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杨母教子(新书上架,求订阅!)
    ,!

    辞别了游师雄和种师道,杨怀仁便带着何之韵往家走。

    可走到半道上,突然感觉脑袋好像被个绿皮红瓤的大西瓜砸了一下,而且那绿皮大西瓜落下的劲儿也够寸的,半扇西瓜像是个大帽子留在了脑袋上。

    让游师雄给我赔儿子,怎么这话听着越来越奇怪呢?自己他姥姥的又范二了,这是病,得治啊。

    虽然说二货青年欢乐多,但如今是在宋代,杨怀仁的身份地位也越来越高,且不管那个五味子的小小爵位能不能衬托他的贵族范儿,那个赐同进士出身的功名,可是非常能拿得出手的名分,起码跟后世的研究生毕业差不多。

    且不管这名头有些名不副实,但既然是文化人,就要有个文化人的样子,在家也就算了,出门在外的时候,可不能冒冒失失教人看了笑话。

    去杨家庄子度蜜月之前,最让杨怀仁挂心的事情,便是随园的经营。

    其实要说经营方面的事,杨怀仁是不担心的,自从王明远做了随园的掌柜,随园的生意就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

    加上杨怀仁近期两次厨艺比试都获得胜利,无论是官宦贵族圈子里还是市井坊间的百姓们,对事情添油加醋一番炒作,随园的名声就更大了,生意也蒸蒸日上,大有赶超各大名楼之势。

    鮓的做法其实不难,主要在于腌制和最后抹上的红油,杨怀仁早已经教给了羊乐天。

    这个看上去木讷的徒弟,其实挺有做厨师的天赋,平时也非常的勤奋,做什么事情都非常让杨怀仁放心。

    明天是第一天提供鮓的日子,今天就有三四百份报价送到了随园。按照暗拍的规矩,选出来十份出价最高的报价,然后在大门外的公示板上公示,以显暗拍的公正。

    价格上来看,有些出乎杨怀仁的预料。如果不算上辣椒在这个年代的稀缺性,一份鮓的成本,其实也就一贯钱的样子。

    杨怀仁预计最后得拍的价格,也许能比成本翻上几十倍,顶多一百倍,一份鮓卖出一百贯,已经是十分罕见的天价了。

    实际上那三四百份报价里,竟然没有一份低于一百贯的,最后得拍的第十名,出了三百贯,而第一名,竟然出到了八百贯!

    太不可思议了,八百贯钱,可以在大宋最的城市开封府里买上一座像样的院子了,杨府那座宅子,价值也不过一千贯。

    这个时代的确物产丰富商业发达,有钱人也多,商人们在读书人眼里地位低贱,却有大量的财富。

    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或者说得流行一点,叫秀存在感,商人们就只有通过一掷千金这种方式,来满足那种虚荣的心理需求。

    比如能竞拍到随园的鮓,就是一种最直接的方法。

    在商言商,价钱是买方自己出的,作为卖方的杨怀仁按说不该有心理负担,但是杨怀仁想到了那些还勉强生存在温饱线上,甚至更穷苦的百姓,他有些犹豫了。

    杨母看到儿子似有心事,便让儿子陪她上街走走。

    杨母出身一个农户家庭,嫁给了身为读书人的杨父,才渐渐有了些见识。

    最开始来到东京城的时候,杨母也流露出不少小地方人那种短视,有些守财奴的性格,但时候久了,心底那种出自穷苦人家的秉性,就不断显现出来了。

    秋天的过午,有些凉风,提醒人们冬季就快要来临,是时候添衣了。但阳光依旧和煦,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让人感觉十分惬意。

    蔡水河畔不少士子们紧张的准备着即将到来的秋试,虽然手里仍然不离各色的折扇,却也无心悠闲打风了。

    河边不少贩售文房四宝的店铺,生意正是好的时候,同样还有一些卖些小吃的小贩,大声跟路过的人们推销着自己的手艺。

    “娘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萝卜糕,娘今天领你去吃。”

    母亲平实的话语,却充满了对儿子的慈爱,杨怀仁点点头,“徐家大娘的糕饼铺子就在前边。”

    杨母摇摇头,“徐家的萝卜糕,一块要五文钱,咱们去张家小乙哥的摊子上去买,他家的萝卜糕便宜,只要三文钱。”

    杨怀仁有些不解,若是以前,杨母为了省钱,多走上一段路去买更便宜的东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同了,杨府里有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银,还会在乎那两文钱吗?

    何况徐家糕饼店的萝卜糕卖的贵,是有道理的,有铺子的店里制作的东西,用料上更好一些,口味也肯定比小摊子上卖的萝卜糕好一点。

    从做生意的眼光看,就算两家出售的萝卜糕品质没有任何差异,杨怀仁觉得这种价格差异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从成本上做比较,两家也不同。

    杨母看着他疑惑的表情,不禁莞尔,抚着儿子的手点了点头,示意让他听娘的。

    杨怀仁报以微笑,随了母亲的意思。

    张家小乙哥的摊子上,刚出炉的萝卜糕摆了不少,却没见有几个人去买。

    杨母热情的跟张家小乙哥打了招呼,把他家的萝卜糕全部买了下来。

    张小乙非常开心,对杨母是千感万谢,并表示亲自给杨母送到府上去。

    杨母摇摇头,“老身有儿子帮我背回去,不劳烦小乙哥了,你早些回家陪你娘子去吧。”

    杨怀仁听了母亲的话,有些不明白,虽然十几斤萝卜糕并不算多么重,但是既然人家张小乙肯免费送货上门,母亲为什么要他亲自背回去呢?

    杨母缓缓的给他说道:“儿子,你不明白为娘为什么要你亲自背回去吧?”

    杨怀仁难为情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杨母语重心长地说道:“张家小乙哥的媳妇儿前段时间刚给他家添了个胖小子,早点让他收了摊子回家陪他娘子,也是我们能做的一件微小的善事。

    现在你身份不同了,官家赐了爵位,赏了功名,娘知道你志向高远,也许这些在你眼里都不算什么,但是在寻常百姓看来,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官人了。

    娘以前说过只希望你平平安安过一生就好,不愿意你去接触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掺和那些娘弄不明白的事情。

    可是从你成亲那天来了那么多人,娘就知道了,你不是个普通人,你将来的成就,可能娘都想不到。

    娘要说的是,不论将来地位多高,多么有钱,别忘了身边那些百姓,他们才是天地之间最重要的。”

    杨怀仁默然。他终于明白了母亲此行的目的,道理或许很浅显,但正是这些浅显的道理,是最容易被忽略的。

    他背上那包萝卜糕,陷入了沉思。将来会怎么样?他又将在这段历史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