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因祸得福
    ,!

    连子禄和连子洲两人报功劳真是比谁都快,杨怀仁原以为太皇太后要传他进宫,好趁着包了一身的绷带好好表一表自己的功劳。

    可老太婆的密旨并没有要传召他觐见的意思,而是先夸赞了一番,嘱咐他好好在家养伤,伤好了好继续为她效力。

    等梁丙念完了这道密旨,杨怀仁就纳闷了,旨意里从头到尾竟然一个铜子都没提到。这么大功劳,不赏赐个一两万贯的金银,你还真好意思的?

    杨怀仁揽过梁丙来问道:“梁公公,太皇太后就没提赏赐本使点什么?”

    梁丙讪笑道:“杨大人,太皇太后说了,您先好好养伤,赏赐的事等着便是了。”

    杨怀仁叹了口气,跟个二饼说这个也没用,只能怨老太婆比八字胡精明,好歹曾经用一块钱忽悠了八字胡一万贯钱,老太婆这里就换回来几句不痛不痒的称赞,亏大发了。

    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杨怀仁觉得自己断了胳膊,怎么也得养足了一百天,一百天之后,就过年了,老太婆再给他派任务,怎么也得年后了。

    杨怀仁想起高太后好像是在元祐七年归了天的,如果他所在的这个历史中没有发生改变,那么老太婆顶多还有一年可活,也就意味着他脱离苦海的日子不远了。

    等明年赵煦那个傻小子掌了权,杨怀仁就再也不用担心这些破事了,想到这里,自己被汪老虎打断了胳膊,或许就是因祸得福。

    “因祸得福,因祸得福……”

    杨怀仁嘟哝着这句话,好似想到了什么,在院子里来回踱了几圈,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个词的真正的顶级奥义之所在。

    唤来了杨寿,杨怀仁趴在他耳朵上嘀咕了一番,吩咐他去嘉王府演一场好戏。

    ……

    赵頵最近在家研究杨怀仁那瓶子红油,据说这是杨怀仁的神仙师父给他的一味仙药,因为这东西不论在什么肉或者什么菜里点上一两滴,都能提升食物原来的味道。

    只可惜一小瓷瓶太少了,两位王妃疼爱他,不跟他抢着吃,可是他还有一个女儿就不肯跟他谦让了,父女俩因为这个还闹了好几回。

    一对笨蛋父女闹到最后,还是王妃一句话给解了围,“既然这红油这么好吃,你再去五味子庄子上去找他要些不就是了?”

    王爷和郡主这才想起来节流不如开源的道理,更验证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两个人平时什么事都不操心,都有属官和下人们帮他们办事,长时间不动脑子,可不生锈了嘛。

    父女二人正准备提枪上马杀向杨家庄子,杨府就来人了。

    请进来一问,杨寿说是家主杨怀仁昨天进城了,而且还为了缉拿江洋大盗受了重伤,胳膊都断成了好几截,正在府上养伤,听说王府上有上好的接骨良药,便来求嘉王爷赏赐一些。

    也不知是赵霏儿听岔了,还是她智商欠费了,杨寿按照杨怀仁的意思说得虽然夸大了一些,但也绝没有提到病危这样的字眼,可赵霏儿却以为是杨怀仁快不行了了。

    赵頵一听好兄弟受了重伤,这还了得?赶紧拿了御赐的良药便要出门,赵霏儿“哇呀”一声大哭了起来,哭声那叫一个凄惨,恐怕她亲爹死了也不过如此。

    赵頵顾不上她,赶紧拍马一路驰骋到了杨府。

    进门就大喊:“本王的好兄弟在哪里?”

    杨府里见来的是王爷,急匆匆的引了他去后宅里见杨怀仁。

    赵頵冲进门去,看到杨怀仁躺在床上,身上横七竖八缠了许多绷带,看上去比他预想之中的伤情还要严重了许多,也有些吓到了。

    他扑在杨怀仁的身上,激动的喊着,“好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啊?敢欺负本王的好兄弟,我赵頵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杨怀仁不知是被他的真性情所感动还是被他的智商感动,眼睛里竟也湿润了,可听他话里意思似乎有些不对劲,才讪讪的骂道:“你真是我哥,胡说啥呢,兄弟我还没死呢。”

    赵頵定了定神,听他说话的语调似乎中气很足,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杨怀仁身上那一圈又一圈的绷带,疑惑的问道:“那这是?”

    “烟牛哥哥的师叔被人冤枉进了开封府,我便去说情救人,人是救出来了,可后来真让我遇上了那个官府通缉的江洋大盗。

    这个江洋大盗在我面前露了相,本想杀人灭口,可你想啊,兄弟我是啥人啊,能被他轻松就给杀了?结果却被我耍了点小聪明给宰了。

    不过兄弟还受了些伤,喏,左胳膊被那混蛋给打断了,这才吩咐人去王府要些上好的伤药来敷一敷。”

    赵頵恍然大悟,想起自己平静又无聊的生活,对杨怀仁的离奇经历唏嘘不已,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哦,原来如此,兄弟啊,你受惊了……”

    靠,胡说些什么呢,杨怀仁心里暗骂赵頵这家伙不会说话,哥们一直是射,从来都不是受……

    “这不没事嘛,多谢哥哥挂念。不过嘛,伤筋动骨一百天,兄弟我身子弱,看样子起码得二百天才能好,以后咱们连锁生意上的事情,还要赵兄多操心,小弟在此拜托了……”

    “哎,这是啥话嘛”,赵頵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咱们兄弟之间,无需如此客气。再说这生意是咱们大家都有份,何来拜托一说?”

    杨怀仁见时机刚好,便准备爬起来跟他谈一些正经事情,挤着眉头佯作触动了伤口,痛得“哎吆”叫唤着又躺倒回去,咬着牙说道:“兄弟本想眼见着天凉了,正是咱们牛肉面生意旺盛的时候。

    虽然说咱们的面早已经是东京城里首屈一指的好面,可是做生意总要讲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最近几个月几家合作名楼的分红都准时到账,小弟心里感激诸位合作伙伴,本想这次回城回馈一下诸位掌柜,准备花个万儿八千贯搞个促销活动让牛肉面火上更火,结果就不幸受了伤……”

    赵頵见杨怀仁受了伤还想着帮大家赚钱,感动的不行不行的,想也不想便应道:“兄弟还是好好养伤要紧,这活动哥哥帮你搞,至于花钱的事,哥哥我全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