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君子不食溷腴
    ,!

    烤肉,后世又叫烧烤,可以算是最早的经过烹饪的菜肴。

    当人类第一次学会使用火,通过烤制的办法把食物烤熟来食用,不仅仅是结束了茹毛饮血的原始习惯,更因为烤熟的肉类中的蛋白质更容易被人类所吸收利用,促进了人类大脑的进化,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加速了人类文明的发展。

    杨家庄子里的牛是耕牛,这个是不敢杀了吃肉的,杨怀仁还不想挨板子。但是庄子不像城里有羊肉鹿肉可以选择,杨怀仁只能烧烤最普通的猪肉。

    从古至今,烤肉的方法都很简单,支起个架子把肉放在上边烤,或者把肉切成块,用竹签或者木签穿成了肉串再烤制,根据口味加上些食盐和香料就可以。

    不过杨怀仁因为有了辣椒面,今天的烤肉可以说是十分接近后世的烤串的味道了。

    五六斤半肥的猪肉串烤好了,盛到一个大簸箩里端上了桌子,新出锅的随园春斟满了酒杯,伴着门外淅淅沥沥的秋雨,这场bbq可谓充满了小资情调。

    在座的五人中,赵煦年纪最小,但论起地位,却是以赵煦为尊,所以大家都等着他先吃第一口。

    赵煦看了看簸箩里还在滋滋响着,撒发着诱人香气的猪肉串,似乎有些迟疑,站在他身后的苏桂走过来想替赵煦先试吃一下,可等看清楚了桌上的猪肉串,本来就十分阴郁的脸色直接变的灰里透着烟,对杨怀仁大有不满。

    “杨大官人,你也是个读书人,难道不知道官家不能吃猪肉吗?

    圣人有云,‘君子不食溷豚’,这个简单的道理,你难道不懂?”

    杨怀仁讶异,自从他来了大宋,确实听说过有些文人和官员们一些奇怪的习惯,比如不吃猪肉。

    市井里贩售的肉类,主要就是猪肉、羊肉和鸡鸭肉,其他的牛肉,鹿肉和兔肉也有,但是数量不大。

    价钱上看,牛肉因为都是行商从北边草原上收购回来牧养的牛所产,所以价格最贵,羊肉其次,猪肉最便宜。

    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大多也只吃得起猪肉,所以猪肉的圈养量和贩售量也最大。

    实际上,对于皇帝来说,他在饮食习惯上受到的这种人为限制,属于被那些朝堂上遵循圣人之礼的大儒们给道德绑架了。

    《礼记·少仪》中的原话,是“君子不食溷腴”,《说文解字》中对这句话的释义,是“君子不食圂腴,注云周礼畏作豢谓犬豕之属食米谷者也,腴有似于人秽……”

    意思是说,猪狗的食性是杂食的,近似于人,君子应怀着对同类的仁爱之心,不食用它们,后来这句话的意思逐渐演变为一种思想,表示君子应该独善其身,不与肮脏的人或者事情沆瀣一气,与吃不吃猪肉并没有多大关系。

    但是唐宋时期的一些大儒,对这句话有了新的个人观点,擅自把那句“君子不食溷腴”改成了“君子不食溷豚”。

    偏执的认为这就是圣人说读书人身为明理之人,应当堂堂正正,干干净净,猪啥脏东西都吃,“牧豚人”喂猪都用些泔水之类的脏东西,所以猪肉也是脏的,不应该吃。

    当然北宋的大儒大文人有很多,对圣人之言也有不同的理解,像以二程为代表的洛派便是最大的一支,另外还有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新派,以及以苏轼为代表的蜀派等等不同的流派。

