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杀人灭口(下)
    ,!

    八字胡认出了杨怀仁就是当日那个把九天玄铁典当给他的那个书生。

    只不过当日那个书生衣衫破旧,面黄肌瘦,一看就是个无钱无势的穷酸秀才,而眼前的这个人,荣光满面,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

    杨怀仁怕他说漏了嘴,急忙伸手卡住了八字胡的喉咙。

    “小心说话!”

    八字胡说不出话来,看着杨怀仁充满杀气的眼神,忽然觉得自己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如果能让眼前这个人给他来个痛快的,也省的在被那些恶魔们继续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现在这个样子,想活着走出这里是不可能了。如果你按我说的去做,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八字胡早已经生无可恋,迷离的眼神中,似乎看到了他惨死的家人,想想能很快下去陪他们,不再活着受罪,他艰难的点了点头。

    杨怀仁缓缓松开了卡住她喉咙的手,轻声细语的说道:“一会儿我问你当日那个把九天玄铁典押给你的那位公子的模样,你知道要怎么回答吗?”

    八字胡喘着粗气,又点了点头。

    “不错,之后我会给你点东西吃,刚开始吃过之后会有些难受,不过很快你就会摆脱这些痛苦,你明白吗?”

    八字胡知道这是给他吃毒药了,布满血污的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的不见了,仿佛看到了希望似的,嘴角竟微微上扬,流露出慰藉的笑容。

    杨怀仁往后退了一步,转身背对着八字胡,面对着牢笼之外的众内卫,装出一副残忍的样子,阴声说道:“看来本使不使出看家的本领,你是不肯交代了。

    哼哼,不知你可听说过‘千刀万剐’之刑?没听过本使就给你说说。

    ……”

    杨怀仁绘声绘色的把后世听说的凌迟的刑罚是怎么回事说了一遍,说到受刑的人一刀一刀被割肉,割上足足一千刀才受尽折磨而死的时候,八字胡早吓晕了过去。

    连子庚和另外几位内卫们,成为内卫之前就被训练过怎么刑讯逼供,各式各样的残酷刑罚更是用的十分熟练,且给人行刑,无论多么残忍的刑罚从他们手里使出来,从无怜悯之意。

    可当他们听说了千刀万剐这种刑罚的时候,也听得心惊胆战,忍不住浑身发抖,想起早先听说过杨怀仁身为一个厨子,刀法娴熟,大殿之上宰杀分割一条河豚的手法精妙至极,想必杀人的手段也不会有什么不同,顿时对这位新堂主更加心生畏惧。

    实际上,凌迟这种刑罚,最早出现于古罗马,中国古代最早的记载出现在五代时期。

    北宋是没有这种残忍的刑罚的,民间知道的也不多。直到后来的大辽和金国,才又重新有了这种死刑形式,用来处罚犯了谋逆这种大罪之人。

    而凌迟真正写进律法作为定式的刑罚,要到元代了,而这种刑罚大肆使用,是在明清两朝,最著名的被凌迟处死的人,是明正德年间的大太监刘瑾,根据史料记载,他挨了三千三百多刀才死。

    所以杨怀仁现在拿这种让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刑罚来吓唬人,效果就非常明显了。

    众内卫都恐惧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杨怀仁的双眼。杨怀仁觉得机会来了,转过身去掐住八字胡的嘴,把一个包裹了毒液的肉丸子塞进了他的嘴巴。

    他动作很快,除了何之韵瞧见了整个过程,外边的几位内卫都没有注意到。

    八字胡转醒过来,意识到杨怀仁给他喂的时毒药,心想终于可以摆脱痛苦早登极乐了,也能给自己留个全尸,竟主动把那颗肉丸嚼烂了吞了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就会发作。”杨怀仁小声跟八字胡说了句,然后又大声问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把那个典当了九天玄铁之人的样貌如实描述出来,说!”

    八字胡知道自己还有半个时辰可活,不如就顺着杨怀仁的话,胡扯一番,敷衍了这帮内卫,也算报答了杨怀仁给了他一个痛快。

    连子庚见八字胡要交代新的口供,忙去唤了一个熟练丹青的属下来,铺开了桌案开始根据八字胡的描述,画出一个人的图影来。

    “小底知道的都交代了,再也没有隐瞒。”

    八字胡说完了,黯然的低下了头,整个身体也瘫软下来,等待着死亡那一刻的来临。

    “算你识相!”

    杨怀仁说完从地牢里退了出来,拿起那张根据八字胡供述画出来的人像,差点笑喷出来。

    那张人像上画的,哪里是一个穷酸书生,明明就是一个五大三粗,相貌丑陋的大胡子山贼模样。

    更夸张的是,这人长得也太奇怪了,鼻孔朝天不说,鼻尖上还有一颗大大的烟痣,眼睛却细小的仿佛只有一条细线,左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几个内卫看了这个图像,实在不敢相信这样一个类似江湖中大盗的粗鄙汉子,会拥有一块世上罕见的九天玄铁。

    连子庚开口问道:“特使大人,这……”

    看着众人怀疑的表情,杨怀仁怒喝道:“怎么?不相信本使的手段问出来的口供吗?不信你亲自再去审问!”

    说罢挨个瞪了众人一人一眼。众人心里打鼓,这图像上画的人,实在跟之前八字胡交代的那个书生身份的年轻人相距甚远。

    但是既然这是新堂主问出来的,他们也没有人敢提出质疑,只得吩咐人照着这个图像去临摹上几千份,送到各地的内卫手中,让他们按照图中所画之人的样子寻找。

    事情办完了,杨怀仁离开了这个让他感到不舒服的地牢,重新回到地面上,沐浴在阳光之下,才让他重新呼吸顺畅起来。

    第一次杀了人,杨怀仁的心情有些奇怪,虽然可能毒杀了八字胡,才是对他最大的怜悯,可是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块大石,重重的压在了他的心头之上。

    确实如杨怀仁所预料的一样,他走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八字胡就毒发了,或许是曼陀罗的麻醉作用,他并没有承受多么大的痛苦,就这么解脱了。

    等到牢头发现他死了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天光阴。牢头不敢说人犯在他手底下出了意外,对上面的报告中只推说是人犯受刑不过,咬舌自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