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长得丑不是罪
    ,!

    宗泽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惹了祸事上身,也是懊恼不已,想起当年师父对他说的那句“小不忍则乱大谋”,到今天才有了深刻的认识。

    即便他深知他是被冤枉进来的,但是有了这件事,或许对他将来的前途就有说不清楚的影响,想起他胸中一腔热血,悔不该因为几块碎银跟那贪财的小兵起了争执。

    当他看到杨怀仁和他几位师侄出现在开封府大牢里的时候,起先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再听了杨怀仁对开封府的推官和牢监说话的语气高高在上之时,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眼下的状况了。

    杨怀仁小兄弟只不过是个厨子,虽然有个七品的子爵的爵位,但是并无任何职事和实际的权力,怎么也不至于让一个六品的推官毕恭毕敬。

    不过人家既然入夜了还来救他,不管用了什么办法,将来一定要好好答谢杨兄弟一番。

    他疑惑的冲到牢笼前,刚要开口问话,却见到杨怀仁身后卢进义一个劲的个他使眼色,这才闭紧了嘴巴,疑惑的期待着事情究竟要怎么发展下去。

    杨怀仁对牢里边诸位士子先揖了一礼,说道:“诸位稍安勿躁,本官今夜奉旨特来认人,若是你们之中有衙门追缉的江洋大盗,本官一定会认出来的。

    若是没有,本官便下令立即就放人,让诸位回家,绝对不会让诸位再受半点委屈。”

    大牢里关押的众书生听说有人来认人,寻思着自己肯定是冤枉的,心中坦然,也便不再大声喧闹了,安静的等待牢门打开。

    第一位被牢卒带出来的是个烟脸的大胡子,两位牢卒把他带到杨怀仁对面,一人一个油灯握在手里,放到这大胡子脸的两边,由于靠的太近,差点把大胡子的胡子给燎了。

    杨怀仁强忍着笑意,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从连子庚手里接过那份最初的图画来,装模作样的跟眼前这个大胡子仔细做比对。

    “不是这人,这人虽然是大胡子,但是其他特征就完全对不上了,鼻子上没有烟痣,而且他眼睛大得跟牛眼似的,与画上这贼人严重不符,放了吧。”

    杨怀仁从新坐下,摆摆手示意放人。

    徐推官这下可为难了,好不容易忙活了一下午,出动了两个衙门上百号人抓回来的疑犯,就这年轻人一句话,就放了?

    开封府的牢卒和皂吏见徐推官有些犹豫,不知如何是好,愣在原地,没有一个动的。

    杨怀仁见状,佯怒道:“怎么?本官说的话不好使吗?你这是违逆本官的意思喽?”

    “下官不敢,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不如等明日一早,蔡大人来了再一起决断……”

    杨怀仁见他不肯答应,心道本以为到了这时候可以轻松救出宗泽了,不料演技稍微不到位,这场戏就达不到效果了。

    他立即换了个生气的样子,大声斥责道:“大胆!你仔细看看,这位士子除了胡子之外,哪一点和图上面的江洋大盗相同了?

    这牢里边关着的,可是读了圣贤书之人,被你冤枉进了大牢已经不对了,难道证明了他们的清白,还不肯放人吗?”

    再好的红花,也需要绿叶才能衬托出它的鲜艳,再好的影帝,也需要群众演员来衬托他的演技。

    杨怀仁声色俱厉,演技已经很到位了,但是有这么多群演放着不用,那可是真浪费了这二十多个人被关了半天的愤怒。

    牢里的学子们被杨怀仁的话这么一煽动,似乎才想起来自己这半天来受到的屈辱。

    他们这些人寒窗十数载,本是来京城参加科举求个出身的,却被人冤枉成了江洋大盗关进了牢里,怎么能不委屈?怎么能不愤怒?

    不少人开始大声质问为什么不肯放人,更有甚者,开始指着徐推官大骂“狗官”。

    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读了书有了文化的群众的力量,那就更大了。

    徐推官被杨怀仁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一时慌乱,也不知该怎么为自己辩驳,想到自己干嘛顶撞一个上官,又干嘛跟这些读书人过不去?

    这不明摆着给自己找不自在嘛,他正值壮年,现在做了京官,将来还有大好前程等着他,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又让这些读书人出去坏了自己的名声。

    杨怀仁看他惶恐的不知如何是好,更是添油加醋,火上浇油。

    “你看看这些人,确实长的不如你好看,但是长得丑不是罪啊,谁不想生来就跟再世潘安一样?

    可是人一张脸是父母给的,长得丑也不是后娘养的啊?

    咱们大宋对读书人极尽优渥,是因为他们长的好看吗?那是因为他们的才华,你看看这些今天刚刚参加完秋试的学子们,哪个不是满腹经纶?

    他们将来都将是大宋的栋梁之才,将来出仕为官,说不准还是你的同僚,你现在这么对待他们,你于心何忍?”

    杨怀仁这一番连捧带引的话说出来,这些相貌丑陋的士子们不但听着舒服,更是觉得这些话说到了他们心坎里。

    他们或者生来就鼻子上长了颗难看的烟痣,或者因为受了伤脸上留下了难看的疤痕,但是他们谁心中不是想着靠腹中才华出人头地?

    有几个因为长的丑从小就受欺负的,甚至因为丑娶不上如意娘子的,更是感同身受,一时情绪失控,哇呀一声嚎啕大哭出来。

    大牢里一下子跟办丧事似的,一个人哭,便又勾起另一个人的伤心过往,不一会儿就传染的所有人都哇啦哇啦哭丧似的哭嚎起来。

    杨怀仁也做出伤心的样子去配合眼下的气氛,使劲挤出了几滴泪,叹气道:“长得丑绝不是罪过,看看他们流露出的真性情,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徐推官看着情况,他的名声不但彻底毁了,说不定这牢里关着的某个情绪激动的丑书生,恨不得把他生吃了。

    再不放人,那就不是有没有前程的问题了,涉及到他的安危问题,那还了得?

    “下官知错,下官谨遵大人吩咐,”徐推官赶忙认错,接着对开封府的牢卒摆了摆手,示意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