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谁是大胃王(上)
    ,!

    东京城里有点怪异,大大小小的店铺,有很多刚过了晌午就关门歇业,即使那些没有歇业的,也多半门前冷清,没有多少生意可做。

    那些掌柜的们实在是郁闷,不过他们也没有办法,今天是大胃王比赛举行的日子,手底下伙计们多是下了注的,一过了晌午,他们就开始各种头疼脑热肚子疼,与其看他们拙劣的演技,不如索性就关门歇息半天。

    大胃王比试的影响力确实超乎想象,与其说这是杨怀仁的营销头脑好,不如说是人家青莲帮给他宣传的好。

    虽然从兰若心那里,杨怀仁没分到半个子儿的实际红利,但是人家青莲帮这免费的宣传,也算是让他没有亏太多。

    平常人的心态也是奇怪,上一次归雁楼厨艺比试的赌盘中,那些赢了钱的赌徒们自然会对这次的大胃王比赛赌上更大的赌注,企图再发一笔横财。

    而上次输了钱的倒霉蛋们则烧香拜佛祈盼着这次能轮到他们福星高照,鸿运当头,能转个运势把输了的钱给赢回来。

    于是这次的奖池轻轻松松就超过了上次,只是对于赌徒们来说,下起注来有点困难,上一次除了杨怀仁就是魏财,只有两个选项。

    这次有一百多个人参加比赛,就算很大程度的缩小范围,光那些有名的吃货们,就有不下十人之多,这可就难为了这些赌徒们。

    这年代还没有专业的分析师来透露些小道消息,大家都是根据市井之间流传的传闻来判断谁最有可能胜出。

    目前最热门的人选,其实也不多,像当日在随园吃掉二十五碗牛肉面的陈天霸就是其中一个,尽管如此,陈天霸的胜出赔率只不过排在第三位。

    排在第二位的是吐蕃使节多杰,按照流传的说法,他一顿饭可以吃掉两只整羊,算算重量,相当于一顿饭吃一百斤左右的食物,如果换算成牛肉面,算上汤汤水水的,也差不多是五十碗,他的胃到底有多么大,以此可见一斑。

    而排在第一位的更是位奇人,比起排在他身后的两位膀大腰圆的大汉,这一位只是个身材普通的人,从身材上看,这位是无法让人联想到大胃王这上边来的。

    但是奇就奇在他是个会法术的道士,他的故事就更是个传说。

    据说今年夏天的时候,这个自称为太虚子的道长在京南路布道,路过一个村庄的时候,赶上一个庄户家里失火。

    全村敲锣打鼓聚集了二百号人,端盆握瓢的正打算去距离失火的人家百步远的一口水井里打水灭火。

    而这位太虚子当着众人的面,慢慢踱到水井边,施展了一套龙吸水的法术,然后整口井的水位都下降了三尺。

    而后这位神仙似的道长就在百步之外,从嘴里喷水救火,顷刻之间在失火的房子上头像是下了一场倾盆暴雨,不大会工夫火就熄灭了。

    这件事后来就传遍了京南路的数州数县,东京城里也有不少信众也在传扬太虚子的这件大善事,也正因为这样,太虚子便成了最大可能胜出的热门人选。

    杨怀仁听了这个故事,看着讲故事的人那笃定的表情,他只有呵呵了,人们的意识形态还停留在对神佛之事十分敬畏的时代,这种事情传的人多了,他们自然而然的就坚信不疑。

    且不论这件事是真是假,就从太虚子龙吸水,还有再喷水救火这个动作来看,就严重不符合科学的规律。

    他要真这么牛逼,怎么不去上天呢?所以说杨怀仁觉得太虚子的这个传说也太虚了,就算真有其事,也只不过是这个神棍的障眼法罢了。

    后来杨怀仁再仔细推敲,便琢磨出里边的意思来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最接近事实的情况就是,当初烟虎帮那帮子编故事的属下,被兰若心收编了。

    再结合兰若心让陈天霸早一阵子来投杨怀仁,加上上一次的经验,杨怀仁觉得有点后悔他教给了兰若心讲故事的本事。

    而兰若心也不再是那个清纯的绿衣美女,现在的她,虽然名义上还是青莲帮的二当家,实际上她已经超越他父亲,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帮派的当家人了。

    对此杨怀仁只有苦笑,就算他是兰若心的救命恩人,可也没法改变这一次他被兰若心算计了事实,或许在她心目中,一个叱咤风云的江湖大咖才是她真正的归宿。

    ……

    还没有入夜,舟桥夜市比往常早了许多便热闹了起来,举办大胃王比赛的夜市中间的广场上,就更是人头攒动。

    杨怀仁眼前的场面,如果说是万人空巷那有些夸大其词,不过说是人山人海,旌旗招展是一点儿也不夸张。

    如果不是早有开封府的衙役们在现场维持秩序,恐怕挨着河边的人会被挤到河里去。

    城墙上是十四面巨大的旗帜迎着风猎猎作响,旗帜上面正是随园和那十三家合作伙伴的名号,作为发起者的随园和组织者的归雁楼的两面旗帜,自然排在最中间最显眼的位置。

    临时的厨房搭建在一个高台上,各家都派出了厨师在这里忙活。这也是赵頵的主意,东京城里吃过牛肉面的人多了,但是真正见过牛肉面的制作过程的却不多。

    因为制作牛肉面的最关键部分在于熬汤和和面,这两样技术只要不泄露出去,对于拉面的手工技艺,是不怕别人看的。

    而且叫人看了去也有好处,这种现场表演的形式,更容易让食客们觉得牛肉面的制作并非易事,充满了技巧性和观赏性,也从另一个角度衬托出牛肉面天下第一面的名副其实。

    一百套桌椅已经摆好,菜品还在制作,每张桌子上一坛随园春美酒先摆上了桌子,打开泥封,醇厚的酒香便飘了出来,让整个广场上的人群都觉得沉醉。

    日薄西山,天色黯淡下来,各国使节逐渐到场就坐,老主顾们也陆续到场。

    虽然他们抱怨着老早就出门,却在夜市门口到夜市广场这区区几百步的路上堵了小半个时辰,但是看着周围上万人拥挤着被开封府衙役们挡在圈外,他们能坐在宽敞的中间,那点被堵了许久的郁闷一下子就全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