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妹夫干翻大舅子
    ,!

    可恶之人必有可爱之处,杨怀仁觉得这句话也可以改成可恨之人必有可笑之处。

    孟度以前什么“贺州小老虎”的江湖名头,杨怀仁是没听说过的,甚至连贺州在哪他都不知道。

    但就是这个姓孟的贺州小老虎,见了真老虎,就像是见了太上老君的照妖镜一般,立即就露出了原形。

    臭蛋和毛球只有一岁半,也还未成年,但是这几个月来,二丫是什么好吃就拿什么喂他们,随园里厨房熬汤剩下的大骨头棒子,也吃过不少,如今已经是体型巨大,身长早超过了一个成年人的身高。

    撕碎了两条恶犬之后,臭蛋和毛球的牙缝里,还残留着些恶犬的碎肉和鲜血,张开大嘴,满口的血腥味,只冲孟度呼一口气,就把他吓得双腿瘫软,一屁股砸在了地上,裤裆下边也渐渐地湿了一大片。

    “吆,孟大官人,你这是干吗呢?”

    杨怀仁讥笑道:“你不是贺州小老虎吗?怎么,见了真老虎就变纸老虎了?

    让你表演虎口拔牙,不是表演老虎撒尿,你你你,你不按常理出牌啊,哈哈……”

    孟度吓得浑身发抖,没有了半点刚才的威风,结结巴巴哀求道:“本官人,啊不不,鄙人只不过路过贵庄,路上走的口渴,特来讨碗酒喝……”

    “讨碗酒喝?有你这么讨酒喝的吗?”

    围观的众人对孟度刚才的所作所为都十分愤怒,异口同声的质问道。

    杨怀仁捡起地上的马鞭,抬手甩起来“啪”地打在了地上,“那小生也口渴了,而且渴的厉害,也跟孟大官人学学,向孟大官人讨上个七八十碗酒吃吃,如何啊?”

    孟度一听吓得抬手捂脸,心道他的马鞭并不像寻常的用柳条或者草绳编织的,而是用坚韧的熟牛皮编制而成,这要是挨上他七八十鞭子,还有命活吗?

    “鄙人错了,求这位小官人看在官家的份上,放鄙人一马。”

    杨怀仁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赵煦。赵煦也蒙了,这个叫孟度的他根本从未见过,更谈不上交情,为何他如此说辞?

    仔细一想,孟度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凭空捏造个他跟官家的关系,既然敢这么说,就肯定内有隐情。

    “官家?”

    杨怀仁不敢大声鼓噪,在场的人太多,而且赵煦就在现场,让别人知道这人跟官家有关系,无疑是等于他刚才打了官家的脸,这种事,还是低调点好。

    “嗯嗯”,孟度点点头,“鄙人孟度,家父是贺州团练副使孟广明,祖父是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孟元。

    舍妹孟晓婉,已经被当今太皇太后选入宫中,年底就要跟年满二八的官家大婚,被册封为皇后是早晚的事,到时我就是国舅。

    你今日放我一马,我就当没有这回事,如若不然,我孟度将来飞黄腾达之时,一定让你们庄子鸡犬不宁。”

    我靠,杨怀仁心里骂道,这熊孩子竟然是赵煦的未来大舅子,今天弄的他这么难堪,不管放不放了他,他将来肯定要报复自己,不如……

    杨怀仁正遗憾眼下手里没有个手机能把这小子吓得尿裤的美好画面拍下来,将来作为要挟这小子的筹码,身后的赵煦听了孟度的话却再也忍不了了,冲过来抬起手来一张巴掌打了下去。

    “你,你,你……”

    孟度捂着脸一脸懵逼,他无法相信他说了他未来官家大舅子的身份之后,竟然还有人敢动手打他,竟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杨怀仁忽然舒心如意的笑了,从头到尾,哥们可没碰过姓孟的小子哪怕一指头,只不过牵了两只小宠物出来吓吓他而已。

    而妹夫和大舅子干架,就没他什么事了,自己一个外人,没必要去掺和人家的家室拉偏架,不如后退几步,老老实实做个无辜的吃瓜围观群众。

    赵煦对他奶奶早就心怀怨恨,朝堂上不把自己当回事就算了,年底他就满十六岁了,按照惯例,作为官家的他也将在生日之后大婚。

    礼部提前两年就招选了全大宋近千名官宦之家的大家闺秀,最终遴选了一百名知书达理,仪态大方,身材匀称,姿色上佳的美女入宫。

    而在今年年中,高太后就选定了未来皇后的人选,正是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孟元的孙女孟晓婉。

    这就是做一个皇帝另一个可悲之处了,他们的老婆,都是被长辈们和元老大臣们选出来的,很多时候,到大婚那天,连这个女人的样子都没有见过,就更谈不上有感情了。

    赵煦想起自己的老婆自己都决定不了,本就很气恼了,结果这个女人的家人在她还没有成为皇后之时,就已经如此肆无忌惮,欺压百姓,若是将来孟晓婉当了皇后,不知道他的家人要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

    想到这里,赵煦更是瞋目切齿,抓住孟度的衣领,“啪啪啪啪”连着甩了他十几个耳光,到最后打得自己手都肿了,才把被扇得口鼻流血、迷迷糊糊的孟度扔在地上。

    本来这一天多来,赵煦在杨家庄子吃喝玩乐都挺开心的,甚至可以说是他登基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没想到被这个仗势欺人的未来大舅子给搅和了,再也没有了心情留下来。

    尴尬的跟杨怀仁作别,赵煦立即准备回宫,赵頵摇了摇头,也跟着赵煦回城。

    孟度的随从看着主人这么无情的被人羞辱,却因为杨怀仁身边蹲着两只老虎,不敢上来护主。

    等赵煦走远了,他们才战战兢兢上前扶起了晕厥过去的孟度,从随身的水壶里倒了水出来把他浇醒。

    孟度幽幽睁开了双眼,这才想起来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遭受了如此大辱,怎么肯罢休?

    刚晃晃悠悠站了起来,就叫嚣着要找那个扇了他许多大嘴巴子的少年人报仇。

    “你就别想着找回面子了,装逼的姿势根本就不对。”

    杨怀仁嗤笑一声说道,“再说这面子你永远也找不回来,我就做一回好人,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

    刚才打你的那个少年,就是你未来妹夫,怎么样?还想报仇吗?

    哥好心劝你一句,还是自求多福吧,笨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