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压缩饼干
    ,!

    忙活到中午,杨怀仁也不单独开小灶,而是跟作坊里午休的工人们一起吃大锅饭。

    看了他们的伙食,杨怀仁就生气了,不敢对老李头这位老人家发火,逮着花闹两个臭骂了一顿。

    “咱家是干什么买卖的?我一个开饭馆的,自家庄子里的人就吃这些东西?”

    花闹两个很无辜,但是面对气得冒烟的杨怀仁,也不敢反驳,一言不发的低着头挨骂。

    见家主来了真火气,老周和老钱两个年纪大点就出来认错,说是宅子里做饭的都是原来南阳郡王府的帮厨,原来就是干点洗菜的活计,抓他们来做饭,确实味道上不好吃,跟花闹两个并没有多大关系。

    这时候,不论杨怀仁带回来的人,还是原来庄子里的庄户,第一见家主发脾气,也吓得不敢言语,愣愣的坐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老李头资格老,只有他敢站出来给花闹两个解围。

    “东家,其实这就吃的不错了。

    俺们庄户人家,不比城里人一日三餐,原先一天就吃两顿饭。

    太阳出来了,早早的起来下地干活,吃一顿干的,太阳落山了,下了工回家就喝顿稀的,天一擦烟就上炕睡觉,也就不觉得饿了。

    自从您买下了庄子,开了作坊,作坊里干活的庄户们才能多吃上一顿晌饭,您爱惜自家庄户,俺们都知道,打心底里感激您。

    您看看这锅里的饭食,俺们自己家哪有这么好的大米吃,还有两个鲜菜,时不时的还有肥猪肉吃,这就比我们过年吃的还好了。

    您不知道,那些没有进作坊干活的庄户,可羡慕着哩。”

    杨怀仁眼睛里不知道怎么就湿了,胸膛里边难受。老李头的话确实是实话,但是他听到耳朵里就是不舒服。

    大宋很富裕,很繁华,但是这种富裕是相对的,最基层的农民和百姓们,生活还是很困苦,能吃饱饭,就是他们最大的追求了。

    东京城里的繁华,容易让人忘记了这一点。就像再璀璨的烟火,也不能点亮所有的烟夜。

    食物的生产者,却挣扎在温饱线上,这是不合理的。国富却没有民富,这才是大宋最大的问题所在。

    当朝堂上那帮大佬们还在争论用新法或者旧法治天下的时候,当高高在上的太皇太后和皇帝想着怎么掌握最高权力的时候,他们忘记了一个国家的根基——民以食为天,国以民为本。

    可笑的是杨怀仁即便想对农户们好一点,也成了难题,弄不好又要授人以柄。

    饭是吃不下了,越想越来气,杨怀仁觉得现在必须得找点事干,好分散注意力。

    正好瞧见游师雄,干脆拉着老头子去试验压缩饼干的制作方法。

    大中午的,游师雄就喝得晃晃悠悠的,这老头真会赚便宜,上午刚蒸出来的新酒,他就寻了个大海碗自顾自的舀着喝,完全不当自己是外人。

    那新酒可是五十多度的,就算他是海量,三碗高度酒吃进肚子里,也难免醉醺醺的。

    不花钱白喝了许多好酒,这种事游老头是不肯错过的,作坊里的人看他一身军伍的打扮,又是跟着家主一起来的庄子,也没有人敢拦着他。

    杨怀仁虽然拉了他来帮忙,其实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结果吃醉了酒的游师雄酒品差的一塌糊涂,絮絮叨叨啰嗦个不停,根本没有杨怀仁插嘴的份。

    是个男人,都会吹点牛,要是喝醉了酒,这牛就得吹的在天上飞来飞去。

    一开始老头子说他年轻时单枪匹马一挑三干翻四五个西夏骑兵的时候,杨怀仁还多少有点相信,到后来他说到曾经徒手撕蛮子空手接白刃之类的经历,杨怀仁只好专心去准备压缩饼干的材料,手撕鬼子这么牛的功夫,这想象力得有多么爆炸。

    回忆了很久,杨怀仁想起了他吃过的压缩饼干包装外边的配料表。

    主要原料是小麦面粉,食用油,砂糖,水,芝麻和食盐,这些大致按照10:2:2:1:0.5:0.1的比例,和成面团。

    根据杨怀仁以往的经验,和饼干用的面团,应该先放油把面和匀了再加水,而且必须是温水,不然面容易结块。

    当面团和到没有显著粘结,就可以压成半寸厚的面饼进行烤制了。

    由于面饼含水量不高,烤制的温度一定要把握好,温度低了需要时间太长,温度高了会导致表皮和内部受热不均匀,导致外边都烤糊了,里边还说不定是生的。

    为了试验的需要,面饼被切割成三块,放在一个分层的铁架上,然后放入烤炉中慢火烤制。

    大约小半个时辰,从外观上看,最靠近火焰的面饼表面已经开始发出焦烟色了,杨怀仁才把铁架取了出来。

    最下层受热最高的那一块,明显就是烤糊了,中间和最上层的面饼虽然成熟度有些不同,但应该都可以食用。

    这两块分别放到鼻孔下面闻一闻,油香和面香还是能让人满意的,掰下一个边角放到嘴里尝一尝,味道虽然也不算好吃,但是跟后世的压缩饼干味道已经很接近了。

    下一步是磨粉和二次压制成型,杨怀仁累了半天,突然想起来游师雄的唠叨声不见了,转过头去看时,老头子倚在墙上睡着了。

    靠,哥们忙了半天,头疼胳膊酸又大汗淋漓,生炉子还抹了一脸灰,还不是因为答应了帮你的忙?你倒好,自个儿吃酒吃高兴了,吹了漫天牛,吹累了就呼呼大睡了。

    想去喊醒了游师雄让他去磨粉,可看着老头子睡的香甜,也不知道做梦吃了啥好东西,时不时的还吧唧几下嘴,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杨怀仁又不忍心了。

    “唉……为什么哥天生就是劳碌命啊。”

    无奈叹了口气,还是得自己亲自……去喊个人来帮忙磨粉啊。

    本来想去抓个壮丁,结果出门就遇上李烟牛正陪了李妈妈在庄子里走了一圈刚回来。烟牛哥哥实诚人,听说杨怀仁需要壮劳力,自然要自告奋勇。

    撸起袖子,粗烟健壮全是腱子肉的胳膊露出来,李烟牛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两块烤制好的面饼用小磨盘磨成了粗粉。

    杨怀仁又找来临时的模子和木槌,实行最后一步,压制成型。

    当大拇指般大小的历史上第一块压缩饼干问世的时候,游师雄这老头就万分巧合的睡醒了,眼睛里完全没有惺忪之态,逛荡着几步便冲了过来,抓起一块压缩饼干就塞到了自己嘴巴里大嚼起来。

    游师雄嚼了几下两条粗眉毛飞了起来,瞪大了眼珠子欣喜的说道:“香香甜甜的,真好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