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快乐的肉票
    ,!

    杨怀仁就这么把牢里关着的二十七个人一一比对了一遍,然后都找了理由,全部放了出去。

    这下不光徐推官怕了,连梁丙也害怕杨怀仁就这么把所有人都放走,他又怎么回宫给跟叶公公交代?

    “上使大人,这人全都放走了,却没有一个是图上画着的那个江洋大盗,咱家不知回了宫里,该如何向上边交代了,还请大人示下。”

    杨怀仁一听也是啊,今天搞这么多事,可算惹下麻烦了。

    一路上忽悠别人说他是奉旨办差,理论上还说得过去,他也确是奉了太皇太后的旨意查找九天玄铁的下落,虽然这事做的不太低调,但见了老太婆还有个解释。

    可疑犯都让他私自放了,将来若是老太婆问起来,他又怎么解释?除非他能找出一个真的跟那画上的江洋大盗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才能交差。

    可这又谈何容易?且不说这种模样的人实在难找,就算真有哪个不开眼的长了这副尊容,他也不好意思上街吓唬人吧?

    就算他好意思上街,又能被杨怀仁恰巧碰上,可总不能因为人家长得难看就找人家来当替罪羊吧?

    不过眼下救人的目的达到了,其他的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你交代个屁啊,有老子亲自给上头交代,我困了,回府!”

    杨怀仁甩甩手走了,梁公公看这情况,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明日回宫交差,只推说是杨怀仁自己一人所为,与他无关便可。

    最倒霉的是徐推官,早不当值晚不当值,偏偏在今天当值,莫名其妙背了个烟锅,最后连杨怀仁是什么来头都没搞清楚。

    杨怀仁等人走出开封府,转过一个路口,宗泽早等在那里。杨怀仁把他迎上马车,宗泽一个劲的表示感激之情。

    “兄弟之间客气什么?换了是我杨怀仁有难,你们不照样会帮我?所以感谢的话,在咱们兄弟之间都是多余的。”

    杨怀仁本想邀这几个兄弟一起回杨府吃酒,可时辰实在太晚了,林冲明日还有差事,宗泽也不想再打扰,众人便在半路分手。

    杨怀仁,李烟牛还有莲子三兄弟五人回到了杨府,府里人全都去了庄子上,只有像羊乐天等在随园里干活的伙计们住在偏院,这会儿也早都歇下了。

    安排了莲子三兄弟临时和李烟牛的住在他的小院子里,杨怀仁独自回到空空荡荡的后宅里歇息。

    关好了房门,他从床上一个暗格里取出他藏起来的那六枚硬币的一枚,放在手心里盯着它发呆。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初一个戏谑似的故事,竟然惹出这么大一件事情来。

    如果给他一个机会重新回到刚来到大宋那一天,他宁愿……反正为了填饱肚子,他可能还是会选择去忽悠那个八字胡当铺掌柜的。

    只不过这次一定要编一个不一样的故事,起码不能跟这个召唤神龙许个愿就能当皇的故事上扯上关系。

    权力这东西,的确很诱人,太多人因为它丢掉了性命,可还是不断的有人着了魔似的去追求。

    玩这种游戏,太危险,也太难了。还是做做菜有意思,几片肉,几颗菜,在杨怀仁手里一个变化,便成了一道美味,这才是一个文艺青年应该干的事情。

    或许是他太累了,手里握着那枚硬币,脑袋一沾上枕头,杨怀仁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杨怀仁曾经怀疑他是不是又穿越了。

    睡觉之前明明是在自己家里,自己房间的床上,怎么醒来之后他又被捆得结结实实,在一个阴暗又破旧不堪的房间里边?

    “幻觉,一定是幻觉!”

    杨怀仁试着咬了一下腮帮子肉,疼得他“哎吆”一声,原来不是梦。

    等他眼睛适应了这片烟暗,他才看清楚这个房间里,像他一样被绑着的,还有另外八个人。

    房间里有八根直径一尺的立柱,每一根立柱上都用铁索绑了一个人,而杨怀仁则是被麻绳绑在一把太师椅上,摆在房间的中间。

    我勒个去,杨怀仁这下明白了,他这是又一次光荣的成了肉票。

    不过这一次跟上一次不同,上一次他自己当肉票很孤单,这次还有八个和他一样的倒霉蛋一起陪着他当肉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杨怀仁当肉票是有经验的,这时候乱喊乱叫,不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有可能招来绑匪的毒打,所以,喊是一定不能喊的。

    绑匪这个职业,这年头还是非常有职业操守的,起码杨怀仁在茶馆里就听过不少食客讲过类似的故事。

    绑匪求的是财,一般不伤人性命,随园附近有家贩卖笔墨纸砚的姓张的人家,他家三儿子就被绑过,交了三千贯赎金,小三子就回家了。

    再一想这屋里总共捆着九个人,杨怀仁觉得这伙子绑匪是经验丰富,勤劳肯干,业务量看样子不少啊,人家这买卖做的够专业,那么人家的职业素质就可能非常高,绝不会干出杀鸡取卵的勾当。

    话说家里有钱心里就不慌,杨怀仁渐渐放松下来,一点也没有当了肉票那种既委屈又害怕,还埋怨老天不公的正常的一个肉票应该有的基本觉悟。

    杨怀仁心里清楚不过,遇到这种事,要用乐观的态度来面对,反正再愁再恼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不如就做一个快乐的肉票。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和另外八位同命相怜的人结交一下,这些人能被绑匪盯上,一定是非富即贵,家里都是有钱的主。

    和他们结交结交,说不定就能多发展几个吃货,给随园也带来新的客源。

    说好听的,杨怀仁这叫生意头脑,说不好听的,这就是“心也太大了。”

    杨怀仁使劲晃动着身体,想把屁股下面笨重的太师椅挪挪位置,太师椅子“咯哒咯哒”蹦跶了几十下,才终于靠近了一个穿的十分华丽,低着头垂头丧气的富家公子面前。

    “哎,哎,我说这位公子,咋称呼啊?”

    这个富贵公子听到有人在他面前说话,晃了一下脑袋,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抬起头来。

    等他慢慢露出一张脸来,让杨怀仁看清了他的模样的时候,两个人都惊讶的大叫了一声——

    “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