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两女夜访
    ,!

    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杨怀仁没法给羊乐天说蛋白质维生素之类的名词,更没办法一时半会解释清楚,只是笼统了表明了食物与人的关系,以及提出一个厨师的境界的命题让他去思考。

    一个厨子看上去是个很低端的职业,其实当个好厨子需要的知识量,完全不亚于一个砖家叫兽。

    实际上杨怀仁觉得一个厨子的动手能力,比那些就会满嘴跑火车的砖家叫兽强不少,大家如果不信可以拉一队砖家叫兽出来跟一队手持菜刀的厨子动动手试试。

    羊乐天毕竟还年轻,不可能一下子把食疗的问题一次性教给他,这需要循序渐进的给他一个经验和知识积累的过程,现在,让他认识到这个问题存在,就可以了。

    也许是当老师教育别人的滋味特别好,简单的水煮青菜和炒鸡蛋实在普通,可杨怀仁这一顿吃得可谓香甜。

    晚饭之后,杨怀仁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脱衣服睡觉,发现一只胳膊挂在脖子上,原本很容易的脱衣服这种事,如今也成了个大问题。

    动作小了吧,衣服脱不下来,动作大了受伤的左臂会牵扯的疼。

    杨怀仁感叹这种时候要是韵儿在就好了,看来娶媳妇的好处还真是不少。

    正准备和衣而睡凑合一晚,杨怀仁听到窗外有些动静,心道不会又是哪个不怕死的绑匪活够了吧,接着又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灯烛刚才已经吹灭了,一只手再点上也不太可能,杨怀仁只好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门外是谁?”

    “哥哥是我,莲儿。”

    门外传来一个糯糯的女声,“我买了些糖粘,放在哥哥门口便走。”

    一听是莲儿妹妹,杨怀仁便放下心来,走到门前打开门,一个小布包放在他门前,莲儿已经在十步之外,听到开门的声音,回过头来,冲着杨怀仁怯懦的一笑。

    王夏莲平时很在意自己的身份,除了给杨母见礼,平时都不怎么进入杨府的后宅。

    今天发生了这些事,王夏莲当着那么多人面前哭着扑在了杨怀仁的怀里,事后她有些怪自己做事鲁莽了。

    在她心里,杨怀仁就是她的依靠似的,她曾经也没有奢望过她在这个家里的将来,能做个管家帮他打理家中琐事,能守在他身边时常见到他,她已经很满足了。

    自从何之韵看透了她的心事,并答应将来让她入门之后,她便暗暗的欢喜起来,每一个日夜里,都期盼着这一天早一点到来。

    今天看到杨怀仁那个身上缠满了绷带似是受了重伤的样子,她忍不住就泪崩了,她觉得她的心痛的要命,连呼吸都那么痛,所以才做出了不合适的事情。

    王夏莲一天来都在忧心着杨怀仁,却又不敢去看他。想起杨怀仁曾经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些甜食,心情自然就会好起来的话,她便去糖饼店里买了一包糖粘。

    等入了夜,见杨怀仁回了后宅,趁没有人看见才拿来放在他的门口。

    王夏莲见杨怀仁开门捡起了那包糖粘,心中喜悦,转身又要走,却被杨怀仁喊住了。

    “莲儿妹妹,谢谢你的糖粘。呃……那个……”

    王夏莲收了脚步,转过身来关心的问道:“哥哥可还有什么吩咐吗?”

    “吩咐倒没有,”杨怀仁有些难为情,“我有些事情想请莲儿妹妹帮个忙可以吗?”

    “哥哥但说无妨。”

    “能帮我把衣服脱了吗?”

    “……”

    王夏莲还是个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少女,听了这句话脸便红了,张开小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呆在原地,痴痴的看着烟暗中只有一个轮廓的杨怀仁。

    杨怀仁抬头看看天,月牙儿害羞似得藏在了树梢后边,他也意识到这句话说出口,太容易被莲儿妹妹误会了。

    “那个,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是哥哥自己不方便把外衣脱下来,平时又不喜欢穿着衣服睡觉,才……”

    这话不说还好,莲儿虽然害羞,虽然是误会了他的意思,却是不知为何还有些欣喜,现在明白了是个误会,反而心里羞愧的暗暗怪起自己来,“胡思乱想什么呢?虽然韵儿姐姐答应了将来会让你入门,可是在这之前,怎么能想些对不起韵儿姐姐的事情?”

    “哦,莲儿这就帮哥哥宽衣。”

    王夏莲又走了回来,在烟暗里摸索着轻轻的帮杨怀仁褪下了外衣,低着头把衣服放在了门内的桌案上便又走了出来。

    不敢抬头看杨怀仁的眼睛,莲儿只说了句“哥哥早点休息”,又低着头快步走远了。

    杨怀仁笑着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内向又可爱的妹子。他何曾想到原来那个不被现代女孩子喜欢的小迪奥斯,到了古代忽然有了男人魅力了。

    关了房门回到屋里,杨怀仁对着窗外说道:“兰大女侠,出来吧,别藏了。”

    窗外一个人影飞了进来,站到了杨怀仁面前,她打趣道:“杨大掌柜,你倒挺有女人缘啊。”

    被她揶揄笑话,杨怀仁完全不在意,“能让你兰大女侠还惦记着,这话还真是挺有道理,我竟找不出任何毛病,呵呵。”

    兰若心这才想到论起耍嘴皮子,她还真不是杨怀仁的对手,忙岔开了话题,“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窗外的?”

    “我说我会隔墙透视之术,你信吗?”

    杨怀仁说着故意飞了她一眼,飞完了才想起屋里烟布隆冬的,这才觉得自己好傻,白白浪费了这个绝对可以戳中绝大多数人笑点的表情包。

    “不信,你这人说话从来都是云山雾罩,让人搞不明白。”

    嘴上说不信,兰若心双手却是下意识的捂在了胸口。

    “你这人不识逗,你活得累,你身边的人活得也累,这个你能明白吗?凭你的智慧看来是猜不到原因了,那我就公布答案,我这人鼻子好使,你身上那个味道,我一闻就知道是你来了。”

    “噗,”兰若心噗嗤一笑,“鼻子好使?你属狗的。”

    “其实我属虎,威猛的百兽之王。你好像是属兔吧?小心被我这只老虎吃了。你大晚上不在家睡觉,跑我家里来干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