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哥只好做坏人
    ,!

    胡御史并非一个奸佞之人,胡笔也并非就是个十足的恶棍,这一对父子,老的是迂腐,小的是愚蠢。

    杨怀仁并不想跟些不相干的人结下太多的仇怨,可是这些人总是给脸不要脸,那就不能怪他不得不撕破了脸了。

    蔡京听完了两边的叙述,觉得这都不是什么大事,两个年少气盛的人之间闹出些小摩擦而已,于是出来说和道:“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事情闹大了谁脸上都不好看,以本官愚见,不如各让一步,就此算了吧。”

    “算了?”

    杨怀仁换了一个姿势盘腿坐在地上,“蔡大人了解学生,我这人最好说话,算了也行,不过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蔡京见有门,俗话说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大家相互给个台阶下,他这个和事佬脸上也有光。

    “那是那是,五味子向来大度,不知这三个条件是什么?”

    杨怀仁挨个伸出手指头把自己的条件摆了出来,“第一,胡公子在我家随园门前聚众闹事,耽误了我家生意,是不是要赔偿我的损失?我所要不多,三千贯而已。”

    “三千贯?三千贯就三千贯!”

    胡宗愈阴着脸看着杨怀仁,心道这小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三千贯正是御史中丞一年的薪俸,对他来说并不算多,也不算少,只是为了儿子,他还是应承下来。

    “第二个条件嘛,刚才胡公子推倒了学生,学生打开门做生意,也是要脸面的,这一下胡公子还给学生,就算扯平。

    打人不打脸,就算不给胡公子面子,我也得给蔡大人和胡大人面子,胡公子打我一拳,只要他撅起腚来让我踹一脚,推倒我的事,我便不再追究。”

    蔡京听了这第二个条件摇了摇头,心道杨怀仁这小子有点过分,对于胡御史来说,在他儿子脸上打一巴掌和让胡公子撅起屁股让杨怀仁踹一脚,都是羞辱,真没有啥区别。

    胡笔哪里肯干,刚要反驳,没想到他老爹“啪”的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脸上,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

    “老夫不用五味子爵给面子,这一巴掌老夫替你打了,第三个条件是什么,说吧。”

    杨怀仁一愣,接着淡淡一笑,“胡御史好家教。这第三个条件嘛,就更简单了。

    胡公子今日来闹事,口口声声说学生举办的‘谁是大胃王’比试是哗众取宠之举,说什么这种无聊比赛导致百姓嗜赌成风,这么大一顶帽子扣在我头上,我怕我顶不住。

    我杨怀仁一没有参与开盘,二没有下注赌博,这事怪到我头上,可就是污蔑我和我家随园的名声了。

    这次大胃王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只要胡公子在我家随园门口帮我写上一千份告示,并贴遍开封府大街小巷,就算满足了这第三个条件。”

    这个年代的人,很多想法都是奇怪的,让杨怀仁都不能理解,特别是像胡宗愈和胡笔这样的自诩有文化有气节的读书人。

    赔上一年的薪俸,心疼是心疼,但为了名声,答应赔钱的时候,胡大人是眼睛都没眨一下的。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既然大家都看见胡笔推倒了杨怀仁,那么胡宗愈当着几百人掌掴了自己的儿子,算是给杨怀仁赔罪,包括被打的迷迷糊糊的胡笔在内,也并没有任何不甘心。

    但是最后一个条件,要让他们改变对一件本与他们无关的事情的看法的时候,仿佛忽然就触动了他们的原则似的,是怎么都不肯答应了。

    胡笔听了这个最容易满足的条件,却义正言辞的说道:“杨怀仁,你说我凭借道听途说的事情污蔑了你,我认了。

    你说我耽误你赚那几个臭钱,我也认了,你说我无故打人,且不管事实是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家严也已经替你打了在下一巴掌,这个我也认了。

    但是你举办这样的比试,不管你有没有参与到赌博之中,这件事与民不但无利,反而败坏了民风,这也是事实,这一点,我胡笔的看法不会变的。”

    胡宗愈也觉得儿子说得有道理,跟他的观点是一致的,他没想到自己原来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竟也有这等骨气,对他颔首表示赞同和欣赏。

    蔡京摇了摇头,随即对杨怀仁劝道:“五味子,胡御史愿意赔钱,胡公子也挨了他父亲一巴掌,前两个条件就算满足了罢?这第三个条件,叫本官说,不如就算了吧。

    你办你的大胃王比赛,旁人怎么看也是他们的自由,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较劲,你说呢?”

    杨怀仁直接服得不行不行的,不知道是该佩服这对父子的风骨,还是该嘲笑他们的迂腐和愚昧。

    他以前觉得北宋走向衰弱和灭亡,最大的原因是外部强大势力的挤压,现在看来,外部势力只不过是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以文治国并没有错,只不过重文抑武达到了一定程度,当整个国家处在这种腐朽的固执的迂腐之中的时候,当大宋的文化精英阶层全都像是胡御史一样愚昧的遵循完全没有必要的原则的时候,整个国家从里子里,已经烂掉了。

    杨怀仁本想拿出赵煦亲笔书写的那张大字来证明官家都支持这次比赛,来狠狠抽打胡家这对奇葩父子的腮帮子的,可现在,他没有心情了。

    因为他知道即使他拿出来,顶多是他耍了个小聪明,能够赚得一时的意气风发,最多就是些口舌之快,可这些并不能改变胡氏父子心中那种根深蒂固的愚昧思想。

    他看着围在他周围的这些读书人们,他们是大宋的天之骄子,本应该是大宋的未来,可是他们像胡笔一样,那生命固执的去坚持的并不是强国富民之心,而是另一种自幼就喝下肚子里的毒药。

    杨怀仁对着蔡京和胡氏父子摆摆手,“算了,算了,你们走吧。”

    说完杨怀仁也不再理开心的蔡京和感叹事情戛然而止仿佛没有看够热闹的众人,站起身来走回了随园。

    外边的人渐渐的散了,随园门前的大街上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喧闹。

    杨怀仁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自言自语道:“我本想做个好人,可是当好人救不了大宋,哥只好做个坏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