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就凭这块牌子
    ,!

    北宋的门禁是有它的规矩的,一旦关闭了城门,城外边人要想进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要想喊开城门,要么是带着军报的八百里加急的驿骑,要么是官家亲临,或者是奉了官家的旨意。

    当杨怀仁“奉旨”和“掉脑袋”这两件事放到一起喊了出来,城门上守门的小兵才开始动弹,伸着脖子望了望城墙下边喊话的人,才半信半疑的转身去禀报值守的门官。

    不多时一位穿着打扮看样子是个当官的人站上了城墙,看了看城墙下边不过七个人一辆车子,才开始喊话:“本官是当值的城门参知事,敢问下面喊话的是何人?”

    杨怀仁见来了管事的,大声答话道:“吾乃官家亲封的五味子爵杨怀仁,奉旨进城查案,尔等速速打开城门!”

    城门官有些犹豫,五味子爵的名头他是有所耳闻的,前段时间城里最火热的话题人物便是随园的东主杨怀仁。

    这人先是归雁楼厨艺比试完胜魏家正店的魏财,接着在大殿之上比试厨艺大胜倭国第一名厨,官家亲封了他个五味子爵的爵位,因此名声大噪。

    但是杨怀仁就算名气再大,也还是个厨子而已,至于子爵的爵位,也是贵族里边最末的一等,他说他是奉旨查案,听上去不太合常理。

    东京城里衙门众多,能查案缉盗的衙门也不少,官家没有道理指派一个只会做菜的厨子去查案,所以对于“奉旨查案”的说法,城门官有些疑虑。

    但他虽只是一个小小的城门参知事,掌管城西的新郑门,早晨鸣钟开门,晚上响鼓闭门,按职责上来说,权力也是不小。

    不过区区八品的末流小官,倒不敢得罪人,既然下面是个子爵,人家说了奉旨,那么就多问一句也无妨。

    “城下的官人,你说你奉旨查案,可有凭证?”

    杨怀仁晃了晃手里那块菊花内卫的玉牌,大声喊道:“就凭这块牌子!”

    城门楼上的灯火虽然很明亮,可也看不清十丈之外一块只有大拇指那么大一块玉牌。

    门官不敢大意,唤了属下的小兵去取了一条长绳出来,一端绑了个竹筐,从城头上把竹筐慢慢放了下来。

    “请这位官人把玉牌放进筐里,本官需要验证一下。”

    林冲、李烟牛和卢进义心中焦急,但是杨怀仁突然喊出这样的话来,他们也是心中紧张,以为是杨怀仁急于进城救人,才编出这么一套说辞来,现在人家要验证,万一被人家识破了,怕是杨怀仁也要被牵连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莲子三兄弟担心的是特使这么搞,早晚要被太皇太后知道的,这样恃宠而骄的行为,怕是也落不下好。

    卢进义算是最冷静了,他上来劝道:“怀仁兄,你有这份心,我们师兄弟就很领情了,但是万一你再受到了牵连,叫我们可怎么过意的去?”

    杨怀仁拍拍他的手臂,微笑道:“你放心,我心中有数,这人我救定了。”

    杨怀仁把内卫的玉牌放到竹筐里,朝城楼上打了个手势,竹筐便又被缓缓地收了回去。

    城门官从竹筐里取出那块玉牌,借着灯光仔细端详了一番,还是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一面的菊花图案非常普通,并不能代表什么,另一面是“菊花内卫”四个字,他就更没见过了。

    他歪着脑袋想不明白,又不敢轻易放了他们进城,可万一真是如城下的五味子爵所说他是奉旨办事,他有逃不了干系。

    他身旁的一位城门守卫的小队长插话道:“大人,这内卫不会就是大内侍卫的简称吧?小底可是听说宫里边的大内侍卫都是有快相像的牌子的,供进出宫门之用。

    要是下边那几个人也是大内侍卫的话,人家皇宫的门都随便进出,咱们这看城门的总不能拦着人家吧?”

    城门官听了觉得这话有理,下边总共不过七个人,喊话的那个看样子就是个读书人的打扮,另外几个,有一个穿了禁军的常服,另外几个身材装扮也像是当兵的人,很有可能就真是大内的侍卫。

    杨怀仁远远的望见城门楼上几个人围着那个城门官正在嘀咕着什么,也担心时候长了他们再生新的怀疑,又冲着他们大喊道:“怎么?太皇太后御赐的玉牌在你们眼里不值一提吗?

    好好好,待我明日进城,太皇太后若问起本爵为何延误了时辰,本爵便如实告知,你们等着准备后事吧!”

    城门楼上众人听了这话下了一哆嗦,太皇太后的话如今比官家还好使,耽误了她老人家的事情,那可不屎壳郎子瞎转悠,找“屎”吗?

    城门官一下慌了神,他身边几位小兵也开始劝他们的长官给楼下的人开门,“大人,不如给他们开门放他们进城,万一出了什么事,咱们这些小鱼小虾可吃罪不起啊!”

    众人你一舌头我一嘴的说得门官心中烦躁,不知如何是好,接着又听到下边那个年轻人对身边的人大声说道:“这城咱们不进了,反正有人给咱们兄弟背烟锅,要死也是他先死,咱们怕个球啊!”

    “且慢!”

    城门官对城门楼下面喊了一声,又对身后的下属令道:“速速开门,放他们进城。”

    转眼间便传来大铁门被缓缓打开的“呜呜”声,杨怀仁冲着身后的几个人会心一笑,快步拽了折了坐骑的林冲从新上车。

    进了城门,那个城门官早在门内侍立,交还了玉牌,一再恭敬地重申他只不过是照章办事,请五味子爵见谅。

    杨怀仁急着赶路,收回了玉牌,又随手扔给他个银饼子,便又疾驰而去。

    北宋自太宗淳化年就取消了宵禁,但是这并不代表百姓可以肆意骑马或驾车在夜间在城里奔驰,出于放火防盗的需要,五城兵马司的巡城队在夜里还是会在城内的主要干道上巡逻,时不时对可疑人物进行检查的。

    杨怀仁进城不久就被一队巡城队拦住了去路,要求停车检查。

    不过有了进城门的经验,杨怀仁只需要照葫芦画瓢就可以了,忽悠谁不是忽悠呢?

    当他们问道“有何凭据”的时候,杨怀仁只需要亮出那块菊花内卫的玉牌子,大喝一声:

    “就凭这块牌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