    洛派就坚持文人不吃猪肉的观点,而蜀派就不这么认为。元祐初年,宰相司马光去世,因为丧葬当日能不能吃肉的问题,洛派和蜀派还发生过一次较大的论战。

    眼下朝堂上洛派的领袖程颐是大学士,其他几位宰相和高官也出自洛派,加上洛派门生故旧遍天下,所以他们的观点在读书人中得到了普遍的推广,他们自然会影响到官家,所以赵煦从小到大没吃过猪肉,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这种问题其实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却影射出朝堂上那些大人物的思想固执和守旧,保守一派不光对皇帝进行了道德绑架,也同时绑架了整个大宋读书人的思想和习惯。

    既然已经影响了皇帝都不吃猪肉,那么大宋的贵族勋戚,也一同被保守派绑架了,也不足为怪。

    事实上猪作为三牲之首,从先秦到前唐,都是中国古代人的主要肉类摄入的来源。大量的古代典籍中纪录了古人圈养猪,食用猪肉的事情。

    《大雅》中对春秋时期皇室和诸侯贵族的生活饮食习惯记载中,大量出现了猪肉;

    《荀子》和《孟子》中也有人不分高低贵贱皆食猪肉的观点;

    北魏农学巨著《齐民要术》中更是详细记录了猪的饲养以及食用方法;

    《新唐书》中也有唐中期时,朝廷设立官圈养猪,把猪肉作为年节时对官员赏例的记载。

    所以到了宋代,理学的兴起,反而从思想意识上限制文人和皇室贵族食用猪肉,看起来这种思想教化是有些迂腐固执的。

    杨怀仁觉得赵煦不是一般的可怜,不光没见过猪跑,连猪肉都没吃过,这个皇帝当得处处受限,可谓窝囊。

    “大道理我是不懂,我就知道这么好吃的东西,不吃可惜,至于徐兄嘛……你爱吃不吃,哥们吃爽了你别馋就行。”

    说罢杨怀仁双手各抓起一串猪肉串来,右手上肉串咬一口,又换左手上的肉串咬一口,低头去吸溜一口杯子里的美酒,故意一边吧唧嘴一边嘟囔着“嗯,啊,好吃!”

    游师雄和李烟牛是练武的粗人,本就不在乎这个,见杨怀仁吃得满嘴流油,早已是口水横飞,也学了样子抓起面前的猪肉串大嚼起来。

    赵頵看了一眼大侄子,狠咽了一口口水,似是再说“这回你要自己决定,皇叔可帮不了你了,我再不吃,这么好吃的东西都让那三个吃货吃光了”,然后也抓起了一串肉串十分享受的吃了起来。

    赵煦有些犹豫不决,回头看看身后的苏桂,又回过头来望了望门外的大内侍卫,生怕这事被他们传到了那些大学士的耳朵里,他们将来又要跟他啰嗦个没完没了。

    杨怀仁摇了摇头,抓了一把肉串,给门外的侍卫和苏桂每人几串塞到手里,“好东西大家一起吃嘛,来来来,都尝尝。”

    杨怀仁的话似乎还不是很起作用,苏桂更是惊恐地长大了嘴巴,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杨怀仁抓住时机,把苏桂手里的那串肉串突然一下送到他嘴里,然后大声说道:“你尝尝,这是特制的羊肉,味道和普通的羊肉不太一样罢了。

    既然苏公公替官家尝试过了,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说完也不顾苏桂嘴巴抹上了辣椒面,正辣的直吐舌头又舔嘴唇,杨怀仁又拿起一串肉串塞到赵煦手里,大气凛然地对他说道:“放心吃吧,谁他姥姥的回宫乱嚼舌头说今天吃的不是羊肉,下次就割了他口条烤来吃!”

    赵煦也不知怎么了,心里觉得杨怀仁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

    终于连恐吓带忽悠,让赵煦人生第一次吃到了猪肉,杨怀仁觉得自己这挂了羊头卖猪肉的买卖,做的非常划算。

    都说男人与男人之间,能关系好到做兄弟的,不外乎“一起开过档,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瓢过昌。”

    今天杨怀仁跟小皇帝一起吃过了猪肉,也算是跟他上了同一条船的死党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