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虎口拔牙(下)
    ,!

    游师雄那是见过大场面的,遇到这种事情,他动都不动,斜眼瞅瞅杨怀仁,在瞅瞅杨怀仁身边的赵煦和赵頵,择着胡子微微一笑,只等着看好戏。

    赵煦第一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想到杨怀仁做菜的确有一套,这次他倒要看看杨怀仁又怎么样解决这个麻烦。

    遇到了这种事,比起生气来,杨怀仁更多的是无奈。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很平凡很懒散的普通人,对于国家大事,有些情怀,甚至有些愤青,但是终究对自己的能力是有个清楚的认识的,做几道菜喂饱几个吃货他绝对没问题,对于类似的麻烦事麻烦人,由于他太懒,也实在不想招惹。

    不想归不想,喜欢清静不代表就可以躲过这些难缠的事和无理取闹的人。

    在他的信念里,是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做人准则的,可是总有人欺负到他的家人和朋友头上来,这就是他不能容忍的了。

    杨怀仁右手边一位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军,左手边一位是当今官家,一位是堂堂王爷,他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这位来闹事的锦衣公子,就算再牛逼,能牛逼过皇帝去?

    人要装逼不难,难的是装逼要装得云淡风轻,还要潇洒自如。

    李烟牛夺下了锦衣公子手中的马鞭,满脸怒意的把那根马鞭狠狠的扔在地上,“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就打人?”

    锦衣公子阴着脸看着李烟牛,见面前的汉子个头高大,身体强壮,脸上只是凝眉冷冷一笑,跟身后的几个随从甩了甩手,两只伸长了舌头呼哧呼哧喘着气的烟皮大狼狗被牵了出来。

    “怎么,你这烟厮还想管本公子的闲事?你以为你多长了几两肉就能惹得起本公子了?也不打听打听本公子是谁,竟然敢对本公子无礼,怕是活腻歪了吧?”

    那两条大狼狗样貌凶残,呲牙裂嘴狂吠起来,绷紧了全身健肉,好似马上就要挣脱了套绳,向李烟牛扑咬过来。

    李烟牛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想起杨怀仁和官家就在身后,又站定在原地,摆出了架势,等待迎击恶犬的袭击,心里想着恶狗咬伤了自己不要紧,但是万一伤到了官家,连累了杨怀仁,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院子里的人都被两条恶犬的凶恶样子吓的不轻,纷纷缩身后退回避,有几个胆小的甚至脚下拌蒜,狼狈的摔倒在地。

    锦衣公子见状又一次哈哈大笑,咧着嘴的样子极其可恶。

    杨怀仁回头跟一个家仆小声吩咐了几句,然后才拍着手站了出来,歪着脑袋笑嘻嘻地跟那位牛逼哄哄的大官人说道:“这位官人真是天下第一奇人也!小弟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知这位官人高姓大名啊?”

    锦衣公子转头看看杨怀仁,只不过一身寻常的书生打扮,跟他一身锦衣华服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心道这庄子里真是穷乡僻壤怪人多。

    “就你一个小破秀才,也配知道本大官人的名讳?你说本官人天下第一奇人,倒是有些见识,本官人在贺州时……”

    哎吆我去,这人还真奇葩,杨怀仁心道,谁还有空听你讲故事啊,真他姥姥的自恋到家了,这是握鞭握习惯了,自己和自己洞房洞多了洞傻了吧?

    “不错不错”,杨怀仁打断了他的故事,指着锦衣男子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这位官人一看就是个奇人!大家知道为什么吗?”

    赵頵看杨怀仁这表情,就知道这小子肚子里有憋着坏水呢,也不知道方才他偷偷跟下人说了啥悄悄话,想想好像是在拖延时间去让人取什么物件出来。

    赵煦以为杨怀仁会叫了自家的护院和这蛮横无理的纨绔子弟打上一架,却怎么也搞不明白杨怀仁为什么又要赞这纨绔上一个奇人呢?

    游师雄乐呵呵的起哄问道:“为什么啊?还请这位小哥徐徐道来。”

    杨怀仁回头望了望偏院的月门,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让他心中有数,这才回过头来抿嘴一笑,“大家都听说过狗仗人势,今天小生可算是开了眼界了,竟然见到了传说中的人仗狗势,哈哈……”

    杨怀仁一番话说完,围观的众人想想他说的确实既有趣,又贴合眼前的状况,忍不住放声笑了出来。

    锦衣公子本也有些好奇这小书生为什么说他是个奇人,等小书生解释完了,才反应过来这是他在拐着弯骂自己,被众人这么一笑,顿时感觉掉了面子。

    他平日里仗势蛮横惯了,怎么能忍得了,气急败坏的叱喝道:“你好大的狗胆!连我贺州小老虎孟度都不放在眼里,今日便让你知道你胆大包天虎口拔牙的后果,就是死!”

    说完他放开了两只恶犬的套索。

    恶犬刚一摆脱了束缚,便立即向杨怀仁奔跳过来,露出尖锐的獠牙,凶狠的蹬飞出团团尘土,眼看着顷刻之间就要咬到杨怀仁。

    人群里一阵惊呼,特别是烟牛哥哥大叫不好,赶忙冲过来想把杨怀仁救下,可人怎么可能比两条恶犬跑的快呢?

    赵煦也傻了眼,他没想到杨怀仁竟然这么鲁莽自大,这时再要命令随身的侍卫去救杨怀仁已然也来不及了。

    他紧张的抓紧了身边皇叔赵頵的手臂,紧咬着牙关,睁大了双眼,企盼他这个唯一的不把他当官家看待的朋友可不要就这么白白枉送了性命。

    说时迟那时快,面对冲过来的恶犬,杨怀仁拔腿就向方才他偷瞄的方向跑,边跑边把手指放在嘴巴上打了一个呼哨。

    “嘘……”

    正当众人吓得闭紧了眼睛不敢看这残忍的一幕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之声传来,两只猛虎从杨怀仁头顶飞跃过去,张开了血盆大口,把两只早已吓得肝胆俱裂,却停不下来向前奔突的恶犬,一口撕了个血肉模糊。

    杨怀仁这才回过头来,拍拍臭蛋和毛球的脑袋,脸上淡淡一笑,又重新向孟度的面前怡然自得地慢慢走了回来。

    “刚才好像有人说要虎口拔牙来着对吧?哦,原来是这位孟大官人,来来来,这里有两只老虎,你随便选一只,给大爷表演个虎口拔牙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