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最简单的才是最难的
    ,!

    游师雄不愧是个大将军,大英雄,熟知人的一生,要活的有意义,有担当,即便百年之后,也要留个英雄的名声流传人间。

    只是老头子文化水平可能不咋地,把雁过留名这种美谈,生生搞成了鸡过拔毛。

    杨怀仁做的四菜一汤,只要是从他眼前经过了,必然会被劫掠一番,若不是杨怀仁护着,那道河豚鱼脍恐怕要被他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净。

    中国人的饮食文化里,讲究过犹不及,适可而止,即便是好东西,也不能多吃,特别是不能一次吃过量。

    越是鲜美的东西,越是会伤害味觉,一次吃得过多过饱,容易吃伤。浅尝辄止,才是一种高雅。

    相比起来,范纯仁和吕大防两位宰相,吃起东西来就显得有文化多了。

    四菜一汤,五道美味上了桌,人家并没有着急起筷,先是感谢了大厨的辛勤劳动,然后挨个的对五道菜的外形赞美了一番。

    客人们把杨怀仁这个主人兼大厨赞美得比花园里正在迎着秋风盛开的菊花还要美,才开始各自斟满了一个小酒盅,准备吟诗行酒令助兴。

    规则很简单,第一个人吟一首和酒有关的诗词,若有人说出这首名句的出处,则第一个人和没有答出来的人要罚酒一杯,接下来回答上来的这一位继续出题,以此类推。

    虽然只比吕大防大了月余,但范纯仁仍是三人中最年长的一位,所以由他先出题。

    范纯仁望望门外,此时正是正午,想起三个人大白天的就饮酒,不禁莞尔一笑,接着吟唱道:“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吕大防不假思索,即刻便答了上来,“唐朝诗圣杜工部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呵呵,尧夫兄,请。”

    范纯仁痛痛快快饮了一杯,开口赞道:“随园春果然名不虚传,好酒!”

    杨怀仁没答上来,自然也要罚酒一杯。

    他心里觉得拼诗词喝酒这种事,对他来说不太公平,他小时候读《唐诗三百首》的时候,大都只求认字,不求甚解,囫囵吞枣似的翻了一遍,真正能记住的倒没有多少。

    小学中学语文课本上的诗词,都是要求背诵的,这些他倒还没有来得及还给老师,可是那些教育青少年的课本中的诗词,或许是怕教坏了小孩子,还真没有几首是关于饮酒和风月的,所以和两位大文人比起来,他便吃了大亏。

    轮到吕大防出题了,只见他拿起手中酒杯,看着桌上几道美味,立即开口唱到:“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说罢不等别人作答,直接饮干了此杯。

    范纯仁笑道:“微仲兄这题出的太容易了,此句出自诗仙李白脍炙人口的佳作《行路难》。”

    杨怀仁听着就耳熟,也想起来是李白的作品,但是一时间没有想起名字来而已,可是没答上来就是没答上来,只得再罚了一杯。

    这次轮到他出题了,杨怀仁可犯了难,若是题目是赞美美女或者有关风月的,他肚子里还有那么三两句,可是关于饮酒的,一时半会儿反而想不起来了。

    不过嘛,杨怀仁觉得吟唱别人的名作太lo了,不如自己现作诗一首,不但显示了哥的文采,又让你们两个老头没处猜去,这才叫高大上。

    两杯酒下肚,杨怀仁自然有了些诗兴,端起酒壶给两位相公斟满,缓缓吟了起来。

    “一杯两杯三四杯,五杯六杯七八杯,九杯十杯如饮水,醉眼迷离不思归。”

    杨怀仁吟完,吕范二人果然思忖了半天,不知道这首诗的出处。

    “让两位相公见笑了,这首诗是学生临时起意,随便胡诌出来的,并无出处。”

    题目越是简单,反而在高人眼里就越是困难。杨怀仁自知吟诗比不过两位文豪,自己又满饮了一杯。

    范纯仁和吕大防还算大度,并没有因为杨怀仁违反了规则而表现出不满,反倒因为杨怀仁行事不循规蹈矩,反而更加对他敢兴趣。

    几道小菜,二人品位之后,自然是大加赞赏。

    河豚鱼脍自然不必多说,高汤炖豆腐清香滑腻,更是得到很高的评价,酥炸河虾火候掌握的极好,外酥里嫩,正是应时的小鲜。

    等吃过了那道西红柿炒鸡蛋,两位宰相也不知道如何夸赞了。

    “不知这道炒鸡蛋,用的是什么配菜?嫩红的颜色倒是讨人喜欢,吃在嘴里,酸酸甜甜,倒是与鸡蛋是一对绝配。”

    杨怀仁笑着介绍道:“这红色的,是番茄酱,用西红柿做的。”

    本以为他们会问何为西红柿,杨怀仁正要给他们说说这道家常西红柿炒鸡蛋是如何做的,没想到两位老头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埋头把那盘西红柿炒鸡蛋吃了个干净。

    杨怀仁见状,心里叹气,看来这当宰相的,遇见了美食,也不过如此。前边又吟诗又祝酒的斯文了半天,到后边把四菜一汤吃得干净,从斯文到败类,只有三杯酒的距离。

    三巡过后,众人皆微醺。

    范纯仁借机试探的问道:“老夫看来,五味子不仅厨艺上佳,才华更是不俗,若是有心出仕,为朝廷效力,乃是大宋之福啊。”

    “当官?”

    杨怀仁嗤鼻一笑,“对不起,没兴趣。”

    “这又是为何?读书人以富民强国为己任,五味子为何甘愿做一个小小厨子呢?”

    “其实不是学生不想,而是我真的不行。”

    杨怀仁自斟自饮了一杯,“两位相公,您二老都是当朝宰相,您觉得出仕当官,治理一县一州,甚至整个国家,难吗?”

    杨怀仁突然问出这么严肃的问题来,让吕范二位有些措不及防,不过这样也好,本来就是要试探他一番,既然他酒后愿意开口,那就让他继续说下去。

    杨怀仁继续说道:“老子有云,治大国如烹小鲜,你们当宰相其实和我当厨子一个道理。

    治理国家就像做一道小菜,就说这道家常的西红柿炒鸡蛋,看起来简单无比,实际做得美味,却是最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