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怀仁撞鬼
    ,!

    孟度彻底傻了,失了魂似的被家仆搀扶着带走了。

    臭蛋和毛球亮了相,围观的人们开始议论起来,能让两只凶猛的老虎如此服服帖帖,那么杨怀仁一定是个神仙一样的人物。

    这事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传到城里,那些御史台的官员们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要给杨怀仁安个什么私豢野兽的罪名,又要对他奏弹一番。

    杨怀仁也管不住那么老多人的嘴巴,只推说自己累了,便领着臭蛋和毛球赶紧回了后宅。

    发生了这么一件不愉快的事情,游师雄也不好追着屁股后边催杨怀仁再去做些各式口味的压缩饼干,想起来庄子里盖着的新房子,决定拉着李烟牛去帮他选一套清幽的小院。

    把两只立功的老虎交给二丫去奖赏,杨怀仁独自在后花园里找了个清静的地方,躺在草地上望着蓝色的天空发呆。

    一场秋雨之后,远天之上的北风把白云吹散成了波浪的形状,躺在地上的杨怀仁仿佛化作一条小鱼,置身水底一般。

    晴朗的天气本让人心旷神怡,杨怀仁却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历史上孟晓婉确实是做了皇后的,而她的祖父孟元也是个忠君爱国之人,老孟家更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怎么就出了孟度这么个不肖子孙。

    只不过孟皇后命运多舛,两度被废立,更见证了北宋的灭亡。其中第一次被废,就是高太后去世以后发生的。

    当时但凡跟高太后关系密切的人,不论是后宫里的后妃内侍宫女还是朝堂上的大臣将军们,赵煦都进行了无情的大清洗,孟晓婉贵为皇后,即便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好皇后,也难逃厄运。

    或许今天发生在杨家庄子里的事情,就早早的在赵煦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对她怨恨的种子。

    作为一个穿越人士,总会担心自己的行为会不会改变了历史,或者立志主动去努力改变历史,让历史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发展。

    杨怀仁本就是个懒人,也没有治国的本事,更没有带兵打仗的本领,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总是巧合的附会到了那些历史的事件中,就让杨怀仁觉得不可思议了。

    从他买下及第楼改造成随园开始,就无缘无故被牵扯到了一团总也看不清方向的迷雾之中。

    从南阳郡王赵宗楚卖官鬻爵一案,到朝堂上厨艺比试大胜倭国名厨,到今天赵煦掌掴孟度转嫁仇恨到孟皇后身上,他发现潜移默化之间,竟然是他促进了历史上这些事件的发生。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杨怀仁,这些事情也会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发生,但是现在多了他的存在,不但没有改变什么,反而让这些事情从史书上一句话的记载,变成了历历在目的真实画面。

    这严重不科学啊!

    杨怀仁再细想下去,心里就开始害怕了,难道无论他将来要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历史?那么三十多年后北宋的灭亡,自己是阻止不了了?

    或许是他多虑了,一根撬棍撬动地球的事情,虽然听起来有理论基础,也只是一种幻想,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引起风暴的事情,更像是一种传说。

    历史的长河之中,他只是一片飘落的树叶,落在水面上,荡不起什么惊涛骇浪,只能随波逐流。

    事情想多了脑壳疼,未来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人的一辈子,如白驹过隙,与其担心些看不见抓不着的东西,不如抓住当下,好好种种田,赚赚钱,多生几个儿子,享受恬淡的人生。

    梦想就是这样,有时候不需要多么大,能真正实现的,才是最实惠的。

    有张俏丽的人脸挡住了天空的景色,杨怀仁挤了挤有些麻木了的眼睛,才看清楚来人是何之韵。

    “韵儿,为夫刚想到多生儿子的事情,你就出现了,你说咱们俩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何之韵撩起裙裾坐在杨怀仁身边,羞嗔道:“大白天的,官人总是要口舌上欺负一下奴家。”

    这话……也太刺激了。

    杨怀仁想笑,有些事情只有他这个现代人懂的,对于他老婆何之韵来说,就有点太不公平了。

    “韵儿,为夫错了,为了公平起见,不如今天晚上,青庐之内,换韵儿用口舌欺负一下为夫,如何呀?”

    何之韵何等聪明的一个女人,或许一开始没有立即明白话中深意,但只消眨眼的工夫,她就完全懂了。

    夫妻之道,在于真心相待。偶尔来点新的武功姿势调剂一下枯燥单调的生活,总是有益的。

    当然,杨怀仁是绝对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龌龊的,再怎么说也是个文化人,还是有些羞耻之心的,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总想些男女之间的情爱之事,总显得有些胸无大志,不如……直接玩真的。

    何之韵从杨怀仁有些邪气的目光之中,似乎察觉了什么,不等他起身,何之韵抢先跳开了几步,带着风铃儿般的笑声跑远了。

    杨怀仁决定等到晚上,一定要好好振一下夫纲,一定要教育教育何之韵,告诉她夫妻之道在于勤的道理。

    怎么说好事多磨呢,怎么形容人走背运呢,那就是喝凉水都能闪了舌头。

    吃过了晚饭准备回房的杨怀仁,半道上就见了鬼了。

    杨怀仁是个无神论者,他记忆里那些自称是神的家伙,向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封建迷信之事,只能当做是茶余饭后无聊打发时间的谈资,或者吓唬小童让他们听大人话的小小伎俩。

    可今晚有些不同,月烟风高的光景,总是让人心生恐惧。

    已经变冷了的秋风扫落了几片树叶,树叶儿从杨怀仁眼前飞过,他只是眯了一下眼的工夫,有个烟色的人形魅影突然出现在杨怀仁面前。

    杨怀仁下意识的缩着身子往后闪退了一步,沉声问道:“你是人是鬼?你要干吗?哥们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

    就算你是个恶鬼找哥们有事,起码也得照规矩来吧?不敲门就进来,你女马没教过你礼貌是怎么回事吗?”

    杨怀仁故作镇定胡言乱语了一番,让眼前的那个烟色的鬼魅直接给跪了。

    “属下菊花内卫百户连子庚,见过特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