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老子喷死你
    ,!

    (郑重呼吁一下诸位书友们,如果条件允许,请支持正版,多谢了!)

    当一个男人眼里只有一个曲线玲珑的美女的时候,很自然的就会选择性失聪。

    不论杨怀仁怎么想阻止他,汪老虎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或许这种时候,杨怀仁的喊叫,只会让汪老虎有了一种在别的男人面前展示他雄性之风的快感。

    兰若心小衣上的细绳被汪老虎挑开,那件翠绿色的小衣滑落下来。

    饶是这间屋子里光线有些昏暗,仍掩饰不住兰若心冰肌玉骨的光晕,特别是两只粉白的玉兔儿跳跃了出来,更是无比的耀眼。

    汪老虎一脸的yin贱之色,整个人都陷入了迷醉之中,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兰大小姐,今天我汪老虎就让你尝尝羽化登仙的滋味……”

    说着汪老虎伸手去拽兰若心的裤子。兰若心泪流满面,心里唯一的念头便是求死。

    杨怀仁唯一的信念就是绝不能让一个清白的女人遭到如此的侮辱,可是就算他现在不是浑身疼痛,凭他的力量也不足以阻止汪老虎,反而会因为鲁莽的行为招致死亡更早的来临。

    杨怀仁的大脑开始急速的旋转,怎么样才能以弱胜强?怎么样才能以智取胜?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强忍着剧痛把手伸进了怀中,取出两包东西,一包打开放在手心里,另一包东西则含在了嘴里。

    汪老虎粗暴的扯落了兰若心的裤子,兰若心整个身子都暴露了出来,她紧闭着双腿,试图做最后的拼死抵抗。

    正当汪老虎要去扒拉开兰若心的双腿之时,后脑勺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汪老虎被打断了兴致高昂的情绪,回过头恶狠狠的盯着杨怀仁,“本来想让你最后死的,你也可以欣赏完了爷爷的雄风再上路,可惜你非要搅扰爷爷的兴致。

    既然你非要求死,爷爷便成全了你。”

    这时的杨怀仁已经坐起来倚在身后的墙壁上,艰难的又从身边捡了一块太师椅摔碎后的木块冲着汪老虎扔了出去。

    杨怀仁扔得也真准,这一次又击中了汪老虎,而且是眉心。

    汪老虎气急败坏的冲过来,伏下身去用左手抓住杨怀仁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脸对脸面对着他,冷冷的说道:“你小子逞英雄是吧?爷爷马上送你归西。”

    汪老虎握紧了右拳,使出了全力挥拳向杨怀仁的脸上打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当汪老虎的拳头还在空中的时候,杨怀仁嘟起嘴来,冲着面前汪老虎的脸上喷了一口。

    汪老虎顿时觉得脸上,鼻孔里,眼睛里都是火辣辣的像是着了火一般,“哇呀”乱叫着向后退去。

    他不知道杨怀仁用了什么毒药粉喷了他一脸,可是这药粉着实厉害,而且无孔不入,慌乱之中他吸到了喉咙里,通过鼻子吸到了气管中,这毒药粉末不管到了哪里都灼烧起来似的,让他更加难受。

    汪老虎眼睛里烧得疼痛难忍,他匆忙去用手擦眼睛,却越擦越痛,更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心中害怕杨怀仁趁机偷袭他,忙挥舞起双手,不让他靠近自己。

    杨怀仁这时已经迅速的绕到他背后,左手里一整包药粉从他背后塞到了他嘴巴里。

    汪老虎喉咙里辣得发干,正不停的在吞口水,试图缓解这强烈的灼痛,没料想杨怀仁从他身后又塞了一把不知道什么药粉到他嘴巴里。

    措不及防之下,他竟然把这一把药粉吞了下去。他意识到杨怀仁从背后偷袭了他,他急速的转身横着扫了一拳。

    杨怀仁做完了这些事,已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再想躲开汪老虎的这招横扫拳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只有尽力把双手抱在胸前,硬吃了汪老虎一拳。

    这一拳力量太大,杨怀仁竟感觉像是一个大磨盘砸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整个人都被抡飞了出去。

    杨怀仁清楚的听到护在胸前的左臂“咔嚓”断裂的声音,“啊”的大叫一声,又一次撞在另一面墙壁上。

    汪老虎不知道杨怀仁又给他喂了什么东西,心中害怕起来,跪在地上用手去抠自己的喉咙,想把毒药抠出来。

    “你姥姥的,爷爷一口辣椒粉喷死你!”

    杨怀仁骂了一句,心道一整包曼陀罗加河豚毒素的混合毒药塞进了汪老虎的嘴巴里,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发作,自己现在这副德行是不能再靠近他了,再挨一拳,他可能真的就一命呜呼,小命不保。

    眼下最重要的,是先给兰若心松绑,虽然她论武功也不是汪老虎的对手,但在他中毒的情况之下,制服他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兰若心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瞪大了眼睛,看一眼汪老虎,好像是杨怀仁给他喂了什么毒药,让他眼睛难受得看不清,又看了一眼杨怀仁,不知道他挨了汪老虎拼命的那一拳,还有没有命来帮她松绑。

    杨怀仁强忍手臂骨折的钻心疼痛,用右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匍匐着向兰若心这边慢慢爬了过来。

    兰若心的视线不断的在汪老虎和杨怀仁之间变换,生怕汪老虎呕吐出第二包毒药,又觉得杨怀仁跟个虫子似的爬的太慢,脸蛋儿憋的通红,嘴巴里不停的发出“呜!呜!呜!”的动静。

    杨怀仁心里也着急,可是自己现在这状况,估计跟从珠穆朗玛峰上滚落下来差不太多,没死就不错了,你还他姥姥的“呜呜呜”个没完没了,是又嫌弃我没用了吗?

    老子为了救你连命都差点搭上,更让老子心疼的是那包辣椒粉老子都不舍得吃,平时都是数着末子往菜里加,今天倒好,都便宜汪老虎这个王八蛋了,这才真的叫暴殄天物。

    还有,老子嘴巴现在肿的估计跟挂了两根腊肠似的,潇洒帅气,玉树临风的光辉形象全他姥姥的毁了,你还有脸嫌弃老子没用?

    杨怀仁心里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唠叨起来,反而让他觉得全身的伤痛减轻了不少,再抬头的时候,已经爬到了兰若心脚下。

    可这一抬头场面就尴尬了,刚才他光顾着唠叨,这才想起来兰大小姐还光着身子呢,这一抬头可是满园春色尽收眼底。

    兰若心见杨怀仁趴在她脚下抬着头看着她发愣,心里又羞又恼,瞪着眼睛又使劲“呜呜”了两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