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扬长避短
    ,!

    胡笔二十有四,对普通的读书人来说,能在这个年纪中举也算年轻有为,但像他这样的“**”,考了三回才考上,那就是给他老爹丢尽了脸了。

    胡御史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对他寄予厚望,可胡笔连考了两次不第,难免让他大失所望。

    最近这段时间里,原来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书生杨怀仁凭借着一身厨艺一步登天了,不但被封了爵位,还被赐了个同进士出身的功名。

    胡宗愈身为御史中丞,作为众谏官之首,看不过杨怀仁如此浪荡不羁之人竟也皇恩盛隆,心里郁闷也是正常不过。

    他不好出面打压,便暗地里戳弄了几个耿直的下属直言上谏,山羊胡子老谏官就是傻蛋中的一个。

    不满归不满,胡御史对杨怀仁的才华,特别是厨艺方面的造诣还是很认可的,所以在家里,特别是当着不给他争脸的儿子面前,总要拿杨怀仁和胡笔对比。

    胡笔在家里被老爹数落,耳朵里总是杨怀仁这三个字绕来绕去,渐渐的便对杨怀仁怀恨在心。

    这一次终于让他金榜题名,如愿以偿,他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心里琢磨着如果能在他金榜题名之日,能替老爹教训教训杨怀仁这个家伙,不但在老爹面前可以扬眉吐气,更有机会在东京城里扬名立万。

    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出闹剧。杨怀仁可不管这许多背后的原因,他的做人原则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日你八辈祖宗。

    至于姿势嘛,那可得好好琢磨琢磨了。胡笔这小子别的不行,看刚才那口气,引经据典讲圣人道理他肯定在行,而这个是杨怀仁的弱项,特别是当着许多书生的面前。

    那么这就要讲究扬长避短了,杨怀仁觉得,只要不是拽文弄墨,刷刀弄枪你哪样都不是哥们对手。

    胡笔被杨怀仁一番话一下拉到了流连烟花之地的有辱斯文之人的行列,他立即辩解道:“你这是污蔑,我胡笔什么时候去过百花楼那等腌臜之地?”

    “没去过吗?”

    “没去过。”

    “真的没去过?”

    “没去过就是没去过!”

    “吴兄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枉费了小翠姑娘对你一番深情,唉,就因为你中了举,你就装作不认识人家啦?最是无情薄情郎啊……”

    杨怀仁说得动情,在场的众位士子们也无来由的联想起一个青楼女子被一个薄情郎背负后,镜前梳妆打扮,窗前无奈翘首期盼的可怜场面。

    胡笔察觉不光另一边队伍里的书生们对他的不义行为头来鄙夷的目光,连自己身后的同阵营里也有几名学子对他的所作所为表示了不齿。

    “各位同窗,大家不要听他胡说,我胡笔站得直行得正,绝不认识什么小红小翠的……”

    “对了,还有小红姑娘,人家无意之间一句话,你便移情别恋了,这事可是有的?”

    胡笔被杨怀仁斩钉截铁的说话语气绕的有点晕,“什么小红,我就更不认识了。”

    “你不要再狡辩了!”

    杨怀仁对大家说道:“胡公子原来的相好的就是小红,因为小红一句话才又移情别恋去找了小翠,结果现在他中了举,连小翠也无情抛弃了。”

    以为书生疑惑的问道:“到底是什么话啊,你说了两遍了还没倒出原委。”

    杨怀仁笑嘻嘻的拍拍自己,又指了指胡笔,“小红姑娘每次伺候完胡大公子,都要唉声叹气说一句‘扬长避短’……”

    “何意?”众人齐声问道。

    “这还不明白吗?‘杨’长‘笔’短啊,胡大公子就是因为得了这么个评价,所以才不断的换相好的。

    可他这么换来换去又有何用?短小就是短小,换了不同的小姐,只不过是让人家感叹‘李’长‘笔’短,‘张’长‘笔’短罢了。”

    众人细细品味其中意味,忽然之间便哄堂大笑起来。

    胡笔气得一脸通红,嘴唇发抖,不过他也想明白了这是杨怀仁故意转移话题,避实就虚,所以抓住他的声讨陈词不放手,“你不要岔开话题,你的罪行都是千真万确街知巷闻的,你还要狡辩吗?”

    “狡辩?”

    杨怀仁讥笑道:“笑话!如果真如你所说,胡大公子可以去开封府报官抓我啊,在我家饭馆门口聚众闹事,又是有何道理?你所说的那么多事情,可都是你亲眼所见?”

    胡笔被他一番质问,堵得不知该如何应对,“你你你,本公子听别人都这么说,自然可以作的数,你所述本公子狎妓之事,又有何真凭实据?”

    “那就是道听途说并未亲见喽?可胡公子出入烟花柳巷之事我可是亲眼所见。”

    杨怀仁说的跟真的似的,心道比谁脸皮厚谁会耍无赖谁不会啊,我就污蔑你了,你能怎么地?

    “你你你,你胡说!”

    杨怀仁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胡说还是我胡说?来来来,大家评评理,道听途说和亲眼所见,到底哪一个可信?”

    声援杨怀仁这边的书生们受了他恩惠,自然大声说道:“自然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诸位所言极是!”

    杨怀仁对支持自己的众人揖了一礼,接着说道:“大家都是被胡笔给蒙骗了!想当日朝堂之上,也有人看不惯别人受了官家封赏,便胡编乱造了一些罪名奏弹在下。

    可惜他们没有成功,当今圣上从谏如流,更是是非烟白分辨得清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就是以‘道听途说’的理由驳斥了这些无聊之人对在下的污蔑。

    胡笔!你今天又把那些毫无根据的污蔑之言再次当着众位士子面前说出来,是你觉得当今圣上不如你明白事理吗?你拉上这几十个同窗,是要陷他们于不忠不义之地吗?”

    忽然之间扯上了官家,本来支持胡笔的众位书生也大感不妙,急忙退开了几步,跟胡笔保持距离,划清了界限。

    虽然胡笔明白这是杨怀仁偷换概念,可是事情是他想出风头在先,痛陈了杨怀仁诸多罪行,可并没有任何根据,眼下被杨怀仁反驳的他哑口无言,只得“你,你,你”地浑身哆嗦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你什么你,你这是仗势欺人聚众滋事,而且句句话都大逆不道,你跟我去开封府见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