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芝麻开不了门
    ,!

    外边天已经烟了,城门亥时就要关闭,一个时辰之内,必须快马加鞭才能进城。若是错过了时辰,就必须等到第二天卯时城门打开才能进城了。

    李烟牛听说师叔宗泽受了冤屈,已经被关入了开封府的大牢,急匆匆地亲自去套了马车来,何之韵不知出了什么事杨怀仁要急着回城,也跟了出来。

    “我去救人,你跟着干什么?在家照顾好母亲。”

    杨怀仁冷静的想了想,这事其实就是内卫要抓人找线索才引起的,莲子三兄弟要带在身边,虽然他们内卫的身份现在是个秘密,但是说不定到时候就能起到大用处。

    连子庚他们几个也骑了马跟了上来,杨怀仁只说有个朋友被误会抓进了开封府,他们三个便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五匹健马和一辆马车在入夜时分从杨家庄子飞奔而出,在出庄的土路上激起了一团尘土。

    庄户人家上千年养成的生活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时候早已经睡下了,官道两旁的各个庄子里都没有一点点亮光。

    正是月初,月亮还只是一条细细的圆弧,五马一车在这样的烟暗里奔驰,速度也拖慢了不少。

    远远的看见西门上灯火的时候,杨怀仁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城门司的小兵正在关闭城门,一行人眼看还有一箭之地就要进城,奔驰在最前边的林冲狠抽了一鞭,大声向门卫呼喝着,“且慢关门!”

    他胯下的那匹黄膘马从下午出城,一路奔袭了三四十里地到杨家庄子,没有来得及歇息片刻,又从杨家庄子折返三四十来里路回城,早已经力所不及,这时候再催它加速,马儿精疲力尽之下,前蹄吃不住劲,轰然向前摔倒在地。

    幸亏林冲年轻,加上一身的武艺,匆忙之间奋力跳离了马背,翻了一个跟斗,双手抱头摔在地上,顺着惯性翻滚了几圈,才又站了起来。

    那匹马儿摔断了腿,体力已经耗尽,瞪着血红的双眼,口吐白沫,已经不行了。

    林冲来不及心疼爱驹,再转头去望城门时,两扇铁门已经完全关闭,发出“哐啷”一声。

    杨怀仁看到了这一幕,他十分理解林冲焦急的心情。虽然宗泽也是个读书人的身份,可进了开封府大牢,就算不死,也要被脱层皮,更何况宗泽倔强的性子,说不定要闹出更大的事情来。

    “你没受伤吧?”

    杨怀仁和李烟牛一齐问道。林冲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妨,再看看关闭的城门,失望地叹了口气,“还是晚了一步。”

    卢进义已经奔至城门前,大声对城门楼上值哨的城门司官兵大声喊道:“请城门司的军爷行个方便,让吾等进城,来日必定重谢!”

    可他连着喊了三遍,城门楼上的小兵却是动也不动,一个队长模样的人站出来向城墙下面望了望,只是冲卢进义摆摆手,傲慢的喊道:“城门已闭,要进城明天卯时再来!”

    卢进义喊不开城门,李烟牛和林冲也跑到门前一起大喊,也是没有半点用处。

    杨怀仁唤过连子庚来问道:“咱们不是内卫嘛,你们去喊喊试试,看看不能不能让守门的门官把门打开。”

    连子庚苦笑道:“禀特使,咱们内卫是个特殊的机构,并不在兵部编制之内啊,除非有上边特殊的旨意,有了太皇太后的特赐的令牌才能进城。”

    杨怀仁一想也是啊,内卫这名头听起来挺拉风,说白了就是太皇太后养的私兵,并不在大宋的军队建制之内。

    就算是在建制之内,凭连子庚一个区区百户长之职,也不过**品的芝麻绿豆官,想喊开城门那也是癞蛤蟆穿大褂,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可杨怀仁还是不愿意放弃努力,又想了另一个办法。

    “你去前边亮一下你内卫的牌子,说不定有用呢?”

    “我的大官人,亮牌子也没用啊,这帮城门司的小兵小将怎么会知道内卫,又怎么会见了一块没见过的牌子就给俺们开门?”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急着救人,可连个城门都进不去,怎么救?我不管,你给我想办法,想不出来咱就耗在这里吧!”

    杨怀仁耍无赖了,连子庚愁眉苦脸的瞅瞅他两个兄弟,连子禄和连子洲也是同样的一张苦脸,表示没有办法。

    连子庚琢磨了半天,最后想起杨怀仁不是太皇太后面前的大红人吗,他那块玉牌子或许有用。

    “大人,我们身份卑微,亮牌子不一定管用,但是您不同,您那块玉牌子说不定能有用呢?”

    杨怀仁顺着连子庚的思路一想,顿时恍然大悟。

    内卫虽然不在建制,但是内卫的特殊地位,在太皇太后心里其实比有建制的禁军地位都高,连子庚的铜牌子不管用,不代表他的玉牌子也不管用,有这么一个大靠山,还怕城门司一个八品的门官吗?

    兵马司和开封府抓人,表面上是抓个江洋大盗,实际上只不过是内卫找了个由头,想找出画像上那个典押了九天玄铁的人罢了。

    那么我杨怀仁在城门关闭之后进门,虽然目的是救出被冤枉了的宗泽,但也可以表面上是以内卫金菊堂堂主的身份进城,说是为了寻找九天玄铁的线索也可以啊。

    这样一来,就算捅了篓子,高太后看在我尽心尽力帮她找宝贝的份上,也不会怪罪到我头上来,说不定还会觉得我尽心尽力,奖赏我都说不定呢。

    想明白这些,杨怀仁便有了主意,大不了再忽悠一下城门司的门官,反正连太皇太后都忽悠了,还差他一个小门官吗?

    杨怀仁走上前去,拍拍林冲他们三个,让他们不要费力了,这么个喊法,就算喊破了喉咙,人家也不会搭理。

    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的开门暗号喊的就不对,人家暗号是绿豆开门,你非喊芝麻开门,是绝对没有效果的,不如换一种喊法,让他们不搭理也不行。

    看着他们三个搓手顿足的焦急样子,杨怀仁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一手叉腰,一手掏出那块菊花内卫的玉牌举起来,对着城门楼子大吼了一声:

    “里边的人听着,我是奉旨查案的特使,不想掉脑袋的就抓紧把门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