回头看了眼杨怀仁,等到杨怀仁微笑着点点头,她才放心的跟着游夫人走出了偏院。

    “游将军,昨日宴席上你说要小生帮忙,不是要小生来帮你拉碾子吧?小生说起来是个百无一用的读书人,这种活计,小生就算有心帮你,却也是有心无力啊。不如小子去买头驴送给游将军如何?”

    看着那个直径足有两尺,宽也有两尺,大约得有一二百斤重的大青石碾子,杨怀仁头上就冒冷汗,心道你个老头子,想把哥当头驴使唤呢,哥可不干。

    游师雄从杨怀仁的神色里,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横着眼睛笑骂道:“你小子想啥呢,老夫怎么会把你当驴使唤?

    你看你这个瘦鸡仔的样子,怎么敢跟驴比?再说老夫还差一头驴钱不成?

    对了,先说说,你家的好酒拉来了没?”

    杨怀仁木然的点点头,指了指门房的方向,“拉来了,卸在您家门房那边了。”

    “好,好,好,你小子守信,是个好小子。”

    杨怀仁觉得游师雄差不差一头驴的钱,他是不知道的,但是游师雄的确是生活的很简朴。

    听说他有七个儿子,个个都是允文允武的好汉,此时这几个儿子们都已经成年,或考中了科举在地方做了小官,或投军从戎,游师雄虽是品秩很高的高级武将,却没有一个儿子成了纨绔,游家的家风如此,的确让杨怀仁敬佩不已。

    游师雄从腰间抽出一块布巾,抹了把额上和脖颈上的汗水,“今天我请你来,是有别的事情向你小子请教。”

    杨怀仁看看他俩刚磨出来的那些面粉和米粉混合的粉末,寻思着不会是要跟我学做点心吧?

    若是这样,那倒简单了,想当年为了讨妹子欢心,杨怀仁可是没少在点心制作方面下了苦功。

    “将军请说。”

    游师雄从另一边的一个簸箩里,抓了一把白色的半寸见方的小方块出来,张开手送到杨怀仁面前,说道:“你看,老夫最近日夜琢磨,终于琢磨出一种军粮来,喏……”

    “军粮?”

    杨怀仁满脸疑惑的从他手心里取了一块小白色方块出来,放到鼻孔下面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

    宋代的军粮是什么样的杨怀仁没见过,但是后世的军粮是啥样,杨怀仁是吃过的,去野外宿营,总会带一些压缩饼干来有备无患。

    游师雄发明的这种军粮,单从外观上看,和后世的压缩饼干是有些相似的,只不过见过了他们的制作过程,尝了尝味道,发现这混合粉块是加了盐的,但是却是生的,杨怀仁对这块白色小方块就不是很有信心了。

    杨怀仁疑惑之间,游师雄却骄傲的介绍道:“咱们军伍里往常的军粮,都是直接用些粮食,装到一个布袋子里,随身携带,可以随取随用。

    但是这种老办法,弊端也很多,特别是在西北边军那边,已经完全不适应大军作战的需要了。

    在塞外荒芜之地作战,不像关内可以随军携带大批的粮草,战场上瞬息万变,需要各军各营协调作战,军队的调动很频繁,如果随军携带大批粮草,大军的移动就不灵活迅速了。

    所以在塞外作战,兵士们都是随身自带军粮,由于身着铠甲,还要携带兵器和盾牌,有时候还要背上许多其他的物资,而能随身携带的粮食,最多也只能带半个月的量。

    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一场仗打下来,就一定在这半个月之内,如果超过了这个时限,在塞外再去运送粮草,一是很难找到大军的驻扎所在,二是需要大量的军队护卫,浪费了大量的作战兵力。

    老夫就想制作一种更方便携带,又能用最少的重量同时又能让士兵们吃饱的军粮,这段日子老夫在家制作出这种压紧的粉块来,算是有了些眉目,只是味道上差了点。

    小子,既然你精于厨艺,不如你给老夫出个主意,让这粉块像你家牛肉面一样好吃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