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强盗思维
    ,!

    “啥?你再说一遍?!”

    杨怀仁不相信他的耳朵,兰若心竟然对他说出这种话来,杨怀仁就算脸皮再厚,也要脸红不好意思了。

    “脱衣服脱衣服脱衣服!你聋了啊?说三遍总该听清楚了吧?”

    “不脱!”

    杨怀仁抱着骨折的左臂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作为一个有文化的人,哥们是有节操的,士可杀不可辱!你让我脱我就脱,哥们的面子往哪放?

    再说我杨怀仁也是有家室的人,难道你兰大小姐把哥看做了随随便便,喜欢拈花惹草之徒了吗?

    告诉你,你看错了!原来你是这种人啊,哥今天才知道,这屋里死人比活人都多,血里呼啦的这么恶心,你竟然还不忘了占我便宜,口味够重啊……”

    到底是谁占谁便宜?兰若心气得差点岔过气去,他竟然误会成这么龌龊的事情,羞恼的她一脚踹在杨怀仁的大腿上,“你个色鬼,想啥呢!?我让你把你衣服脱了给我穿!”

    “哦……原来是这样啊”,杨怀仁刚要脱自己的外衣,发现他就穿了这么一件衣服,脱给了兰若心,自己里边也只剩下一条裤衩了。

    “那么多死人,你随便扒下一件先凑合凑合不行吗?”

    “死人衣服脏,我不穿!”

    “靠,啥时候了毛病还不少”,杨怀仁指了指晕厥过去的魏岱严,“这小子是活的,衣服还是干净的,你去扒他的。”

    “干净你个大头鬼!他的衣服更脏,你仔细看看,那家伙吓得尿了自己一裤子!”

    杨怀仁一看魏二公子确实吓尿了,脚下一大滩尿印子。

    “唉……”

    杨怀仁叹了一口气,“我就说嘛,最讨厌你们这种有洁癖的人……”

    说着想脱下外衣来,可惜他左臂断了,稍一动弹又浑身疼痛,龇牙咧嘴拽了半天,连个袖子也没褪下来。

    “你磨蹭啥呢?”

    杨怀仁气不打一处来,“我说大姐,我胳膊断了,自己脱不下来,你来帮我脱吧。”

    兰若心一想也是,刚要伸手去扶他起来,又想起自己双手正护着关键部位,一松手可不就让杨怀仁全看了去了吗?

    “你闭上眼睛。”

    “吆,挺机智啊。”

    杨怀仁嘴上说她机智,心里却在偷笑,兰大小姐精明了一辈子,今天看来是脑袋短路了,到现在才想起来让哥们闭上眼睛,就这智商,真是高得令人敬佩,马上就快接近人类的正常水平了。

    见杨怀仁嘴上带着微笑闭上了眼睛,兰若心又羞又气的把他扶起来,解开了他的衣服,发现杨怀仁不穿平常的内衬,只是穿了一件样式奇怪又蓬松的短裤,小腹下边突出一根好像是什么武器的东西。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刷的一下全身都红了,心中小鹿狂奔,腹中一阵燥热,赶忙把他转了过去,慢慢从身后把衣服褪了下来,然后急匆匆的罩在了自己身上。

    “好了没有,我可睁眼了?”

    “好,好了。”

    兰若心不知道怎么了,紧张的她说话都有些结巴,“你去脱了尿裤子那小子的衣,衣服穿吧。”

    “我勒个去,”杨怀仁骂道,“我说大姐,大姑,你嫌他脏,我就不嫌了?在你心里我就那么没有追求吗?”

    兰若心斜了他一眼,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背过身去嘟哝了一句,“你爱穿不穿,与我何干?”

    强盗思维啊,杨怀仁无奈的摇摇头,你抢了我的衣服穿,就不管我这么走出去丢不丢脸了?

    哥们好歹也是个有爵位的人,虽然这小小爵位说出来也觉得不怎么地,但无论如何也算是踏入上流社会圈子的门口了吧?

    “别啰嗦了,抓紧逃走要紧!”

    兰若心背对着他嗔怪地埋怨了一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从门缝里往外边观察了一下,才缓缓把门打开。

    杨怀仁耸耸肩,觉得就这么出去也没啥大不了的,反正他是个男人,也不怕被人看了会怎么样,反正又不会少块肉啥的,随便看。

    太阳已经升起,外边的光线有些刺眼。

    两人走出门外,才发现这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后院,看样子也是个家境不错的人家,刚才那间关了他们的屋子,不过是个很久没有使用的库房。

    院子东面不远处就是东城墙,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兰若心眯着眼睛四周看了看,当看到不远处一座楼宇的时候,她便知道身在何处了。

    “这很可能是魏财家的院子,你看……”

    杨怀仁顺着她手指指向的那座楼宇看了看,虽然收了旗幡,可也很明显看到了那座四层高的楼宇墙壁上一个大大的“鮓”字,便证明了那是魏家正店。

    “我先走,你待会儿再走,你今天就当没见过我,懂吗?”

    杨怀仁还真没懂,呆呆的摇了摇头。

    “笨蛋,本姑娘在东京城里也是个名人,穿这样子走出去,总要被人认出来的,若是和你走在一起,怕要被人说闲话了。”

    你是个屁名人啊,你就是一个人名。杨怀仁十分不屑,你再有名,还能比哥们有名?

    不过话说回来,兰若心是青莲帮的二当家,她好面子也是情理之中。

    再说了,不管她多么能耐,毕竟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衣衫不整的和自己站在一起,教些无事生非的闲人胡乱编排一番当绯闻传了出去,确实有损清誉。

    虽然什么都见了,不过人家一个花季少女这么要求,杨怀仁觉得说没理由拒绝人家。

    看他点了头,兰若心才放下心来,“这里的事情,还有汪老虎的两个手下,不用你操心了,本姑娘自会派人来处理。”

    “那么俏牡丹……”

    虽然俏牡丹只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与杨怀仁只有过两面之缘,不过对于这个至情至义的女子,他心中对她有些怜悯之情。

    “我会好好埋葬了她,你放心。”

    杨怀仁感激地点了一下头,兰若心也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你出去帮忙教人去我家里捎个信,告诉他们我没事,顺便给我捎件衣服过来。”

    “嗯……”

    兰若心脚步一顿,应了一声,却没有回头,心中不知怎么对杨怀仁产生了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心中想着刚才烟屋子里的事情,脸颊又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