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硬汉与怂货
    ,!

    “和杨怀仁比试厨艺,我爹一下输了二十万贯,哪里有另外的二十万贯给你?”

    “哼哼”,汪老虎嗤笑道:“看来魏二公子真是你爹亲生的,都他女良的一样贪财如命,你最好烧香拜佛祈祷你爹肯拿出二十万贯钱来赎你的小命。

    魏财只要晚了一天不拿钱来,我便割了你耳朵给他送去,若是晚了两天,我便割了你鼻子,三天嘛,可能是舌头,也可能是眼珠子。

    哼哼,到时候我可以让你魏二公子自己选,够仗义了吧小子?”

    魏岱严那张歪鼻子白净脸刷得一下就烟了,愣了一下神,突然“哇呀”一声哭了出来,叫喊着“爹,救我啊,爹……”

    汪老虎一口吐沫啐在魏岱严脸上,鄙视的骂了他一句“怂货”。

    魏岱严左手边绑着的三个人,看样子都是身负武功之辈,见汪老虎转头走到他们这边,一个没有左臂,年纪稍长的汉子开口骂道:

    “汪老虎,你要杀便杀,不要跟洒家啰嗦,白刀子进来红刀子出去,洒家若是眨一下眼,洒家便不姓程!”

    汪老虎突然狠狠的一拳打在那名姓程的汉子肚子上,奸笑道:“程德,你追的我好苦,我脸上这一刀,一定会跟你算个清楚。”

    那个叫程德的汉子被闷了重重的一拳,一声也没吭,一口鲜血吐出来,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汪老虎,你就这么点能耐吗?江湖上说你重拳无敌,凶猛无比,在我程德看来,也不过如此。

    我只恨我程德那天的一刀砍歪了半寸,没有一刀把你劈死!”

    “哼,后悔已经晚了!”

    汪老虎指着三个汉子笑道:“你们三个联手,我汪老虎的确不是对手,若是单打独斗,我汪老虎会把你们放在眼里?

    程德啊程德,你在青莲帮有什么前途?竟然听命于一个小丫头,说出去不怕江湖中人笑话。

    你不是号称独臂神刀嘛,我今天连你另一条手臂也砍了,看你今后还怎么耍刀!”

    汪老虎说罢抄起一把大砍刀来,双手握住刀柄,用足了力气抡了起来,朝着那独臂汉子的右臂砍了下去。

    杨怀仁不忍心看这残忍的一幕,闭上了双眼,耳边却传来砍刀连肉带骨一齐被斩断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兰若心见自己青莲帮的手下高手被汪老虎这么残害,想大声喊一句“住手”,却因为嘴巴被堵了个严实,只从喉咙发出嘶哑的低吼声。

    汪老虎转头诡异的对着兰若心一笑,“兰大小姐,你不用着急,收拾完你的手下,呆会儿便轮到你。”

    程德被斩断了胳膊,巨大的痛楚让他满脸通红,睚眦欲裂,额上青筋暴露,却仍然咬紧了牙关,一个字都没有喊叫出来。

    杨怀仁再睁开眼看时,汪老虎那一刀同时砍断了绑住程德上半身的绳子,而下半身仍旧被绑住,程德没有双臂的身子自然向前垮了下来,他头顶在地上,眼睛似是要瞪了出来。

    程德另外两个同伴破口大骂起来,汪老虎给他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先宰了这两个家伙,吵得爷爷头疼。”

    汪老虎的两个手下掏出两把匕首,对着那两个汉子胡乱捅了一阵,直到他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才停下手来。

    程德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同伴被残忍的杀害,痛不欲生的嘶吼起来,“汪老虎,你这个杀千刀的,爷爷变了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厉鬼?”

    汪老虎似乎一点儿也在意,“你若是厉鬼,爷爷就是阎罗王!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汪老虎又一次双手举起手中还那把刀刃上还在滴着鲜血的大砍刀,冲着程德的脖颈砍了下去,巨大的力量让砍刀斩断了程德的脖颈,又把砖石的地面敲击的碎裂开来。

    程德的头颅被弹了出去,正好落在魏岱严脚下,魏二公子眼看着那个脑袋竟然还等着眼睛,好像恶狠狠的盯着他一般,吓得他一下晕厥了过去。

    房间的另一边,被绑在李邦彦右手边的一个样貌猥琐的汉子开始大声求饶,“帮主,小底投了青莲帮也是为了有一条活路,是被他们逼的啊……”

    没等他说完,汪老虎手里那把大砍刀扔了出去,正砍在那个猥琐汉子的脑袋上,一个小脑袋被劈成了两半。

    “呸!”

    汪老虎盯着那个被他一刀砍死的汉子骂道:“吃里扒外的家伙,还有脸求饶。背叛我汪老虎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说道背叛,他的手下投靠了青莲帮是背叛,那么给他戴了绿帽子的俏牡丹,就更是让他不能容忍的背叛了。

    李邦彦自知他就是那个亲自做了那顶绿帽子的人,见汪老虎向他走过来,忙求饶道:“汪帮主,汪好汉,汪英雄,这件事是个误会……”

    “误会?你凭着你这张小白脸偏偏娘们还行,骗爷们怕是不好使了吧?”

    “汪大爷,小生只不过是个书生,怎么敢跟您抢女人?是她,是这个女人骗了小生,是她用美色魅惑了小生啊,真的不关小生什么事情啊,求求汪大爷放了小生吧。”

    杨怀仁心中大骂李邦彦这个孬种,为了苟且偷生,竟然把所有责任推到一个女子身上,真是男人中的耻辱。

    俏牡丹早料到她一个青楼女子,只不过是男人眼中的一个玩物,在汪老虎眼中如此,在李邦彦眼中更是如此。

    百般愁绪涌上心来,两行清泪从俏牡丹的俏脸上滑落,她这时也不再畏惧了,只剩下悲伤的情绪围绕了她,竟旁若无人的唱了起来: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

    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

    对爱情的无限向往和对自己身世遭遇的无奈,都化作曲调中的凄美。

    一曲唱罢,俏牡丹对李邦彦看也不看一眼,却转过头来向杨怀仁送了一个羡慕的眼神,似是在说为何她没有遇见一个像杨怀仁一样的有情郎。

    她脸上挂着笑,嘴角里却汩汩流出深红色的血液来,接着脑袋便耷拉下去,转瞬之间,生命的光彩便从她身上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