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都免礼平身吧
    ,!

    从进了城门到开封府衙这一路上,杨怀仁有了种错觉,他仿佛变身成了过了五关斩了六将的关二爷。

    忽悠这种事情,第一次会紧张,第二次就轻松了,第三次第四次,已经驾轻就熟,到第六次第七次,杨怀仁就开始厌烦了。

    而同样的谎话说到第八次的时候,杨怀仁是一点激情也没剩下,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大晚上的出来开车,只要是到路口,就必然遇到红灯。

    嘴巴都说干了,胳膊都举酸了,巡城的兵士再问起来,杨怀仁说话都只有一个语调,完全是学机器人一样,机械化的背台词。

    “抓紧给本爵爷让开道路,我是五味子爵杨怀仁,奉了太皇太后的旨意进城查案,看,这就是太皇太后殿下特赐的通行令牌,谁胆敢延误了太皇太后交给本爵爷的差事,定斩不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忌日……”

    杨怀仁一口气完全没有停顿的把一句话讲完,玉牌子也只在巡查队面前晃一下子,完全不管他们有没有看清楚,更不去理他们整齐划一的目瞪口呆的惊愕样子。

    事情也奇怪,前边遇到的几队人,杨怀仁跟他们客客气气,陪着笑脸亲手把玉牌送到他们手中,他们却越是因此查验的仔细。

    甚至有个带队的队正对鉴定玉器十分有心得,那块玉牌在他手里把玩了半天才舍得交还回来。

    可到了后边,杨怀仁也懒得讲礼了,一张半死不活的臭脸甩给他们,反而吓得他们一点儿也不怀疑杨怀仁的谎话,直接放行。

    “这帮人就是贱皮子,给他们脸他们不兜着,反而摆谱跟你装逼,不给他们脸了,他们自己把脸凑过来,生怕你甩出手去打不到他们脸上。”

    杨怀仁啐了一口,恶狠狠的骂道。

    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开封府衙门。

    现在的杨怀仁学到了新知识,进门也不多废话了,亮了一下牌子,就凶着个脸往府衙里走,一个字都懒得说。

    门口的皂吏本想上去拦,可见了来人气势汹汹的样子,琢磨着敢这么闯开封府的一定不是寻常人,他们这种不入流的小吏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不用去大堂,杨怀仁直接领着几个人朝大牢里走。早有小吏奔了签押房去告知值班的推官。

    今天开封府里新抓了二十多个疑似是江洋大盗的疑犯,当值的一位姓徐的推官心情有些紧张,一下抓了二十七个疑犯,自他到开封府任职以来,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还有个大问题,真正的江洋大盗就一个人,可眼下抓了那么多人回来,就是说最少有二十六个人是被冤枉的。

    换做以往的时候,冤枉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大碍,等证明了他们清白,不但不用赔礼道歉,他们还要哭着磕头拜谢放了他们的官员是青天大老爷。

    可现在抓的是刚刚参加完秋闱的读书人,那就完全不一样了。现今的读书人,那性子都高傲着呢,一个个的走路都是只能看见天空的主,从来不怕闪了脖子。

    你今天冤枉了他们,明天再放了他们,说不定这些被冤枉的读书人就要联名去告状,再联合上许多同窗制造舆论,这种压力可不是他一个小小推官可以顶得住的。

    最可怕的是,这件事还惊动了宫里的人,一位小公公领了几个大内的侍卫刚刚来到了开封府,说是太皇太后非常注重这件事,派了他来开封府陪着徐推官一起值守。

    这么一来老徐就更是心中惶恐了,连太皇太后都关注了,想想这得是多么大的案子啊?

    所以老徐连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茶叶都拿出来煮上了,生怕慢待了这几位宫里来的大爷,茶叶刚飘起来,一个小吏大声喊着冲进了签押房,说是又来了一位大爷,自称是奉旨来查办此案的。

    徐推官这下更慌乱了,连续来了两拨宫里的人,难道传说中的这位江洋大盗,是偷了皇宫里的什么宝贝?

    小公公也搞不懂状况,心道难不成是太皇太后不放心他办事,又派了一位更大的公公来?

    徐推官和宫里来的小公公一起起身往外走,后边各跟了一队人马。

    正堂里每寻见人,问明了新来的一拨人的去向,他们又急匆匆的转到了大牢这边来。

    大牢门前的杨怀仁几个人,刚亮完了牌子,把牢头吓得畏缩的打开了大牢的正门,准备进大牢寻宗泽的下落,发现后边又来了两队人。

    走在最前边的两人,一个是绿袍子的开封府官员,还有一个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公公。

    杨怀仁痛苦的摇摇头,心道你们烦不烦啊,哥们嘴皮子都起泡了,喉咙里感觉跟着了火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你们还来?

    杨怀仁翻着白眼,阴着脸看着来人,抬手又一次举起来想他们展示那块菊花内卫的玉牌。

    还没来得及背台词你,只听“噗通”一声,杨怀仁被吓了一跳,那位小公公已经跪在了他面前。

    这位小公公是太皇太后身边的人,虽然在宫中地位低微,却也是内卫中的一员。

    杨怀仁他不认识,但是杨怀仁手里那块玉牌他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他腰里也掖着一块一模一样的牌子,只不过是黄铜做的。

    他心里清楚不过内卫里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这样一面玉质的牌子,内卫大总管叶公公就有这么一面。

    再加上这人说是奉旨查案,他想也不用想,便知道这人是高太后的心腹,菊花内卫中的高层了,所以习惯性的就跪了下去。

    小公公身后的那些大内侍卫,其实也是内卫中人,只是明面上是宫中的侍卫罢了,见领队的小公公见了这人都行了跪拜大礼,虽然没搞清楚这个年轻人是谁,也跟着跪了下去。

    徐推官和他身后的几个皂吏们就更懵逼了,宫里来的公公和侍卫见了这人都跪拜了,看来这人来头一定不小,忙给身后众人使了个眼色,宫里来的都给跪了,咱们也别愣着了,跪吧!

    这毛病就跟传染了似的,牢头和几位牢卒见了自己的上官都跪,他们也不好站着,也学了样子跪了下去。

    李烟牛,林冲和卢进义都看傻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不敢出声说什么。

    转眼之间稀里哗啦跪了一片,无形之中就戳中了杨怀仁的笑点,我去,这是啥么情况啊,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说点啥?

    记忆里胡乱搜索了一下,杨怀仁忽然说了一句,“都免礼平身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