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我种菜也是为国效力
    ,!

    “此话怎讲?”

    杨怀仁认真的说道:“西红柿炒鸡蛋,需要的材料不多,就算只有西红柿和鸡蛋,只需要一勺油一撮盐,也能做出来。

    但是要做的大家都喜欢吃,都认可你的厨艺,就不简单了。

    蛋液要打成什么样,又要用什么样的手法放热油锅里倒,要怎么把熟了的鸡蛋打碎成大小差不多一样的小块,最后加上西红柿碎块如何翻炒让两种味道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怎么掌握好火候出锅,以上这些,全都是学问。

    既然庖厨尚且如此,那么做官就更不简单了。天下读书人多了去了,能考中功名有机会出仕做官的人,数数其实也挺多。

    但是这么多人都做了官,他们就都是好官吗?不见得吧。

    培养一个为国为民着想的好官,就更是难上加难,就算是一个状元,根据本朝的惯例,也要从一县之长做起,为的就是熟悉民生。

    做得好了,才能步步升迁,从州到府,最后进入朝廷中枢。那种一步登天的事情,即便二位相公如此大才,也未曾见过吧?”

    杨怀仁后世看得多,觉得那些穿越到古代的现代人,后世只不过一个不谙世事的小职员,甚至是个阅历尚浅的学生,到了古代就能一步登天当宰相当元帅,实在十分可笑。

    才华这种东西,是需要阅历来磨砺的,就算是块精钢,也需要不断的锤炼和打磨,才能真正成为一柄利刃。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话不假,但既然是金子,早就会发光,不会等到穿越到另一个时代才发光。

    吕大防和范纯仁觉得杨怀仁的话还算有见识,只是还是没有说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出仕做官,两人都怀疑杨怀仁这种气性高傲的人,不可能一点野心都没有。

    吕大防问道:“事情难,不代表不能去做,还看你有没有心。”

    杨怀仁不知怎么了,和两位宰相一起谈笑风生,让他有些飘飘然,加上酒喝的有点多,便把心里话一股脑儿啰嗦了出来。

    “有心又如何?我杨怀仁就一个厨子,除了做菜我在行,其他的事情,耍点小聪明忽悠忽悠糊涂人行,对二位相公这样的聪明人,我就相形见绌了。

    说句大话,不怕您二位笑话,我有啥才能啊,说破了大天去,顶多也就治理一个县,或许还能凑合着让百姓不骂我,再大了,呵呵,估计就是误国误民了。

    这世上的各行各业,也都是这样的道理,厨子做饭,军人戍边,农民种地,猎人打猎,铁匠打铁,裁缝补衣。

    让我去当官,就跟找裁缝打铁锅,找铁匠做衣服一样,专业不对口啊。”

    范纯仁叹道:“听汝一席话,老夫才知五味子乃是有才之人,不能为国效力,可惜了一身的本领和见识。”

    杨怀仁一杯接着一杯,一张脸红了个通透,对着范纯仁嘟着嘴摇了摇头,“我说老范啊,你这话就不对了,嗝……”

    范纯仁和吕大防听杨怀仁喊出老范这种称呼,先是一愣神,转而相视一笑,看来杨怀仁是真喝高了,一个酒嗝打出来满嘴的酒气,至于把范大宰相亲昵的喊成了老范的问题,只能一笑而过,哪里能跟个酒醉之人较真?

    杨怀仁越来越高兴,撸起袖子,抓了几颗茴香豆抛起来扔到了嘴里,毫无顾忌的把手往范纯仁身上抹了抹,然后拍拍笑得正开怀的吕大防,接着说道:“老吕,老范,哥们说句实在话,你俩今天来,这是套哥们话呢。别以为我喝醉了就不知道!嗝……

    你俩贼精贼精的,当哥们就是傻的啊?明着问为何哥们不愿意当官,实际上还不是怕哥们当了官,抢你俩饭碗啊?哈哈……

    哥们真不想当官,当官多累啊,操了心也落不下个好,哪里有哥们种种菜喝喝酒爽快?

    再说了,谁说种菜就不是为国出力了?

    就看咱这庄子里,种地的,种菜的,做豆腐的,蒸酒的,哪一个不是为国出力?

    没有农民种粮,没有我去种菜,没有做豆腐的和蒸酒的,咱们今儿个中午这顿饭都吃不上。

    正是千千万万这样的种地的做工的人,凝聚起来,才是一个国家,你以为国家是盖一条长城把自己围起来啊,那是画地为牢,故步自封。”

    这样的话从一个酒醉的小厨子嘴里说出来,连吕大防和范纯仁这样的当世大儒也陷入了沉思。

    杨怀仁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说越来劲。

    “我种了菜,养了猪,庄户们吃的就好,生活水平就提高了,要是大宋有一万个我这样的庄子,咱大宋是什么样的?

    民富则国强,国家强大了,那些当兵的汉子们,都给他们娶妻生子,让他们有家,有了家,他们就会愿意舍了命保护这个家,还愁军队不强吗?

    什么西夏契丹,算个球啊,那些胡人加一起都没我们大宋人多,咱们一人吹一口,都能把他们吹大海里喂王八。”

    杨怀仁是真醉了,说话也口齿不清起来,守在门外的家仆怕主家在外人面前闹了笑话,忙唤一个丫鬟去后宅里寻了夫人来。

    何之韵赶来的时候,吕大防和范纯仁正在琢磨杨怀仁话中的意味,觉得他说话太奇怪,但是整体的意思来看,又仿佛有些道理,只不过有些思想不太合现下的常理。

    杨怀仁见两位宰相被他一番道理说得都想不明白了,更是诗兴大发,想起后世一首极其振奋人心的豪放诗歌来,举着酒杯,晃晃悠悠站起身来,大声唱了出来。

    “万里长城百万兵,国耻岂待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师,跃马扬刀踏……”

    最后一个词没念出来,一只手从杨怀仁背后伸了过来,捂在他的嘴巴上。

    何之韵边捂着他的嘴边欠身对两位他不认识的老者道歉,“让两位仁长见笑了,吾家官人吃醉了酒说醉话撒酒疯呢,可别往心里去。

    两位请继续,奴家再吩咐人再上些酒菜来,等奴家先伺候官人去后堂歇息一下,等他酒醒便请他来给二位仁长赔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