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吹牛免税
    ,!

    兰若心走了,杨怀仁独自穿着个大裤衩子站在魏财家的大院子里,觉得……大秋天的穿一件裤衩子在外边吹风,真是脑袋瓜子漏风了。

    杨怀仁觉得有些奇怪,魏财全家出去避风头比较好理解,可是他家这么大一个院子,难道连个留下来看家的老汉都没有?

    既然全家都怕被汪老虎报复,胆小的都学老鼠钻洞了,那哥们取你几件衣服穿穿,你应该不会介意。

    杨怀仁忍着胳膊的疼痛,拖着脚步搜了几间屋子之后,他就知道古代地主老财是多么可耻了。

    魏财这哪里是避风头,简直就是移民。家里除了搬不动的石头桌子石头墩子,但凡是能到当铺里当几个铜子儿东西,他竟然全都带走了。

    贪财抠门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引领了此后一千年里地主老财的抠门潮流。

    杨怀仁看了三间屋子,就懒得再找下去了,本来就受了伤,再说他也饿了。

    正在一间房子里的光板床上咒骂魏老儿生儿子全都没有****忽然从窗外闪过几个人影。

    “坏了,不会是汪老虎的手下提前回来了吧?”

    杨怀仁那个后悔啊,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能烫嘴,早知道刚才就穿着裤衩子走回家了,死要面子害死人啊。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窗户边上,学电视里演的那样,指头放到嘴里沾了点吐沫,在窗户上戳了个洞,然后从这个洞里往外瞅。

    杨怀仁长出一口气,抚了抚胸口叹道:“还好还好,是自己人。”

    原来今天早上杨怀仁的徒弟们起来听说师父回府了,便早早的各自做了自己最拿手的好菜,想让师父尝尝他们最近的进步。

    这时候才发现杨怀仁不见了踪影。烟牛哥哥想起上一次杨怀仁被凶恶丈母娘绑走的事情,立即就毛了。

    莲子三兄弟的未来全都系在杨大特使的身上,如今不见了上司,万一杨怀仁有个什么闪失,照内卫这种组织内部的规矩,他们也就屎壳郎子开启冲刺模式,离屎不远了。

    好在他们的职业素养救了他们,内卫这个行当,干别的不行,追踪痕迹追杀目标是基本功中的基本。

    三兄弟就跟警犬似的在杨怀仁屋子里嗅了嗅,便循着气味和绑匪留下来的痕迹,最终找到了魏财家里来。

    一进院子就闻到了血腥味,莲子三兄弟心中一凛,顺着味道找到那件废弃的库房,眼前的一幕把他们吓傻了。

    绷紧了神经在烟屋里仔细了一番,发现除了一个尿了裤子还在傻兮兮又说又笑的没门牙的傻子之外,其余的人全死了。

    没有发现杨怀仁的尸首,他们似乎又有了一丝丝杨怀仁可能还生还的希望,揪着魏二公子,哦,现在应该叫魏二傻子,拖着他狠狠地他问杨怀仁在哪里。

    杨怀仁在门口看着三人的行为,拍着脑袋一个劲的摇头,教这帮从小就习武的人的师父们,肯定不懂得教徒弟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道理,学了一身武艺,智商却是硬伤,怎么出来闯荡江湖?

    跟傻子问人的下落,跟找个石头墩子谈心有什么区别?

    “我在这里!”

    莲子三兄弟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猛地齐刷刷回过头来。

    杨怀仁的主角光环是怎么来的呢?答案就是天上的太阳每次都十分巧合又巧妙的配合了他的闪亮登场。

    太阳逐渐升起,到了一定的角度,撒下来的光辉便不偏不倚从头到脚刚刚好笼罩了他,从烟暗的屋子里看过来,只穿了一件裤衩的杨怀仁便如希腊神袛一般展示了力量与智慧的完美结合。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人家杨怀仁从小就有当歌星的梦想。当歌星除了学五线谱会乐器练发声之外,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上了舞台会走位。

    自学成才的杨怀仁前三样没学会,走位这门学问倒是无师自通,与其说是太阳给他面子,不如说是他会借光。

    莲子三兄弟跟见了失散多年的亲爹似的哭喊着冲了过来,抱着杨怀仁的大长腿就不撒手了。

    “天佑特使大人,我们三兄弟本以为特使遭了歹人毒手,我们三人也不愿意苟活下去了,就算去了阴曹地府,也要追随特使……”

    哎呀我去,这马屁拍的,咋叫人这么呃……让人爽歪歪的呢?

    杨怀仁嫌弃的推开他们,“少拍马屁,也不怕马儿拉稀滋你们一脸。”

    三兄弟见他没事,放下心来。连子庚见屋里死了几个人,疑惑的问道:“特使大人,属下有一事不明?”

    “啥事?”

    “这屋子里一个尿裤子的傻子,还有五男一女六具尸首,他们是谁?这些人又被谁所杀?”

    杨怀仁忽然想起这件事一定会被他们禀报给叶公公知道,那太皇太后自然也会知道,想起昨个夜里闯城门和大闹开封府之事,他一定要给老太婆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大脑又急速旋转起来,想到汪老虎那张丑陋的脸,眼前灵光一闪,便有了办法。

    “你们看看这周围还有别的人吗?”

    莲子三兄弟不明白杨怀仁为什么这么问,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回了句“没有”。

    “那不得了?你想想还有谁英明神武玉树临风能够有足够的智慧把这些人弄死?提示提示你们,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哦。”

    杨怀仁决定吹个牛去天上飞一会,反正这年代杀牛要挨板子,可吹牛却一定是免税的。

    连子庚在内卫这些年,见得死人多了,屋里那几位,他打眼一看他们的身形便知道这几个都是有真功夫的好手,特别是正中间那一位死相极惨的那位,更不是一般的高手。

    再从屋里的情况看,明显有几个是绑着被杀的,这就更不可能了。

    他们在杨怀仁屋子里问到了一种江湖上流行的迷香残存的气味,说明杨怀仁是昨夜里被人迷晕了绑来的,又怎么可能反杀了绑匪,还要再费劲把他们绑起来呢?

    不过上官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做属下的基本原则就是,上官说什么就是什么,否则升职加薪这种好事就轮不到你了。

    连子洲是三兄弟中最实诚的,他想不明白,挠着头疑惑不解的问道:“特使大人,你又为何不穿衣服?”

    “呃……”

    杨怀仁只愣了片刻功夫,便哈哈大笑道:“本官杀人杀得一身臭汗,脱了衣服凉快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