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我有枪,你有吗?
    ,!

    杨怀仁觉得怪怪的,他又不是官家,也不是王侯将相,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他自己都差点笑了出来。

    幸亏他一路上说了太多话,这会儿都有些沙哑了,听起来有些奇怪,又有些口齿不清似的,才没有让这些跪在地上的人听清楚。

    “都起来吧。”

    杨怀仁清了清嗓子,重新又说了一次。宫里来的小公公这才缓缓站起身来,抬着眼去打量杨怀仁的面容。

    杨怀仁在后世虽然谈不上是个绝世的大帅哥,但是在眼下这个时代,却也可以说是生得清秀俊朗。

    他平时吃的就好,又没有出多少力气,就更是皮肤光滑,满面红光,焦急的心情让他蹙起了眉头,在旁人眼里就是一副剑眉星目的俊俏读书人样子了。

    或许是刚才喉咙沙哑的时候说了那句话的缘故,加上他内卫的身份,小公公下意识的就认为眼前这人也是个公公,既然没在宫里见过,那么可能是外放刚回京的一位前辈。

    小公公瞅瞅身边的徐推官刚刚站起身来,低着拱手不敢抬头看,便偷偷的给杨怀仁亮了一下他的内卫腰牌。

    “咱家梁丙,是宫里书艺局的供奉,见过阁领大人。”

    “两饼?”

    杨怀仁乐了,心道这年代就有麻将了吗?这小子他爹看来挺喜欢打麻将啊,给儿子起名字都借用了二饼的名字。

    只不过这小子不怎么孝顺,爹妈把他生下来,给了他一对二饼,如今只剩下名字里这个二饼了,一副牌没有了将,可不和不了牌了嘛。

    想到这里,杨怀仁想起母亲、韵儿还有李妈妈整天在家里呆着也是闷的话,等回了家就立即做一副麻将牌耍耍。

    说起麻将这种游戏,其实早在宋代初年就已经成型了,北宋初年杨大年的著作《麻将经》就是最早的关于麻将的文献,其中记录了当时贵族和官宦人家流行的一种用猪骨关节制作成的博戏,与现代的玩法已经十分相似。

    不过奇怪的是,当时的花色牌并不是从一到九这么排列,而是从二到十,三种花色也不是万条筒,而是统一的铜钱,分别是散钱,串钱和贯钱。

    根据当十铜钱的形状标记的牌,后来转化成了后世的筒子,十枚铜钱又叫一串,而串子牌转化成了后世的条子,十串钱就叫一贯,贯钱牌后来转变成了现在的万子。

    那时也东南西北中发白也不是现在的样子,而是分别叫做“公侯将相文武百”,这很可能跟当时玩麻将之人的身份有关系。

    杨怀仁正傻乐,完全没察觉他已经闹了个大笑话,还是一直站在他身边的连子庚凑到他耳朵边上悄悄说道:“禀特使大人,这个梁丙以为您是个公公呢,宫里有些官职和地位的公公,才被称作阁领。”

    我靠!杨怀仁一下就炸了,心里一个劲的痛骂这个梁丙眼睛肯定是瘸了,你姥姥的,哥是个24k的纯爷们,是公的,不是公公!

    这笑话闹的,自己还傻笑了半天,估摸着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这么想了,这还得了,以后哥还混不混了?

    事关重大,一定要在众人面前说明白,可单是说,杨怀仁又怕落了此地无银的境地,必须得给出有力的证明才行。

    杨怀仁气急败坏的抓着梁公公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撩起袍裾指着胯下大声地问道:“你给我看清楚了,本官人有枪,你有吗?”

    梁公公吓坏了,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裤子那地方确实有明显的隆起,才意识到他说错了话,赶忙摇了摇头。

    “本官人还有一对大锤,你有嘛?”

    梁公公又摇了摇头,心里有些害怕,他惹了上官发怒,以后在内卫里边的前途可怎么办?

    “咱家没搞清楚就乱说了话,请大人饶了小底这一回。”

    既然他肯认错,杨怀仁也就不好再因为这点事跟一个小太监计较,看在他也是内卫,眼前这情况也确实间接帮了他不少忙的面上,这才松开手,换了一种温和的语调说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其实本官人也是为你好,你这话本官人听了生一顿气也就算了,换了是本官人的娘子听了去,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徐推官和开封府里的皂吏牢卒们都没搞清楚杨怀仁真实身份,但见他对宫里来的梁公公说话语气这么强硬,对他便更是恭敬了。

    这一晚上,杨怀仁也尝到了强硬的的好处,也免了忽悠这些不相干的人,去介绍他是个身份,直接就走进了大牢。

    大牢里今天抓回来的疑似是江洋大盗的人,都关进了同一个较大的牢房中,杨怀仁打眼就看见了坐在一个角落里独自生闷气的宗泽。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宗泽这种文武双全的汉子,混在二十七个丑人里,便是如天上星光般煜煜生辉了。这光芒无形之中就伤害了另外二十六个人。

    所以同样是生闷气发牢骚,宗泽就独自在一个角落,另外二十六个人就在聚在他对面,牢房里好似画了楚河汉界一般,井水不犯河水。

    杨怀仁叹了口气,大家都是读书人,何必如此呢?也幸亏我没有被关在里边,不然哥长的这么出类拔萃,还不叫他们生撕了哥啊。

    这时候杨怀仁也不用跟梁公公和徐推官啰嗦些没用的了,直接大声呵斥道:“那个江洋大盗的图影,就是本官人教人画的,今天此来,便是来认人。

    快打开牢门,把他们一一带到本官人面前来!”

    牢房里见来了个年轻的官员,口口声声说是来认人的,看样子这个年轻的官员职位还挺高,连开封府的推官都对他恭恭敬敬,纷纷抱着牢栅大声地喊冤。

    徐推官和牢头都认准了一个理,但凡是在开封府衙里能说话这么硬气的,都不是好惹的主,眼前这一位,看着年轻,可一定不是个善茬。

    徐推官赶忙吩咐皂吏搬了桌椅板凳来给杨怀仁座下,又点了好几盏油灯摆在桌子上方便他认人。

    卢进义和林冲虽然也搞不清楚杨怀仁这是唱的哪一出,但似乎明白了杨怀仁的计策,见宗泽站起身来走上前来,生怕他那个直性子开口便暴露了这场戏,忙挤眉弄眼的给他打眼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