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幸亏这年头没有肥皂
    ,!

    有些人,见过了就永远也忘不掉那种美丽;有些东西,吃过了就永远也忘不掉那种味道。

    烤猪肉串的美味,终归战胜了赵煦从小就接受的那些教条,而且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冲破了条条框框约束的滋味,就像一只在笼子里惯了很久的小鸟,被放出来那一刻,便冲向了本该属于他的那抹淡蓝色的宽广之中。

    一个人,能痛痛快快做一件事,或者吃一顿饭,都是极其爽的一件事。

    有时候越是人人抢着吃的东西,就越觉得好吃,最先烤出来的一簸箩猪肉串,没多久就被消灭了个干干净净,杨怀仁又去烤了四五斤猪肉串,才把这几个吃货的肚子填饱。

    赵煦吃的肚子鼓鼓的,当他一边摸着肚皮一边剔着牙的时候,完全没有半点一个皇帝应该有的威严,完全一个普通少年人的肆意和放纵。

    游师雄这是第一次接触辣椒,也完全没有被这种火辣的口感所吓倒,反而更是多吃了几杯酒,享受那种更刺激的感觉。

    只有赵頵似是有些心事似的,仔细砸吧着嘴,好像想清楚了一件事,他打劫了杨怀仁那一小瓷瓶子红油,和今天他烤猪肉串时撒上的那些红色细面儿,是同一种原料制作出来的。

    既然杨怀仁有这种秘密的原料,他准备寻个合适的机会再打劫一次,反正虱子多了不觉得咬,打劫了多了也就不觉得可耻了。

    雨一直在下,天已经烟了,庄户们入了夜也很少点灯,整个村庄都进入了一片静谧之中。

    第一场秋雨,总是凉了大地,同时把湿润的空气变的有些冻人。

    杨怀仁觉得这样的雨夜,引一泓温泉水,躺在心上人的怀里泡个澡,是一件极其美艳又舒坦的事情。

    错就错在不光他一个人在这样的雨夜里有了文艺情调,赵頵和赵煦也是这么想的。

    游师雄原本是很畏惧官家的,作为一个老将,虽然平时做事粗鲁了些,但是对于君臣之礼还是不敢懈怠。

    可今日兴许是吃多了酒,一张烟脸似也红润透亮,眼神迷离之间,仿佛因为五人之中他就是长者,对另外四个人指手画脚地说道:“小子们,杨家小子这宅子后边有温泉水,既然咱们吃饱喝足,不如就去热汤子里泡上一泡。”

    哎呀我去,杨怀仁使劲挤紧了眼皮,愁得他想哭,和老婆洗鸳鸯浴是啥画风?和四个大老爷们一起泡热汤子又是啥画风?

    游师雄这个臭老头子,哥真是看错你了,外表长得五大三粗,说话也粗俗不堪,没想到你竟然还懂得养生。

    李烟牛飞快的起身跑出去安排了,赵頵和赵煦喝得也糊里糊涂,听说能泡温泉,觉得游师雄这主意不错。

    杨怀仁想跑,一帮大老爷们一起泡个什么劲啊?可腿没拔起来,就被游师雄一胳膊揽住了肩膀,并且扶着他晃来晃去的迈步,想是老头把他当做了人肉拐杖。

    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一切的智谋都显得微不足道了,逃是逃不了了,杨怀仁只好仰天长叹,自从认识了游师雄,自己就迈入了苦命人的行列。

    大宅子里原本就有挖好的人工水池,从温泉里引出了一支溪流,引入到这个池子中来。

    池子用青石砌成两级的阶梯状可以供人坐在池中,顶上盖一个亭子,四周再围上草席帷幔,就是一间专供庄园的主人泡温泉之用的温汤室。

    五个大老爷们脱了衣服泡在汤池中,帷幔外边还有跟随官家来的侍卫们把守,场面说起来总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肥皂还没有发明出来,但古人洗澡并非没有清洁用品。

    像北宋年间,南方使用皂荚作为清洁用品就已经非常普遍,而北方则多用“猪胰子”洗澡洗手。

    不过猪胰子也不是很便宜的,普通百姓刚刚能用的起,而更穷苦一些的百姓,像庄户人家,就用淘米水或者谷糠来洁净身体。

    而富贵人家,则多用兰草加入到洗澡水中,并且给洗澡起了个雅名,叫做“浴兰”。

    像皇帝王爷这个级别的,洗牛羊奶浴或者花瓣浴,还能增加体香。

    而洗温泉,其实什么都不用加,泉水中富含的矿物质元素,在持续的温水中就是很好的清洁剂。

    杨怀仁忽然想到他作为来自现代的人,又是一个化学实验课的绝对好学生,发明肥皂这种事,其实对他来说并不难,只不过用猪油作为主要原料,在这个年代从成本上讲,似乎贵了一些。

    但是在有钱人众多的东京城里,不管制定什么样的价格,只要广告做到位,还是有很大的商机和市场的。

    不过回到眼前的场景,杨怀仁就得庆幸眼下还没有肥皂这种东西了。

    游师雄今天似乎过的很爽,喝多了酒又是他那副臭吹牛的德性,徒手撕蛮子的故事比上午的时候说得更加出神入化,画面里他简直就是一尊天神。

    杨怀仁对于这种严重违反科学规律的事情,他只有嗤之以鼻,倒是没怎么离开过开封府的赵頵和赵煦,听得入了神,激动地时不时把温汤拍得啪啪作响。

    烟牛哥哥紧握了双拳,似乎代入到了游师雄的故事里,仿佛游师雄先把一个蛮子“刺啦”一声撕成了两半,他又抓过来再“刺啦”一声撕成了四片。

    直到游师雄口沫横飞地撕了二百多个十尺那么高的蛮人汉子,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样子他是准备为中国篮球做出最突出的贡献,在他的故事里,但凡不是宋人,只要身高超过两米的歪果仁都被他撕得差不多了。

    眼看他就要撕出地球,撕向宇宙,杨怀仁是实在也听不下去了,赶忙在三观尽毁之前,逃离这个残忍的现场。

    雨仍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开始变的清冽起来,正是这种清冽的凉意,让刚从温汤里出来走出帷幔的杨怀仁,感到非常舒爽。

    不过这种凉爽是暂时的,呆在冷雨里时候一长,就容易受凉。

    踩着湿哒哒的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杨怀仁更加没有睡意了,反而感觉更加精神了一些,泡过了温泉,连原来的酒意也渐渐变淡了。

    远远的看到自己的屋子里朦胧的有些亮光,杨怀仁心中既惊喜又温暖,何之韵还在等待着她的新郎君,也许想搞清楚蜜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