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人怕出名猪怕壮
    ,!

    这一日上朝,果然又有言官奏弹五味子杨怀仁,这次的罪名是豢养野兽。

    要是放在以往,这样的对杨怀仁的奏弹,赵煦都不太当回事,只是轻笑着敷衍这位言官,然后安抚几句,就算糊弄过去了。

    可是偏偏今天赵煦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这位瘦干的山羊胡子老言官便是撞在了枪口上。

    自从他回了宫,就向他祖母表达了不满,他不想要孟晓婉做他的皇后。

    高太后对她这个孙子时不时的埋怨早就习惯了,也并没有当做一回事,只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说辞拒绝了他。

    赵煦的父亲老皇上早就驾崩多年,亲生母亲由于宫中地位不高,就更不敢违逆高太后的旨意,所以高太后替他做主,也是情理之中。

    其实孟晓婉赵煦是见过的,只比他小了一岁多,论样貌可以算得上万里挑一的美人痞子,只是赵煦见过了他哥哥孟度的那副熊样之后,就对她再无好感。

    现在的大宋讲究礼仪仁孝治天下,赵煦还不敢违背了这个孝字,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好无可奈何的接受这门亲事。

    年轻人,毕竟是有火气的,胸中的火气不发出来,就容易憋出病来。

    听了山羊胡子老言官对杨怀仁一番指摘,赵煦阴着脸问道:“你啰嗦那么多,可是亲眼见过五味子豢养的两只老虎?”

    山羊胡子老言官是个腐儒,一生以清流自居,昨日听了家仆说外头传言,说五味子杨怀仁的庄子里养了两只大老虎,周围百姓敢怒不敢言,便有了今日的直言上谏。

    他本意也并非是针对杨怀仁,而是为了显示他那种言官的风骨,杨怀仁最近不是风头正劲嘛,那我就专门奏弹你一本不可,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一个刚正不阿的虚名而已。

    可问题就在于,山羊胡子看样子得有快七十来岁了,腿脚都不灵便,哪里有工夫去杨家庄子上参观老虎?

    本以为官家会敷衍他一番了事,没想到官家样子好似真的动了怒,这件事他也只是道听途说,没有亲眼验证,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这个……那个……”

    “看来不是你亲眼所见喽?”

    山羊胡子自辩道:“微臣的确不曾亲见,但是市井之间的流言,也绝非空穴来风。”

    赵煦听了他这种理由就更是生气,扯着嗓子怒斥道:“道听途说的事情,你就敢拿到朝堂之上来说?

    那么是不是朕道听途说你家养了三只狗熊四只豹子,也可以说你在城里豢养野兽喽?

    那么是不是朕道听途说你流连烟花柳巷,也可以说你有辱斯文喽?”

    山羊胡子被官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他喝花酒逛窑子,这可是他无法容忍的诽谤,急忙上前喊冤,“微臣冤枉,陛下明察。”

    赵煦脸上冷冷一笑,“怎么?你觉得冤枉了?为何你听说的就不是空穴来风,朕听说的就是胡说八道了?

    你的意思是朕不分烟白,不辨真伪,是觉得朕不如你喽?”

    山羊胡子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越描越烟,挖了个坑把自己埋在了里面。

    御史中丞胡宗愈察觉到了官家今天有些不对头,属下今天对杨怀仁的奏弹听起来虽然有些捕风捉影,但他作为言官之首,有责任为下属辩护。

    “启禀陛下,马司谏身为言官,风闻奏事,乃是本职,太祖曾喻下,‘谏言不咎,谏官不罪’。”

    胡御史搬了太祖皇帝出来,赵煦差点从龙椅上掉下来,心道朕这个官家当的,发个脾气对一个小小言官教训几句都不行了,真是憋屈。

    高太后对这场闹剧好似一点儿也不敢兴趣,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或许这正是她乐意看到的,官家年幼,执政经验不足,说话做事都少年人那种意气用事的风格,在大多数文武百官人心中的形象,都还不够亲政的资格。

    为了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子爵的声誉,在朝堂这种严肃的地方,跟一个老言官据理力争,说起来的确不成体统,有失官家的威严。

    胡宗愈是个出名的愣子,只要他认准的道理,别说是宰相,连官家和太皇太后他都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藏着掖着,一句话就把赵煦的还没完全发出来的火气又憋了回去。

    这时候高太后出来打圆场,正显示了她参政的必要性,就算官家马上十六岁了,就算她当初说过等到官家成年便还政给他,可如今的局面,她必须让文武百官看到现在还不能没有她。

    “胡御史说得有道理,诸位言官也是忠职进谏,不管说的对错,官家都不会怪罪的,至于五味子豢养老虎之事,本宫下一道旨意申斥他一下便是,此事不必再议了。”

    高太后云淡风轻的几句话,本来闹得十分尴尬的场面一下就平静了。

    ……

    “阿……嚏!阿嚏!”

    刚吃过早饭,杨怀仁就连打了几个喷嚏。明明没有受风感冒,杨怀仁就觉得又有人在背地里编排他了。

    杨怀仁不怕王爷,因为这小子好哄,随便做几道美味,就能忽悠的这小子跟自己称兄道弟。

    怕老婆的事,就更谈不上了,百兽之王老虎都对自己服服帖帖,更何况何之韵嫁入杨家之后,女人味一天浓过一天,没有半点变身河东狮的趋势。

    游师雄这老头是动不动就往他屁股上踹几脚,但是老游脚上功夫看来不咋地,每次都跟挠痒痒似的,除了留下个大脚印子不太好看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可就是苦了烟牛哥哥。

    烟牛哥哥皮肤烟,传素色的衣服不好看,所以就一直穿深色的衣服,也正是因为这样,游师雄踢在身上的大脚印子就特别明显。

    杨怀仁最怕的就是有人背地里编排他,看不见摸不着的刀子,其实才最伤人。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招人妒是庸才,杨怀仁现在有了钱又有了地位,被人嫉妒是很正常的。

    内卫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没几天工夫,那张丑八怪的画像就被临摹了几千张,不知通过什么手段,送到了官府手里,谎称这是个无恶不作的大盗,让他们去抓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