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求救
    ,!

    杨怀仁酒醒之时,已经是第二天过午了。

    睁开眼,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泪水很自然就流出来了,揉了揉惺忪睡眼,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想起床,发现全身有些酸痛,好像刚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一般。

    努力想回忆昨天酒醉之前发生了什么,只想起他摘了两个宝贵的西红柿给范纯仁和吕大防两位大宰相做了道西红柿炒鸡蛋,之后便开始喝酒,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才想起来心疼那两个西红柿,连自己的老娘和老婆都没捞着尝尝。剩下的也不多了,是要留种的,再想吃上,估计要在新年前后了。

    但是杨怀仁印象里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扬刀策马驰骋在沙场之上,不知跟什么人大战了三五百回合,扭一扭最是酸痛的腰身,忽然脑海里显现出一张美丽的容颜。

    屋门被打开,那张美丽的容颜又出现在他眼前,这一刻,杨怀仁脸上露出暧昧的一笑,霎那之间什么都想明白了。

    何之韵端了一碗小米粥放到他手里,也不自觉地扭了扭酸麻的腰身,“官人先喝点米粥垫垫肚子,晚饭马上就好。”

    杨怀仁边吸着碗里香甜的米粥,眼睛却一直抬着,一脸坏笑的瞅着何之韵不肯挪开。

    “敢问这位小娘子,可是累了么?看来为夫的功夫又精进了不少啊,嘿嘿。”

    在旁人眼里,杨怀仁说这种话话这就是放浪无形,轻佻无礼,可是何之韵早习惯了夫君这样的性子,在屋里什么话都敢说,反而觉得有趣了。

    不过习惯归习惯,即便喜欢听这样的蜜语甜言,可总是忍不住羞臊,何之韵一张俏脸儿刷的一下又抹上了一片粉红。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男人酒醉醒来后,喝上心爱的人送上的那一碗小米粥。

    臭蛋和毛球的出现,庄子里庄户们一开始还不习惯,畏惧猛兽也是人之常情,可后来大家发现两只老虎平时还是十分温顺的,二丫头现在就喜欢骑在老虎背上满庄子里瞎转悠,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杨母现在养成了一个非常规律的生活习惯,早晨起来屋子里坐着,等着儿子和新妇来见礼,然后喝一杯茶,之后就去庄子里视察,最常去的就是蔬菜大棚,儿子最上心的事情,她也十分重视。

    吃过了午饭便睡个午觉,醒来之后再陪李妈妈拉家常,杨母盼着早日抱上大胖孙子,李妈妈盼着李烟牛也早日成个家,眼下就时常埋怨游师雄总是拉着对他唯命是从的李烟牛鼓捣压缩饼干,耽误了儿子的大事。

    可游师雄毕竟是个将军,妇人们闲聊的时候埋怨几句,却不敢真去找老将军算账。

    说起算账,以前杨母每天都要去库房看看儿子赚回来那些钱财和宝贝,盖大棚盖房子花销不少,看着钱一天一天往外支,起先她还有些心疼。

    可时候长了,她反倒不怎么去看了,或许是眼不见心不烦,或许是她想开了,花出去的钱也是花在了自家的庄子建设上,肥水没有流到外人的田里,再说几个作坊和随园每天的进项也不少,守财不如聚财重要的道理,她还是心里有数的。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晚饭,其实挺不容易的,这两天游老头终于不整天拽着杨怀仁给他做好吃的了,杨母才有机会和儿子媳妇一起吃顿饭。

    吃饭的时候,照例杨母总是先要教训教训二丫头的,一个女娃娃,整天骑着个老虎到处瞎转悠,以后长大了早晚要变成个母老虎。

    二丫头对于母老虎是什么意思也没弄懂,臭蛋和毛球其实都是雄虎,她是搞不明白的,她就知道趴在毛茸茸的老虎背上特别好玩。

    教训完了二丫,杨母又去盯着何之韵的腰上看,看两眼,笑一笑,再看两眼,再笑一笑,好像她大孙子已经躺在里边了似的。

    正吃着饭,丫鬟进来禀报,庄子里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个禁军的打扮。

    禁军?禁军里我不认识几个人啊,找我干吗?杨怀仁一头雾水,不会是禁军里哪个莽汉也要哥们亲手给他们做点好吃的东西吧?

    杨怀仁来到前堂,远远的看见是卢进义和林冲二位兄弟,才转忧为喜,赶忙上前见礼。

    卢进义和林冲骑马而来,一路奔袭,现在还在喘着粗气,来不及把事情的经过说个明白,只说师叔宗泽被五城兵马司和开封府衙门的人误认成了江洋大盗,请杨怀仁前去救援。

    “仁哥儿,宗师叔是什么人咱们都是清楚的,脾气是急了些,才顶撞了查验的兵马司官兵,可是说他是江洋大盗,那怎么可能?”

    林冲几句话把杨怀仁弄糊涂了,宗泽不是今天参加科举吗,怎么又被兵马司和开封府抓了起来?又怎么成了江洋大盗?

    卢进义稳重一些,把事情的经过从新又说了一遍。

    “五城兵马司的人说是有江洋大盗混进了参加秋试的学子之中,临开始结束的时候,便在试院的门口摆开了架势,对出门的学子挨个查验。

    那张疑犯的图影我们兄弟俩看得清楚,画上那个大盗样貌极其丑陋,和宗师叔的模样差了很远。

    只不过一个查验的贪财官兵接着查验的机会,私下里偷拿了宗师叔的几块碎银,宗师叔一时意气,便于那厮推搡了起来。

    没想到那厮借公务之便,冤枉宗师叔成了疑犯,这才被押进了开封府的大牢里,师父出城去会友,小弟和林冲跟五城兵马司和开封府的人又说不上话,这才想起仁哥儿。

    仁哥儿跟公门中人还有些交情,与嘉王爷关系匪浅,特此来求仁哥儿能仗义出手,救出宗师叔。”

    杨怀仁这下明白了,那副八字胡胡诌八扯出来的疑犯画像,竟然扯出这么大一件事情来,连宗泽都无缘无故被牵扯了进来。

    既然这事是他惹出来的,他就应该负责,何况宗泽是他十分佩服的一个人,将来也是要成为民族英雄的,他觉得他更是义不容辞。

    “两位兄弟莫急,既然是误会,就肯定能解开,咱们兄弟之间,不必你们说,我杨怀仁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救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