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士子讨伐
    ,!

    天霸弟弟人实在,说了贴身保护杨怀仁,他就真的贴身保护,这几日无论杨怀仁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是真正做到了形影不离。

    何之韵差点因为这事跟天霸弟弟打起来,说我一个女人不方便抛头露面,你替我白天跟着保护咱家官人是好事情,我还得感谢你,可你晚上这任务就可以交给我了,不用你十二个时辰全天贴身守护的。

    天霸弟弟歪头想了想便问:“这保护怀仁哥哥还分白天烟夜?小弟现在能天天吃上饱饭,精神头好的很,白天保护一天也没觉得累,晚上也让小弟来保护吧,嫂嫂不就可以多休息了嘛。”

    杨怀仁听了这话就直叹气,天霸弟弟还是个纯洁的好孩子。没法给他说明白成年人晚上都做些啥运动,只好像小七一样赶着他去了隔壁。

    陈天霸倒是很听话,一边走一边想着杨怀仁的话来到了隔壁的书房,嘴里嘀咕着,“为啥怀仁哥哥说等我长大了给我娶上个媳妇我就明白了?可我还是没明白,这跟娶媳妇有啥关系?”

    小七听了就在房梁上笑喷了,吐沫星子都落了下来。

    天霸弟弟刚来府上,还没见过昼伏夜出的小七,抬头看见房梁上一个小孩,一句话差点给小七造成一亿点伤害暴击致死。

    “这是小少爷吧?你晚上不睡觉在房梁上干啥?来来来,下来天霸叔叔陪你玩啊?呵呵……”

    然后,然后从小七嘴里喷出来的吐沫点子就成了红色,鲜红鲜红的……

    金秋十月,秋风并没有送爽,送来的是一场冷雨。

    秋闱开榜本来是这个季节的头号新闻,不知是秋风冷雨浇冷了科举的热度,还是“谁是大胃王”的比试太过火爆,吃货们就这么抢了金榜高中的士子们的风头。

    都说读书人淡泊名利,在杨怀仁看来,其实他们都是装的,真正遇上这种被平常他们看不起的吃货们抢了风头的事情,十个读书人里边起码有九个不能淡定。

    人家号称寒窗十数载,参加三年一届的科举就像是过独木桥似的,只有两百来人能从上万人之中脱颖而出,竟比不过一百来个大肚子吃货受老百姓追捧,这让他们岂能就此甘心?

    有一部分中举的士子不开心了,认为这都是杨怀仁的错。

    有几名士子联络好同窗,准备了旗帜和标语,准备到随园门口集会,说是要抵制“谁是大胃王”这种低俗的比赛,并声讨杨怀仁不务正业举办这种无聊比试哗众取宠。

    其实杨怀仁在士子们中间的口碑还算不错,随园因为临近书院街,平时就有不少学子是随园的老主顾,他们享受了随园的美食和美酒,自然对杨怀仁这个老板印象不错。

    加上杨怀仁那日从开封府解救了二十多个无辜被抓的学子们,他帮这些人洗清了冤屈,他们就更是对杨怀仁感恩戴德。

    于是国子监门口看完了皇榜的学子们也分成了两拨人,一拨召集了几十人要声讨杨怀仁,而另另一拨则聚集了上百人要声援杨怀仁。

    两拨人就这么争论着来到随园门口,划分了楚河汉界挡住了随园的大门。

    换做是另一帮人堵了门影响了生意,李烟牛估计会毫不客气的把他们赶走,可今天堵门的都是些读书人,李烟牛这个武举人在这些文举人面前有些气短,也不敢自作主张了。

    听他们唇枪舌战的争执了半天,烟牛哥哥好像听出了事情的原委,心想这些人吵一会也就散了,怕他们见了杨怀仁吵得更激烈,又怕杨怀仁听了他们的言语生气,忙派人去杨府拦着杨怀仁不让他到店里来。

    早有人把事情回府告知了杨怀仁,他一听有人堵住随园的门口不让做生意,这不明摆着是断人财路不让他赚钱嘛,简直跟刨了他家祖坟一样恶劣,一下就气炸了。

    虽然杨怀仁也不知道他家祖坟在哪,但是耽误他赚钱这一条罪名,就得好好教训教训这帮闲的蛋疼的书呆子们。

    天霸弟弟见杨怀仁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他便知道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刚来到门口,陈天霸便张开双臂像是推土机一样,把堵在门口声讨杨怀仁的那一拨人推出去一丈远。

    杨怀仁这才见识了天霸弟弟不光能吃,这一个人推着几十个人不得不退后,可见也是个天生神力的奇人。

    不过怕他下手没有准儿再弄伤了这些瘦弱的读书人,杨怀仁还是赶紧和烟牛哥哥把他拽了回来。

    那些士子们感觉受到了羞辱,这下更不干了,见杨怀仁走了出来,便派了个领头的站出来指着鼻子大声痛陈杨怀仁的几大罪状。

    什么身为读书人不思进取自甘堕落去当厨子啦,什么性情暴戾豢养野兽危害乡里啦,什么举办大胃王比试是低俗趣味哗众取宠啦,什么贪慕虚名贪财好色有辱斯文啦等等,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列举了十几样杨怀仁的罪状。

    一开始杨怀仁一脸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样子,后来他越听越耳熟,这他女良的不是那些言官们奏弹他的原话吗,怎么叫这么一个小书生一字不差的念叨了出来。

    问明白这个站出来大放厥词的书生名叫胡笔,是御史中丞胡宗愈的公子的时候,杨怀仁稍微一细想便明白了,原来这都是有大人在背后搞鬼,却不敢现身,撺掇了这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孩们出来唱戏。

    大多数跟着胡大公子来声讨杨怀仁的那些书生们,估计大都是被蒙在鼓里被利用了还浑然不觉的傻蛋,这年头当皇上的都优待士人,杨怀仁要跟他们来硬的是不可能的,那样知道能授人以柄。

    所以就只能来软的,有时候拿硬邦邦的棍子打人不一定比用软趴趴的鞭子抽人更让人觉得疼,更重要的是,杨怀仁觉得拿鞭子抽人更爽。

    他吊着胳膊走到胡公子面前,笑嘻嘻的说道:“吆,原来是胡笔胡兄啊,怎么,前几日还在百花馆跟兄弟抢头牌姑娘,抢不过兄弟就来这里找场子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