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鸡蛋糕与怕老婆
    ,!

    赵煦和赵頵大老远跑到杨怀仁的庄子里来,目的很明显,就是一个字,吃。

    “听说杨兄庄子里有个温泉鱼池,鱼池里养了不少河豚,不如今晚上就吃河豚鱼脍如何?”

    赵煦仰着脑袋把话说得云淡风轻,十足的皇帝范儿。

    可杨怀仁忙活了一下午,又和面又烧炉子,光压制这种活,就十分耗费体力,胳膊早已经酸痛难耐。

    “徐兄你看我现在胳膊发颤手发抖,我宰杀的河豚,你敢吃吗?

    你可千万别说你敢,你敢吃我还不敢给你做呢!哥们刚成亲,大把好日子等着我呢!”

    赵煦想想杨怀仁说的有道理,毕竟他的身份太特殊了,就算是微服出宫,也是有一队大内侍卫偷偷跟着,贴身的内侍苏桂更是形影不离,要吃点什么东西,也是要苏桂亲自试过了没事,才让他这个官家食用。

    不过赵煦好不容易明天旬休不用上早朝,借了去皇叔家的借口才偷偷跑出来,又颠簸了三四十里地路来到杨怀仁的庄子上,如果吃不到点什么新奇的美味,那也太亏了。

    杨怀仁也想到了这一点,抠了抠脑门子,又有了个新主意。

    “既然徐兄和赵兄来了我家庄子,作为主人,总不能让你们空腹而归,必须得让你们大饱口福,好一尽地主之谊,也省的你们说我杨怀仁抠门。

    河豚鱼脍是肯定吃不上了,不如我弄两样新鲜玩意出来,让你们换换口味。”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赵煦和赵頵觉得,既然没有鱼,有熊掌也不错。

    蜜汁熊掌这种名菜,杨怀仁自然会做,可惜没有最重要的材料熊掌,眼前就有面粉,庄子里有正在下奶的母牛,烤炉也点上了,不如就做点鸡蛋糕。

    **蛋糕的方法很多,因为没有现代那么方便的设备,只能利用现有的器具做家常的一种,而无论用那种方法,最关键的就是整个过程不能沾水。

    四五个鸡蛋,打出来把蛋黄好蛋清分离,分别盛放在两个干燥的大碗中。

    先用三根筷子分开,并列着来搅打蛋清。没有打蛋器,手动搅打的过程是十分累人的,幸好杨怀仁有烟牛哥哥这个好帮手。

    打蛋清的过程中,蛋清打匀时要加一勺细砂糖,接下来就用用力快速搅动了,蛋清打到起泡,再加第二次细砂糖,然后一直搅打到整个蛋清全部成了白色泡沫状,以能够不加外力而立起筷子来为准,这时才算完成。

    蛋黄是先加一勺细砂糖,然后慢慢打匀,接下来往蛋黄液中加一勺黄油,照例轻轻打匀,然后加入两到三勺鲜牛奶,搅拌均匀。

    用面粉筛,往蛋黄液中筛入大约所用鸡蛋总重量三分之一的细面粉,把三分之一打到发泡的蛋清也加进来,搅拌均匀。

    最后把搅拌好的面糊全部倒入剩余的发泡蛋清中,翻拌至均匀,杨怀仁取出他特制的平地圆筒形原来用做熬汤的汤锅,先在汤锅底部抹一层黄油,先把锅预热一下,然后把面糊倒入锅中。

    上炉之前他把锅往地上轻轻摔了几下,目的是震出糊糊中的气泡,然后加盖密封,放到火炉里跟刚才没有烤糊的饼干差不多的位置,固定好了就可以了。

    大约烤制了四分之一个时辰之后,杨怀仁取出锅来,盖子打开,一股诱人的香气就飘散了出来,让闻到味道的众人纷纷忍不住吞咽了一嘴口水。

    倒过锅来把烤好的鸡蛋糕倒出来,冷却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看到杨怀仁拿出他的柳叶儿刀来切鸡蛋糕,赵煦,赵頵和游师雄很自觉地排着队站在杨怀仁身后等候,李烟牛虽是个武举人,可这院子里就他身份卑微,他只好站位队尾。

    一个皇帝,一个王爷,再加上一个大将军和一位武举人,仿佛按身高列队一样,流着口水等着分鸡蛋糕吃,场面可谓既奇葩又好笑。

    可偏偏分蛋糕的人分的不公允,差不多一尺多见方的一大块鸡蛋糕,被杨怀仁分成了三份。

    他唤来了院门外的两个丫鬟,吩咐她们一份送到了后宅里,给家里的女眷们先尝尝鲜,第二份吩咐送去给庄子里的管事们,算作犒劳,最后才把剩余的一份又切分成了五份,五个大男人,正好一人一份。

    游师雄早馋的不行,听杨怀仁先把第一份送去了后宅里,就吹着胡子对他嘲笑起来。

    “哎呀,我说小子,老夫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你小子竟然是个惧内的人啊,哈哈,你说你学谁不好,偏偏去学河东狮裙下的陈季常?”

    中国古代,有“妻管严”这种病的名人还真不少,从春秋时期的著名勇士专诸,到唐朝的宰相房玄龄,从汉高祖到隋文帝,都是惧内的名人。

    而北宋最出名的妻管严,非陈季常莫属,河东狮吼的典故大家都知道,但是这个故事里其实还蕴藏着个大道理,那就是交友不慎毁一生。

    陈季常这个大损友,便是当代的文坛领袖苏东坡。

    其实怕老婆这种事,关上门在自个儿家里玩玩跪搓衣板的游戏,博得老婆一笑,是既陶冶了情操,又添加了生活情趣,只要外边人不知道,作为大老爷们,也没什么好羞臊的。

    但是偏偏苏东坡碰巧碰见了,还作了首诗绘声绘色的描画出陈季常怕老婆的那一幕,以苏东坡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首诗被他的学生们竞相传诵,没多久满天下人就都知道了陈季常是个怕老婆的主。

    甚至惧内这个词,在这个年代有了它的专属名词,叫“季常癖”。

    杨怀仁不是陈季常,游师雄也不是苏东坡,杨怀仁绝对没有半点要取代陈季常大宋第一妻管严地位的意思。

    “老游啊老游,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杨怀仁一边分着蛋糕一边板着脸说道:“你没有东坡先生那点墨水,你一个粗人,难道还想给我作首诗不成?

    疼老婆是一个男人最优秀的美德,懂不懂?不懂你可以向嘉王请教请教。”

    嘉王爷怕王妃的事情,官宦贵族圈子里也都知道,只不过他身份地位特殊,没人敢笑话他罢了。

    杨怀仁可不在乎,轻松转移了目标,心中偷着乐道:哥轻松一句话就能找到个背锅侠,虽然说起来这么做不太地道,但是哥是有原则的,宁做损人的,也不能做被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