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汪老虎的复仇
    ,!

    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那位富家公子打扮的年轻人看到杨怀仁的时候,真的哭了出来。

    杨怀仁却是笑了,这富贵公子哥是他老熟人了,光看他张开嘴少了一对大门牙,便知道魏二公子今天也是走了霉运。

    这年头也没有整形医生,魏岱严被关必胜打歪的鼻子,到如今也没有给正过来,牙好像补过,很明显又被人撬了去。

    “大侄子,你说你补牙用点正经材料不好吗?非得臭显摆,弄两颗大金牙镶上,你一咧嘴就闪人眼睛,叫绑匪给你撬走了吧?”

    魏岱严点点头,哆哆嗦嗦地问道:“你怎么也被绑到这里来了?”

    “靠,我咋知道啊,今天刚回城办点事,累得大爷我沾床就睡过去了,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哎,对了,听说你老爹带着你们去乡下避风头去了,这不还没一个月呢,你怎么就回来了?”

    “我跟我爹确实出城去了,就在跟你厨艺比试输了的那天。我们全家出城向东走了一天,住在了我爹乡下一个老友的家中。

    可住了半个月,乡下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太无聊了,我便偷偷又回了城,后来就被抓到这里来了,我这才觉得我爹说的话太对了,城里太危险了。”

    杨怀仁琢磨了一下他的话,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你小子少打马虎眼,你是又想你城里哪位相好的了吧?你爹说的确实对,城里太危险,你还是回乡下安全……”

    杨怀仁正组织好了语言准备捉弄捉弄魏二公子,忽然觉得有人踹了一下他屁股坐着的太师椅子。

    他被绑着没法转身,只好使劲拧着脑袋回头去看是谁在踢他,可屋子里本来就光线不好,加上他斜着眼实在看不清楚,只好又“咯哒咯哒”跟玩竹马似的蹦着椅子转过身来。

    “兰若心?!”

    杨怀仁看到兰若心也被绑在一根柱子上的时候,心一下就凉了。这不是绑架!

    兰若心是何等人物?那是青莲帮的第二把交椅,自从烟虎帮完蛋之后,青莲帮如今可是东京城里第一大帮派。

    江湖上有哪个人敢把兰大小姐当肉票绑了啊?

    兰若心嘴巴里吱吱呜呜的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看来是被人用布团堵住了嘴巴。杨怀仁同样也被绑着,虽然看上去比她稍微自由那么一点点,却也爱莫能助。

    杨怀仁心里想到一个人,为了证实他想的没有错,他又一次蹦跶到兰若心旁边的一个女人身边。

    这女人看上去好像睡着了,低着头看不清样貌,想起他刚才醒来的时候那股头疼劲儿,估计这个女人也像他一样被绑匪下了蒙汗药。

    杨怀仁使劲向前伸着脑袋,深吸一口气,又鼓着嘴巴去吹这个女人,希望把她吹醒。

    连吹了三口气,杨怀仁脑袋都吹得有些晕乎乎的,才让这个女人有了点反应。

    这个女子慢慢睁开眼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惊恐之下大声叫喊起来,这一喊叫却也让杨怀仁看清楚了这女子的模样,正是万花楼的俏牡丹。

    杨怀仁这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如果不是绑票,那么就是绑了他们这些人回来报仇,又是谁跟他,兰若心,魏岱严还有俏牡丹有过节呢?

    答案很简单,烟虎帮的帮主汪老虎。

    俏牡丹惊魂的一声喊叫,另外几个被蒙汗药麻翻了的人也渐渐醒了过来,没有出乎杨怀仁的预料,小白脸李邦彦也在这里。

    另外几个他好像没见过,不过应该也是汪老虎的仇人。

    这下可完蛋了,杨怀仁心道,汪老虎这是集体绑了害他烟虎帮帮破财散的人来,准备集体复仇啊。

    汪老虎原来是何等的风光?烟虎帮帮主,去逛个窑子都随身跟着十几个小弟的人,东京城里地下赌庄,超过一半都是他的。

    就因为听了魏财这笨蛋的主意,才导致后来输了钱又输了人,烟虎帮一夜之间被青莲帮给灭了个干净。

    这大半个月来不知道积攒了多少仇恨,才计划了这么一出,把所有害他一落千丈的人全部抓了来,像他那么心狠手辣的恶人,看来今天是没跑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鬼,说曹操曹操就到,这话真是万试万灵。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三个手持火把的人,领头的那个,正是前烟虎帮的帮主汪老虎。

    汪老虎看起来非常满意眼前的一切,如今的他没有了往日里的飞扬跋扈,而是显得沧桑了不少,可能是长时间的躲藏,本来就烟乎乎的脸上生出了散乱的胡须。

    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刀疤,光秃秃的脑袋上也多了一套假发,可能是为了躲避青莲帮的追杀故意装扮的。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整张脸在飘忽不定的火光照射下更显得狰狞可怕。

    “看来你们都醒了,是不是该算算账了?”

    汪老虎阴森的声音里全是暴戾和仇恨的味道,他走到杨怀仁面前,伸出手来掐着杨怀仁的下巴阴笑道:“听说你小子挺能耐啊,现在都是个贵族了,你这么能耐,我就让最后一个死,算对你不错吧?”

    杨怀仁用力甩开他的手,笑着说道:“我说老汪啊,你这是不讲规矩啊。

    咱们都是出来混江湖的,讲的就是恩怨分明,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杨怀仁跟你素未谋面,和来仇怨?”

    汪老虎刷的收了笑容,恶狠狠的咬着牙骂道:“你当我汪老虎会被你蒙蔽?不是你跟青莲帮勾结,我能有今天?”

    说完凶狠的一脚踹在那把太师椅上,那把椅子本来就十分沉重,再加上杨怀仁的体重,竟然被他一脚踹飞了起来,撞在背后一丈远的一面墙壁上。

    这一脚力度极大,整把太师椅“哗啦”一下撞裂成几块,杨怀仁的背上也被撞的好似散了架,巨大的疼痛让他跌落在地上爬不起来,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汪老虎要怎么复仇。

    汪老虎接着走到魏岱严面前,魏二公子吓得三魂没有了七魄,抖似筛糠地贴在背后的柱子上,闭紧了眼睛别过脑袋去不敢与汪老虎对视。

    汪老虎嘴角一撇,拽着魏二公子的头发让他转过头来,恶狠狠的说道:“你看你这个熊样,杀了你都脏了我的手。

    只要你老爹早点把我要的钱数目不少的送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